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是我国民族文化保护的制度保障

“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是我国民族政策的一个创新,是民族文化保护的制度保障 2012年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制度研究》总报告      “在开创中华民族美好未来的历史进程中,文化既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内容。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树立民族自信、振奋民族精神,必将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宏伟目标、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思想保证和精神动力。”①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文化遗产的保护,2003年10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2届大会通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4年8月,中国成为第6个加入《公约》的国家,是世界上加入《公约》最早的国家之一。并在文化部设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在全国各省市设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制定了“国家、省、市、县”4级保护体系。从2006年至今,国务院先后公布了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1219项,并由专家统计出全国共有90余万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2006年颁布的《国家“十一五&rdquo […]

继续阅读 “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是我国民族文化保护的制度保障

潮爾草:蒙古音樂中的歷史敘事 傳承特色文化

    這是一種莖節上盤著巢狀花房,看著就像糖葫蘆串的野草。牧民說它的莖皮可以編成牢固的繩索,用來捆扎蒙古包或納鞋底。每到秋天,風吹過開裂的草皮,發出“咻兒、咻兒,簌兒、簌兒”的鳴響,原野、草杆兒,還有風,交織回蕩。2013年7月的一個下午,我們隨著“潮爾哆”傳承人道爾吉,在錫林浩特西南方“薩如拉塔拉”嘎查的駱駝山附近,見到了這片被他譽為“潮爾草”的植物。道爾吉說,潮爾草在風中的回響,就是錫林郭勒草原的雙聲合唱“潮爾哆”的聲音。無論是其上聲部長調形態的綿延旋律,還是下聲部潮爾的持續低音。   也許隨著天際游牧的蒙古族人,對原野之聲有著特別的敏感,他們用“潮日亞”這個詞來形容聲音世界中的多重交匯。進而,以共鳴和回響為語義內核的“潮爾”——一種音樂體裁的特殊命名,就此而來。比如器樂中的弓弦潮爾(烏塔森潮爾)和彈撥潮爾(托克潮爾)﹔人聲中的浩林潮爾(一個人發出不同聲部,圖瓦 […]

继续阅读 潮爾草:蒙古音樂中的歷史敘事 傳承特色文化

蒙古汗廷音乐:远古珍宝当代绽放

远古的珍宝 内蒙古师范大学教授、内蒙古师范大学民族音乐研究所所长呼格吉勒图长期致力于民族音乐的研究与追寻。他介绍,蒙古汗廷音乐被埋藏多年后才又重见天日,这一古老的民族音乐,终于再一次回归到蒙古民族的怀抱。 根据史书记载,1635年(天聪九年)5月,后金打败了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在内讧和后金新兴势力的双重夹击下惨遭失败,首府瓦查尔察罕浩特(今阿鲁科尔沁旗察罕浩特古城遗址)被烧毁,部分史书、佛教文献和宫廷音乐资料,落入后金征服者手中。 蒙古王朝灭亡后,林丹汗的宫廷音乐得到了清太宗皇太极的青睐,继续用于清宫中,成为清宫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 1664年3月,明朝灭亡之后,顺治皇帝的随从把一卷《蒙古汗廷音乐》带进了北京的皇宫,被完整地保存至今。乾隆十四年把蒙古文转写成满文,尔后又译成汉文,收入《律吕正义后编》。因此,该卷也称满、蒙、汉3种文字合璧的《蒙古族宫廷音乐》。 1984年,在阿鲁科尔沁旗根丕庙发现了一套蒙古音乐文本资料,被专家认定为《蒙古汗廷音乐》,2010年11月被成功复原。 蒙古汗廷音乐俗称“汗帐音乐”,蒙语称“汗·斡尔朵奈&rdqu […]

继续阅读 蒙古汗廷音乐:远古珍宝当代绽放

巧云:执着传承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

     10年前,她只身一人带着几个箱子,从乌兰浩特来到呼和浩特,这些箱子里装满了被她视作生命的艺术品。在积累和创作了几千幅蒙古族民间图案作品后,她又萌生了自编教材的念头,不为别的,只为了将自己所掌握的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传承给后人。她的名字叫巧云,今年70岁。     在金川宽城小区巧云的家中,每个角落都有她自己创作的精美剪纸作品。书房内的稿纸厚厚一摞,巧云告诉记者,经过前期的精心筹备后,3月份正式开始自编教材,目前已经完成了几千字的手稿。     巧云出生在一个蒙古族家庭,当过教师、独唱演员、党史馆员。1996年,53岁的巧云退休后重新拿起了画笔和剪刀干起了自己一直热爱的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2003年,巧云只身一人来到呼市,在没有美术基础且生活艰难的情况下,以超人的毅力积累和创作了几千幅图案作品。几年间,她的作品以其艺术功力扎实、风格鲜明、感染力强得到社会和艺术界的认可,多次受到国家、自治区、盟市的嘉奖,并被编入《中国专家人名辞典》、《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中华光彩人生》、《 […]

继续阅读 巧云:执着传承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

蒙古族宫廷音乐——阿萨尔

      “阿斯尔”是蒙语“阿斯如温得尔”的口语简称,其译意是极高的意思。阿斯尔是蒙古族宫廷音乐的一种,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广泛流传于原察哈尔蒙古地区。阿斯尔是元代盛行的蒙古族宫廷音乐,并广为传承,已成为蒙古族优秀的民族文化。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作为“阿斯尔”原生态艺术发祥地,镶黄旗为“中国阿斯尔音乐之乡”和“中国火不思传承基地”。    阿斯尔是流传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南部地区,即原察哈尔盟境内的一种器乐合奏曲。这种器乐曲通常由蒙古族的拉弦、吹奏、弹拨乐器组合演奏,也用于哼唱、口哨等不同的表演形式。旧社会在敖包祭典、寿庆宴会、小孩生日、婴儿剪胎发、婚礼以及贵族官吏晋升官衔等重大礼仪性聚会上有演奏阿斯尔的习俗。    这种习俗,在察哈尔某些地区仍保留至今。在蒙古语中,把楼阁、大布帐篷和建在旧式大门之上的房屋统称为“阿斯尔”或“敖日木吉”。古时把叫做“苏蒙格日&rd […]

继续阅读 蒙古族宫廷音乐——阿萨尔

蒙古族唐卡的“非遗”路

李鑫已经在这幅《东方药师图》上花费了三年时间了   记者 曹桢摄影 ■内蒙古晨报记者 曹桢 6月8日上午的高考文综考试结束后,李鑫有些兴奋。因为考试中一道20分的题内容为“针对敦煌壁画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出自己的建议”,这恰恰和李鑫近两年所专注的事不谋而合,不过,他针对的是对蒙古族唐卡的传承和保护。他觉得,这道题自己能拿高分。 事实上,20岁的李鑫对高考成绩以及未来的象牙塔生活并没有那么向往,虽然他报考西北民族大学的唐卡专业课成绩排名西北考区第一,但绘画唐卡、传承唐卡、保护唐卡,才是他的追求,而他还会特别强调:蒙古族唐卡。据有关专家考证,目前来自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的李鑫,是唯一的蒙古族唐卡画师。   “布斯吉如格” 一间约40平米的客厅,一套沙发、一个茶几、一排矮柜,这就是李鑫的创作天地,所有能置物的地方,都被颜料、画笔占据。 上午的阳光穿过窗棂,照在画架上一幅正在创作的《东方药师图》(92cm*64cm)上,绚烂而又庄重的色彩让人对这幅画顿生敬意,这就是一幅真正的蒙古族唐卡。这幅唐卡已经绘画了近3年,现在就 […]

继续阅读 蒙古族唐卡的“非遗”路

内蒙古大学图书馆新徽注释

内蒙古大学图书馆新徽注释:设计者: 德力格尔中心蒙古文美术字: 意为图书文献,与翻开的书籍图案有机结合,突出地方重点                   特藏特色,表示在知识的海洋里自由飞翔圆圈:新旧图书馆楼的结合,团结向上,桃李满天下圆圈与毛体字:来自内蒙古大学校徽,代表内蒙古大学,中心蒙古文美术字代表               图书馆,表意为内蒙古大学图书馆上部蒙古文字:内蒙古大学图书馆阿拉伯数字:1957,内蒙古大学图书馆建馆年蓝色:蓝色蒙古高原、内蒙古大学、知识天堂与海洋版权声明:设计者所有,任何的翻印使用,必究其法律责任  

继续阅读 内蒙古大学图书馆新徽注释

遗落在河曲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歌

 河曲草原在哪里?         其实这是一个无需回答的问题,作为中国三大名马之一河曲马的产地,她的名字,与她孕育的名马一样响亮。在任何有关河曲马的资料中,都会提及:青、甘、川三省交界处。显然,这是一个闻名遐迩的金三角地带。         有关这片草原的丰美,有着诸多的传说。         去年盛夏季节,我去河曲草原采访,巧遇一部叫《河曲马》的电影在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开机,一打听,才知道电影的编剧正是我的好友、蒙古族作家次仁顿珠。这部电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匹在河曲草原的各种赛马会上屡夺魁首的河曲马,在当今以效率为前提的经济利益追求中惨遭毒手,被一些急功近利的人们打了兴奋剂,以期能得到更多的冠军,赢得更多的金钱。         历史上战功赫赫的河曲马,在如今的市场经济大潮中,也有了如此的遭际。不 […]

继续阅读 遗落在河曲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歌

蒙古族理论音乐学研究独立于民俗学

内容摘要:吕宏久先生致力于蒙古族以及内蒙古汉族地方音乐、“三少民族”音乐的音乐形态学、旋律学研究,尤其为蒙古族传统音乐的搜集整理以及教学科研作出了重要贡献。其《蒙古族民歌调式初探》一书,开启了蒙古族理论音乐学研究的先河,是蒙古族音乐学图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他所倡导的民族调式理论、旋律研究方法,对目前音乐形态学、旋律学学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吕宏久;蒙古族音乐;音乐形态学;旋律学   综观宏久先生的民族音乐学术经历,时间跨近半个世纪,研究范围包括蒙古族音乐、内蒙古汉族音乐以及内蒙古“三少”民族音乐等,涉及音乐形态学、旋律学等学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蒙古族民歌调式初探》到今天的《旋律笔记》,可以总结出吕宏久教授学术研究的重点是“蒙古族传统音乐的音乐形态学、旋律学研究”。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研究却始终是以蒙古族传统音乐的搜集整理工作为基础,同时以蒙古族传统音乐的普及和应用作为其学术研究的终极目标的。因此,吕宏久先生对蒙古族音乐研究所作出的贡献,可以归纳为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蒙古族民间音乐的 […]

继续阅读 蒙古族理论音乐学研究独立于民俗学

流淌的蒙古四胡乐

认识一位蒙古族好友,他常常说起乌力格尔,那神往的表情,配上强调的手势,让人感觉没听过乌力格尔简直是种罪过。乌力格尔是蒙古语,意思是说书,使用四胡伴奏的乌力格尔称为胡仁乌力格尔。 在蒙古族的音乐艺术中,无论是演唱还是说唱,都离不开蒙古四胡的伴奏,四胡可以说是蒙古族说唱艺术的“伴娘”。蒙古族古老而又独具特色的民间乐器中,除了马头琴,流传最广的就是蒙古四胡了。四胡历史悠久,它源于我国北方奚部的奚琴。现存的历史资料和考古证明,早在唐代,这种乐器的前身奚琴就已经在我国南北地区十分普及。 在元代,以胡琴命名的拉弦乐器已经出现并且对其有详细描述。明清以来,随着民间乐器、说唱、戏曲艺术的发展和繁荣,胡琴得到很大的发展,种类越来越多,相继出现二胡、京胡、板胡、坠胡、四胡等,演奏方法、技术日臻完善,达到与戏曲音乐珠联璧合的程度。 从外表来看,四胡和二胡相似,没有怀抱琵琶的雅致,也没有小提琴的优美,可它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蒙古族四胡分高音四胡、中音四胡和低音四胡三类,琴筒木制,蒙以蟒皮,张四根弦,弓毛分两股,分别夹于一、二弦和三、四弦之间。四胡有四弦,每两根同度调音,它的演奏有一个 […]

继续阅读 流淌的蒙古四胡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