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音乐传播形态与特征研究

好必斯 武汉音乐学院-学报 》音乐传播学       好必斯 收稿日期:2002-12-23 文章编号: 1003-7721(2003)04-0093-05 内容提要:草原音乐的典型代表是蒙古族长调音乐,而草原长调音乐的传播,因其特定的游牧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地理环境及音乐形态和演唱风格等特征,形成了独特的传播形态与特征。 关 键 词:草原音乐;传播形态;动态传播;人与动物间的传播;传播效果的模糊性 中图分类号:J603 文章标识码:A 一、动态传播 草原音乐是草原游牧文化的产物,而游牧生产方式的本质特征是流动。逐水草而居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决定了这一游牧民族不停地在流动。而马背和勒勒车,作为草原音乐文化的流动载体,带着神奇的草原音乐开始了永不停歇的动态传播。              动态传播是草原音乐传播的特征之一。如:在草原上牧民骑马放牧,悠闲自得地在行走的马背上唱起了辽阔、舒展的蒙古族长调民歌,美妙的歌声随风飘向草原深处,飘到另一个畜群的主人耳朵,受传的牧民,在获得信息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动态方式)将所获得的音乐信息传播出去,继而像一个流动的传播链条,继续它的动态传播。     […]

继续阅读 草原音乐传播形态与特征研究

乌兰察布文化研究 论蒙古族宫廷器乐曲—阿斯尔

摘  要:阿斯尔是蒙古族的宫廷器乐曲。阿斯尔孕育于察哈尔蒙古族原生态艺术,是蒙古宫廷、满清宫廷、察哈尔贵族、平民都曾演奏过的丝竹音乐。它冠以。阿斯尔”这一称谓是最早在有楼阁的地方演奏而得名。因为蒙古语“阿斯尔”汉译是“楼阁”。阿斯尔是草原文化的一大亮点,它能够表现出明快、宽广、奔放的艺术特点,也能够表现温柔、优美、深沉的思想情绪。因而受人们的普遍欢迎。阿斯尔的演奏艺术独特,特别是移调、变曲复杂多变,演奏形式有合奏、齐奏、三重奏,也可独奏,不受环境条件的影响,可在豪华宫廷中演奏,也能在民间流行。现在流行的阿斯尔有44首,可能还有未挖掘出来的曲调,很有必要重视和开发,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逐级上报。         关 键 词:宫廷器乐曲变调番部合奏 阿斯尔曾经是察哈尔地区家喻户晓的器乐曲。察哈尔人甚至把能否演奏阿斯尔作为辨认是不是察哈尔人的依据,足见察哈尔人对阿斯尔乐曲的感情之深。“文革”运动把阿斯尔作为“四旧”打入“冷宫”,很多知名的艺人同样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入“冷宫”的待遇。阿斯尔—这一草原文化的艺术瑰宝濒临消亡。现在,党和国家重视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的发展,要求我们通过挖掘和弘扬草原文化 […]

继续阅读 乌兰察布文化研究 论蒙古族宫廷器乐曲—阿斯尔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初探(提纲)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初探          ——在科尔沁历史文化论坛上的发言提纲 包树海 (发表在《科尔沁历史文化研究》2013第5期)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在蒙古族族群中产生,不仅是蒙古民众喜怒哀乐表达的方式,更是承载了科尔沁一方水土一方人,甚或整个蒙古民族的各种文化因子,所以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有着深远而重要的意义。 一、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范畴 (一)科尔沁蒙古族空间范畴 如今,蒙古人中的四分之三是科尔沁蒙古人后裔,除了原清朝时期的哲里木盟十旗之外,还有阿鲁科尔沁旗、四子王旗、乌拉特三个旗、阿拉善左右旗、新疆和青海的和硕特部,均是科尔沁后裔。所以,从广义角度讲,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将会完全代表蒙古族。但是约定俗成,科尔沁蒙古族一般都指哲里木盟十旗,老百姓也说成是诺恩阿日本胡硕,即嫩江十旗。 所以,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的空间范围,一般应以这十个旗为限。但随着行政区划的演变,如今把原属昭乌达盟的奈曼旗、扎鲁特旗,以及库伦旗等地也划入了科尔沁范畴。另外,近现代最为代表性的蒙古族民歌,即蒙古族叙事民歌,基本都在哲里木盟内产生。因此,科尔沁蒙古族民歌应以原哲里木盟辖境为中心,包括哲里木盟周边地区的民歌 […]

继续阅读 科尔沁蒙古族民歌研究初探(提纲)

元朝书画家赵孟頫及对元朝历史的一点辨析

delger 提交于 星期二, 12/03/2013 – 09:18 作者:包玉瑞 前些日子,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教授吴鸿清讲书法,提到了赵孟頫这样一个人,遂激起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以一个历史守望者的耐心与毅力,究其所有,在众多的史料中耙梳整理,钩沉往事,期望能给感兴趣的读者写出一个元朝的书画家赵孟頫。 赵孟頫生平: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汉族,吴兴(今浙江湖州)人。是元朝有名的书法家、画家和文学家。赵孟頫年轻时发愤苦学,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元史》称其“该洽之学,经济之才”。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行台恃御史程钜夫“奉诏搜访遗逸于江南”,赵孟頫等十余人,被推荐给元世祖忽必烈,为元朝政府干事。赵孟頫到了大都(今北京),立即受到元世祖的接见,元世祖赞赏其才貌,惊呼“神仙中人”,给予种种礼遇,被任命为从五品官阶的兵部郎中,两年后任从四品的集贤直学士。至元二十九年 (1292)出任济南路总管府事;在济南路总管任上,元贞元年(1295),因世祖去世,成宗需修《世祖实录》,赵孟頫乃被 […]

继续阅读 元朝书画家赵孟頫及对元朝历史的一点辨析

潮尔草:蒙古音乐中的历史叙事

delger 提交于 星期日, 01/05/2014 – 11:18 作者:萧梅 来源:文汇报 这是一种茎节上盘着巢状花房,看着就像糖葫芦串的野草。牧民说它的茎皮可以编成牢固的绳索,用来捆扎蒙古包或纳鞋底。每到秋天,风吹过开裂的草皮,发出“咻儿、咻儿,簌儿、簌儿”的鸣响,原野、草杆儿,还有风,交织回荡。2013年7月的一个下午,我们随着“潮尔哆”传承人道尔吉,在锡林浩特西南方“萨如拉塔拉”嘎查的骆驼山附近,见到了这片被他誉为“潮尔草”的植物。道尔吉说,潮尔草在风中的回响,就是锡林郭勒草原的双声合唱“潮尔哆”的声音。无论是其上声部长调形态的绵延旋律,还是下声部潮尔的持续低音。 也许随着天际游牧的蒙古族人,对原野之声有着特别的敏感,他们用“潮日亚”这个词来形容声音世界中的多重交汇。进而,以共鸣和回响为语义内核的“潮尔”——一种音乐体裁的特殊命名,就此而来。比如器乐中的弓弦潮尔(乌塔森潮尔)和弹拨潮尔(托克潮尔);人声中的浩林潮尔(一个人发出不同声部,图瓦语亦称之呼麦)和多人合唱的潮林哆;以及一个人在喉腔发出持续低音并同时吹奏管乐的冒顿潮尔等等。而这形形色色的共鸣,却只共享着一种 […]

继续阅读 潮尔草:蒙古音乐中的历史叙事

音乐民族-蒙古族的民歌艺术

delger 提交于 星期日, 12/22/2013 – 13:05 蒙古族 素有“音乐民族”之称。其民歌体裁有长、短调之分。长调腔长词少,悠扬嘹亮,流传于牧区;短调则节奏规则,节拍固定,多流传于半农半牧区。蒙古舞节奏欢快,舞步轻捷,传统舞蹈有盅碗舞、鄂尔多斯舞等。说唱艺术“好来宝”、传统乐器马头琴都级具特色。 长调民歌 蒙古族在长期游牧生产劳动中创造的几种民歌的总称。也是蒙古音乐草原风格的标志。包括草原牧歌、赞歌、思乡曲、婚礼歌、情歌等不同歌种。音乐特点为音调高亢,音域宽广,曲调优美流畅,旋律起伏较大,节奏自由而悠长,多采用复合式节拍。曲式结构以上、下句构成的乐段 较为常见,也有复乐段乃至多乐段构成的联句体,以 非方整性结构居多。歌词多以两行为一段,在不同的韵步上反复叠唱。词曲结合则“腔多字少”,常用甩腔和华彩性拖腔,以各种装饰音(诺古拉)点缀 旋律。除独唱外,还有齐唱、对唱、伴唱,乃至“潮尔”合唱等演唱形式。优秀的长调民歌有《走马》、《辽阔的草原》等。 短调民歌 蒙古语称之为“宝古尼 道”。大凡曲调短小、节奏较快,不同于长调民歌的歌曲,统称为短调民歌。其音乐特点为曲调简 […]

继续阅读 音乐民族-蒙古族的民歌艺术

正确理解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概念,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的关

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调研报告之四   鄂尔多斯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调研报告   提示语:《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建设文化生态保护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提出具体措施。文化生态保护区是指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在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存续状态良好、并经过批准设立的特定区域内,对具有重要价值和鲜明特色的文化形态进行整体性、系统性保护,是适应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流变性和整体性特征而采取的一种科学保护措施。   2010年5月,内蒙古公布了第一批自治区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名单,其中鄂尔多斯地区有鄂尔多斯市乌审旗蒙古族文化生态保护区、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文化生态保护区两个保护区,在自治区设立第二批文化保护区时,鄂尔多斯全境设立保护区,原来的两个保护区不再单列。作为全区唯一的全境划为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城市,鄂尔多斯的民族文化有其独特的魅力,同时,鄂尔多斯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也有一定的特殊性。本次调查选取鄂尔多斯市文化局和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作为调查对象。   一、概述   (一)鄂尔多斯及鄂尔多斯文化   1 […]

继续阅读 正确理解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概念,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的关

民族文化,应融于生产生活中,整体保护和活态保护相结合

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调查报告之五   “土尔扈特蒙古族文化生态保护区”研究报告   [提示语]近百年来,额济纳旗黑水城遗址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这些文物年代久远,属于西夏时期,引起了国际考古界和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国内外学者都惊叹“西夏学”在额济纳。殷墟甲骨文、敦煌遗书、额济纳(居延)简牍和黑城文献,被称为二十世纪中国四大考古发现,其中后两者均出自于额济纳地区,额济纳旗成为考古探索和学术研究的重要阵地。   额济纳历史文化悠久,相传两千多年前,道家的创始人老子曾在这里成仙。有史可稽的就有大禹治水、霍光守边、西夏筑城和元代设路等。历史上著名的东胡、匈奴、突厥、鲜卑、高车、契丹等民族的文化,都曾在额济纳交融碰撞。可以说,土尔扈特蒙古族文化的形成与发展,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不仅要融合和提炼众多草原民族的优秀文化,还要不断吸收和创新有益自身发展的外来文化元素。因此,额济纳自然就成为多样优秀文化的荟萃之地。   额济纳旗,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阿拉善盟境内,北与蒙古国相邻,国境线长514公里。全旗总面积11 […]

继续阅读 民族文化,应融于生产生活中,整体保护和活态保护相结合

“驯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立,是我国民族政策的一个创新

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调查报告之二   “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调查   [提示语]中国人口较少民族多数分布在边陲要地,相当一部分是跨境而居的原住居民,拥有独特的生计方式和文化资源,而他们所在地区的生态环境较为敏感,国际社会对这些民族的发展状况极为关注。他们的文化保护与发展不仅关系到国家和谐社会的建设和可持续发展,而且直接关涉中央政府的兴边富民、文化固边、生态保护等多项决策的实施,影响国际文化交流和国家形象塑造。因此,人口较少民族的文化生存状态与国际国内许多重大问题密切相关,不容小视。      2010年,内蒙古自治区命名了首批5个“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敖鲁古雅鄂温克使鹿文化生态保护区”列入其中。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在下发的文件中强调“请各有关地区按照国家和自治区的相关要求,尽快制定切实可行的文化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确保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的顺利开展,推动我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体性和可持续性保护”。   为充分了解我区民族文化的真实处 […]

继续阅读 “驯鹿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立,是我国民族政策的一个创新

政府扶持与民众参与合力,加快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

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调查报告之一   “达斡尔族文化生态保护区”研究报告   [提示语]当前,人类社会的和谐与可持续发展面临两大挑战,即民族文化的流失和生态环境的恶化。民族文化与生态环境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如何应对这两大挑战?成为决策者和专家学者共同关注的问题。为了确保文化与环境的和谐依存、互动发展,统筹民族文化和生态环境的协调性,需采取文化生态保护区形式,来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和谐发展。      “生态文化”或“文化生态”是指某一民族成员凭借其特有的民族文化,在世代延续的漫长历史过程中,一方面加工、改造了该民族所处的自然与生态系统,使之获得了文化的属性;另一方面,通过民族文化对环境的适应机制,不断地完善和健全该民族文化自身,最终使民族文化与它所处的生态背景之间结成了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耦合实体。文化与生态的这种耦合实体才可以被称为该民族的“生态文化”或“文化生态”。   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在文化生态保 […]

继续阅读 政府扶持与民众参与合力,加快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