蒙古帝国法律”大扎撒”

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大帝国后,通过“忽里勒台”大会制定出蒙古的第一部成文法律——《大扎撒》,也称“蒙古习惯法”。内容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打猎、自然保护等。其执行的严格性难以想象,就是家族成员也不例外:其叔父答里台不遵守规定,在一次战争中违规掳掠财物,成吉思汗当着部众的面,鞭笞答里台。答里台不服,说“我是你叔父,你怎么因为我掳掠财物就鞭打我?”。成吉思汗说“你是我叔父,我是你可汗”!并把答里台驱逐出帐。

继续阅读 蒙古帝国法律”大扎撒”

中国唯一元朝法典在韩发现

中国唯一元朝法典在韩发现 2003年06月24日10:17深圳新闻网 本报南京6月23日专电 存世中国唯一元朝法典在韩国首次发现。我国元史专家、中国元史研究会副会长、南京大学历史系元史研究室陈得芝教授昨对记者说,这一发现对元朝史和中国法律史的研究价值极高。 据介绍,世界唯一珍本、中国元朝法典——《至正条格》是在韩国千年古都庆州发现的。这里不仅有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佛国寺”等著名古迹,且因为韩国在15世纪前一直用汉文,所以那里聚居的世家大族保存了大量珍贵的中国古书文物。今年初,孙氏家族委托韩国精神文化研究院管理藏书。在整理中,工作人员惊喜地发现了出版于1346年的中国元朝法典——《至正条格》。 南大陈得芝教授说,《至正条格》是在元中期编的《大元通制》(1323年颁行)基础上增补重编的,编成于元顺帝至正五年(1345),共2909条(制诏150条,条格1700条,断例1059条),比《大元通制》多370条。至正六年,将“条格”、“断例”两部分刊印颁行天下。过去我们只见到翰林学士欧阳玄写的序言(收在欧阳玄的文集中)和其他文书引用的个别条文,都以为其全书早已佚失,推测可能在元末农民战争中被毁 […]

继续阅读 中国唯一元朝法典在韩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