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舞蹈中筷子舞的民族气质

筷子舞是发源于鄂尔多斯的高原,因舞者手执筷子敲击歌舞而得名。主要流传在鄂尔多斯的鄂托克旗、乌审旗一带。表演者右手握一把筷子,手持筷子细头;击打筷子的粗头,用它敲打手掌、肩部、腰部、腿部等处,击打的同时肩部环绕耸动,腕部灵活翻绕,敲打声清脆,节奏鲜明,情绪热烈。当舞者的感情到高潮时,就情不自禁地离开座位,舞到较为宽敞的位置,放大了动作的幅度,显示出矫健的舞姿。慢舞时沉稳、深沉;快舞则是飘洒矫健。鲜明的节奏和欢快的幽默感,伴随着悦耳的歌声和敲击声,欢乐的人们情不自禁的摇晃着身体,悠然自得的用筷子敲击自己的身体起舞,通宵达旦,尽欢而散。在表演形式上,如今,也由原来的单人表演发展成为双人舞、男女群舞、广场性集体舞,而且,过去只有男子表演,现在也有女子登上了舞台。而且筷子舞的表现形式直接客观反映蒙古族的精神面貌,它的表现形式独特,以日常生活中离不开的工具,筷子来加工成为舞蹈的道具,专门把筷子的一端用小绳穿起来,又缀以红绸,遂成为精美的道具,可单手或双手持之表演,从而增强了表现力遂广泛流传开来,并成为经常上演的舞台节目。 蒙古族是一个热爱舞蹈,在舞蹈方面多才多艺的伟大民族。天苍苍,野茫茫,一望无际 […]

继续阅读 蒙古族舞蹈中筷子舞的民族气质

文字里的“蒙古长调”

■朱宏慧 偶然读到内蒙古作家艾平的一篇散文,叫《呼伦贝尔之殇》,当时就有点“惊艳”。就像在无数精致的盆景里,看到一棵自由生长又沧桑的胡杨树。眼睛在立刻惊喜的同时,也感到了来自心灵深处的感动与轻微的震撼。 这是一篇记人的散文,文中的主人公是“姥爷”。通篇读下来之后,让人觉得这位姥爷正合作者开头所下的定义:站在风里头发丝嗡嗡响,黑瞎子见了都给他打立正,铿铿的!我被这个人物深深打动,被这位老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气质所打动。他不仅武艺过人,且仁义厚道;外表骁勇强健,内心无比柔情。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像草木生长一样,这是一棵只有呼伦贝尔这块土地上才会生长出来的年轮刻印清晰的大树。 一篇读完,意犹未尽,便用鼠标在网上搜索,果然又在《光明日报》上找到了《锯羊角的额吉》、《玛拉沁的儿马子》。再后来又在当当网上找到其散文集《呼伦贝尔之殇》。读完这本书后,我不由深深叹息,突然间非常羡慕这位草原上的作家,羡慕她在草原生活的经历和经验。这是她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她对这里的人、一草一木、动物的熟悉,更因为她有一种记忆游牧民族的特殊语感。 读这些文字,就像蒙古长调,高亢悠远、舒缓自由又抒情动人。据说蒙古长调里 […]

继续阅读 文字里的“蒙古长调”

古如歌:蒙古音乐的活化石

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鄂尔多斯大草原深处,有一个绿宝石一样美丽的杭锦旗。杭锦旗1.8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生活着14万各族英雄的儿女。这些英雄的草原儿女,都在传唱着一种成吉思汗时代流传的金帐宫廷歌谣,那就是蒙古人古老的长调民歌———古如歌! 杭锦旗古如歌:蒙古音乐的活化石 “古如歌”也称“古如都”,是蒙古语的汉文译音。“古如”在蒙古语里有着“国度”、“朝政”、“大众”之意,在梵语里有着“师祖”之意。“都”也是蒙古语音译,其汉语意思就是“歌”。古如歌产生于蒙古汗国时期,是蒙古皇室贵族在宫廷举行隆重仪式时演唱的大型声乐组曲的仪式歌曲。古如歌主要分布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杭锦旗黄河沿岸地区的牧区,即特古日格、希拉召、呼和毛都、巴拉海、巴彦恩克尔及伊克乌苏等地区。她如库布其大沙漠中的红柳,从成吉思汗时代的金帐宫廷里顽强地生存下来。直到新中国成立前期,杭锦旗的王爷府内还拥有着古代宫廷的武装部队、乐队编制,以及一直沿袭传承的古如歌艺人。之后,这些艺人散落在草原大漠深处,成为今天古如歌传承的主要传播者之一。杭锦旗最后一个王爷阿拉坦敖其尔的女儿,今年60多岁的庆克勒乌妮尔就能熟练演唱十几首古如 […]

继续阅读 古如歌:蒙古音乐的活化石

非物质文化遗产 蒙古族乌力格尔

乌力格尔,蒙古语意为“说书”,是蒙古族的一种曲艺形式,主要流传于内蒙古自治区及我国东北各省蒙古族聚居区。与草原上的蒙古族群众生活习性一致,这种艺术具有浪漫开阔的气息。它最初的形式与西方中世纪的吟游诗人相似,艺人们身背四弦琴或者潮尔(马头琴),在大草原上随风漂泊,四处流浪,追逐蒙古包和王爷贵族们的府邸,一人一琴,自拉自唱,精彩的说唱、长篇的传奇成为草原上最受人们欢迎的艺术形式之一。 在我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乌力格尔是流传较广深受当地蒙古族群众喜爱的娱乐方式。在它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吸收了蒙古族史诗说唱、祝赞词、好来宝、叙事民歌、祭祀音乐以及汉族曲艺等多种艺术精华,形成了富有当地特色的曲艺形式。 乌力格尔具有适应性、灵活性特点,它不需要舞台、道具、服饰等,只用一把琴伴奏,随拉随说唱。乌力格尔所用乐器叫四弦琴,蒙古语叫“胡尔”,其音质浑厚深沉,富有草原韵味。 乌力格尔讲述内容多是传说故事和史书演义,反映蒙古族历史的书目如《格萨尔》、《江格尔》、《降服蟒古斯》、《青史演义》等,同时还有大量蒙古译汉文书目。如《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古典名著。 乌力格尔艺人被称为“胡尔沁”,很多老艺人都具 […]

继续阅读 非物质文化遗产 蒙古族乌力格尔

蒙古族音乐承载草原文化的精华

蒙古族音乐是我国民族音乐中发展比较好的少数民族音乐,从民歌到戏曲,从演唱到演奏,蒙古族音乐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和传承,蒙古族音乐与其它民族音乐融合尤其是北方少数民族的融合度是非常高的。蒙古族音乐在其发展过程中坚持继承与开放相结合的理念,促进了蒙古族音乐的发展。 探究蒙古族音乐的内在本质,那优美的旋律、深邃的内涵和抒情的技法,无不蕴含着蒙古族独特的精神、思想和文化。纵观蒙古族音乐的发展历程,我们感到随着蒙古族音乐在传承中发展、在借鉴中提升,进一步将草原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以蒙古族音乐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蒙古族钢琴作品为例,其创作发展分为两个阶段:萌芽阶段——代表作品桑桐《内蒙古民歌主题小曲七首》,这是中国作家最早采用蒙古族音乐作为题材的钢琴作品。黎英海的《中国民歌钢琴小曲50首》中的《嘎达梅林》、《思乡》都是以蒙古族民歌为题材的。这些作品促进了蒙古族音乐在钢琴中的进一步运用,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民族钢琴艺术的内容;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出现了本民族音乐家利用本民族音调创作钢琴作品的局面,如蒙古族作曲家莫尔吉胡创作的《山祭》、斯仁的《12首蒙古族民歌钢琴曲集》等作品,蒙古族作曲家的创作使蒙古族音 […]

继续阅读 蒙古族音乐承载草原文化的精华

大提琴与蒙古族马头琴、四胡之比较研究

  作者:苏力   摘要:西洋乐器的大提琴与蒙古族的马头琴、大四胡产生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但作为中低音的弓弦乐器,从产生与制作,到演奏及风格,都既有诸多相异、相似之处。双方的互相借鉴和融合扩展了各自的演奏技术, 丰富了音乐表现力。它们的产生与发展离不开各自独特的远古图腾崇拜、宗教信仰与生态环境。   关键词:大提琴;马头琴;四胡;比较研究   一、大提琴与马头琴、四胡的乐器产生与制作的异同   世界各民族音乐的发展都有相近的历史, 先有声乐后有器乐, 器乐中又是先有敲击, 然后是吹奏、弓弦、弹拨乐器等。弓弦乐器最近人声,因而最受喜爱。由于人类对音色到音域的感受与认知不断扩大, 器乐制作在音域上有了多种分别。乐器的音域大都是由接近人声的中声向高低两方扩展, 同种乐器又因音域不同产生了音色的不同, 又由于音色、音域的不同产生了演奏技术的区别。西方的维奥尔弓弦乐器组,有各种不同的尺寸与定音,高音viol 的定弦接近中提琴音域, 相对于男中音与女高音。维奥尔弓弦乐器都是多弦,16、17 世纪很普遍。琴身木质,背部扁平,肩斜,弓握于手掌上方,有指板,主要用于歌唱伴奏。17 世纪后半期出现高音维 […]

继续阅读 大提琴与蒙古族马头琴、四胡之比较研究

蒙古族民间歌舞“安代”名称考究

闻名遐迩的蒙古族舞蹈活化石——安代舞,起源于内蒙古库伦旗,是流传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一种原生态舞蹈。最初诞生于蒙古族原始萨满教,是一种用来祛病消灾的宗教性仪式舞蹈,具有健身和娱乐功能。2006年,蒙古族安代舞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安代,以其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时代气息、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魅力吸引着人们,已成为库伦旗人民的骄傲,更是成为蒙古族文化艺术的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一、安代舞的“安代”一词之误解   安代舞的“安代”一词,是蒙古语的译音,其含义众说不一,“安代”一词的含义之解读种种。   首先,较为广泛的说法或新闻媒体上常用的解读是:Andai(安代)一词为“奥恩代”(“起来”,“抬起头来”)之意的解读。   额尔很巴图先生在其《科尔沁博(萨满)教初探》一文中,最初提出了“安代”一词来源于蒙古语“ondoi(敖恩代)”的观点,并解析说:抬起头来之意。也就是蒙古语ondoihu动词的词根ondoi变音为andai(安代)。此种解析主要根据安代传说中的“患病躺在车上的女孩儿抬起头来(ondoihu)”的情节来猜测解释的。这种解释既没能解读“安代”名称的文化深邃内涵,又不 […]

继续阅读 蒙古族民间歌舞“安代”名称考究

家族六代传承蒙古族服饰工艺

刚刚过去的夏季是草原旅游旺季,来内蒙古的游客总要找一些能够显示民族特征的物件拍照留念,穿蒙古族服饰成了最好的选择。 蒙古族服饰以袍服为主,便于鞍马骑乘,具有浓郁的草原民族特色,千百年来蒙古族服饰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和精湛的制作工艺,立于我国乃至世界服饰之林而经久不衰。 年及七旬的斯庆巴拉木老人,是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蒙古服饰代表性传承人,从事蒙古族服装、首饰制作及蒙古族刺绣工艺已有57年。 家族传承 斯庆巴拉木出生在鄂尔多斯市乌审旗苏力德苏木的一个牧民家庭,外祖母朝伊吉浩日乐精于制作蒙古族服饰、头饰、绣花、绣靴,并把技艺传给女儿,在母亲的耳濡目染和言传身教下,斯庆巴拉木自小酷爱服饰裁缝技艺,从八岁开始跟母亲学习蒙古族服装和靴帽的裁剪、衲缝、绣花,以及蒙古族男士配饰和妇女首饰的制作工艺。 15岁时,她已经掌握母亲传授的技艺,脱颖成为一位名扬百里的“巧手姑娘”,仅凭一缕丝线,几片绸缎,便可巧妙地缝绣出一件件蕴含蒙古族文化的服饰和生活用品,得到许多牧民的喜爱,许多人开始向她学习技艺。 犹如深爱草原一样,斯庆巴拉木深爱着蒙古服饰制作,72年的生命中,斯庆巴拉木将64年的光阴投入其中,她期待年 […]

继续阅读 家族六代传承蒙古族服饰工艺

蒙古族的潮尔音乐体系

     【核心提示】潮尔(Chor)在蒙古语中原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声音同时鸣响之意,后将凡是带有持续低音的多种形式的潮尔音乐统称为潮尔,有时亦专指多种蒙古族复音音乐中的持续低音(kargyraa)。而在科尔沁草原,潮尔则是乌塔森潮尔(Wutasin-Chor)的简称。 潮尔(Chor)在蒙古语中原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声音同时鸣响之意,后将凡是带有持续低音的多种形式的潮尔音乐统称为潮尔,有时亦专指多种蒙古族复音音乐(即潮尔音乐)中的持续低音(kargyraa)。而在科尔沁草原,潮尔则是乌塔森潮尔(Wutasin-Chor)的简称。蒙古族潮尔音乐,大致可分为声乐潮尔、器乐潮尔与跨界潮尔三种类型。在这三种类型中,各自又包含不同的品种。   声乐潮尔包含浩林·潮尔和潮林哆   浩林·潮尔(Holin-Chor),又名呼麦(Khoomey,汉语古籍称为“啸”),即“喉音歌唱”(Throat-singing)艺术,是远古人民模仿大自然声响而创造的神奇的喉音艺术,其基本特征是运用特殊的声音技巧,一个人同时啸唱出两个以上声部的旋律。具体的啸唱方法是首先运用闭气技巧,使气息猛烈冲击声带,在喉咙中挤压出沙 […]

继续阅读 蒙古族的潮尔音乐体系

“潮尔”现象影响蒙古族器乐风格

【核心提示】 近年来,随着学术界对蒙古族音乐中“潮尔”(chor)现象研究的扩展深入,这一北方草原音乐文化的独特现象,已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悉认识,它对北方草原文化的集大成者—蒙古族独特的音乐风格、审美观念,乃至对草原文化圈的探索,均有一定的启示。 近年来,随着学术界对蒙古族音乐中“潮尔”(chor)现象研究的扩展深入,这一北方草原音乐文化的独特现象,已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悉认识,它对北方草原文化的集大成者—蒙古族独特的音乐风格、审美观念,乃至对草原文化圈的探索,均有一定的启示。 如果冒顿·潮尔就是胡笳的结论能够成立的话,则说明在汉代冒顿·潮尔就已发展到了非常高级的阶段,甚至我们可以说“潮尔”观念到了匈奴壮大时期(约公元前300年始)已在北方草原各游牧民族中形成,二重结构的音响观念已深深印在草原游牧人民的内心,并在音乐文化发展中显示其影响。通过浩林·潮尔与人类歌唱史中“啸”的比较,有专家学者得出以下结论:“这种演唱形式在文化人类学中具有特殊意义。它是人类幼年时在长声呼嚎中引发出的泛音旋律,以抒发内心情感的一种自娱性”歌唱”,应属于人猿揖别之际。”因此,我们有理由 […]

继续阅读 “潮尔”现象影响蒙古族器乐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