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风格的莫卧儿王朝印度细密画

(英国)狄波拉•丝瓦罗著  毛 铭 译 (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英国  伦敦)     摘 要:  在相当于明清时期的印度莫卧尔王朝鼎盛时代,宫廷绘画主要学习的是波斯细密画。波斯细密画的源头,可以追溯到蒙古忽必烈汗时代宫廷绘画艺术,特别是人物肖像方面。莫卧尔王朝细密画有其风格变化,其中的杰作之一《贾汗吉尔朝见苏菲派长老和其他国王》是当时东西方文化碰撞的典型例子。     关键词: 波斯细密画;蒙古宫廷绘画;印度莫卧尔王朝;苏菲派长老     分类号:J209.35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1)03-0077-3 印度莫卧尔王朝国王阿克巴(公元1556~1605年在位),为了寻求王嗣,踏上了朝圣之路,前往(当时印度首都)阿哥拉附近西克里地方的圣殿祈祷,当时的圣殿长老是伊斯兰苏菲派圣人谢赫•撒里木•希什蒂(公元1479年~1572年)。要延续莫卧尔王朝皇家血统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阿克巴国王的祖父 […]

继续阅读 蒙古风格的莫卧儿王朝印度细密画

民俗文化视域下的蒙古族长调

刘新和 (内蒙古自治区艺术研究所,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摘 要: 蒙古族长调的抢救与保护是一项规模宏大、内容复杂的系统工程,而对文化环境与传承环境的保护是基础性工作。长调保护应该建立在民俗地理、民俗文献和民俗生活基础之上。“学院式”的研究与保护非常重要,而支撑学院式研究的基础是田野与传统。     关键词: 蒙古族长调;遗产保护;民俗文化;视域     分类号:J1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1)03-0044-6 蒙古族长调民歌(以下简称“长调”)是跨境分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贯穿于草原先民漫长的游牧生产与社会生活。2005年11月,长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时至今日已近6年。本文所关注的是民俗文化视域下的蒙古族长调。 一、 民俗地理视域 “民俗地理”是一个使用频率并不很高的概念。它是研究“特定范围内 […]

继续阅读 民俗文化视域下的蒙古族长调

故事歌手“江格尔奇”

摘要:根据调查报告和采访记录,探讨了故事歌手“江格尔奇”的学艺过程、创作轨迹和表演传统,勾勒出史诗《江格尔》的传承和发展的基本脉络。   关键词:蒙古族史诗;《江格尔》;江格尔奇;学艺;创作;表演传统   分类号:J6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0)02-0036-08        作者单位: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作者:额尔敦    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是口头流传于中国新疆、蒙古国西部及俄国伏尔加河下游卡尔梅克草原的故事歌。最早由德国人贝格曼(Bergmann)发现于俄国阿斯塔拉罕地区。1802~1803年间,当时在俄国工作的贝格曼旅行于伏尔加河下游卡尔梅克草原时,有幸听到卡尔梅克民间艺人演唱的史诗歌《江格尔》,并依据印象记载下来。1804年他在用德文发表的历史人类学短文中介绍了两部史诗内容,由此揭开了史诗《江格尔》搜集、整理、出版和研究的序幕。[1](1-86) [2](53-64)   演唱《江格尔》的歌手,蒙古 […]

继续阅读 故事歌手“江格尔奇”

浅析蒙古族文化对元杂剧形成及发展的影响

元曲,元代杂剧与散曲的统称,在中国文学史上,与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一样享有着“一代文学”的美誉,代表着元代文学的最高成就。但是,这一文学高峰在蒙古民族入主中原的元代,也明显地受到了蒙古族文化的影响。对此,文学研究界亦从不同的视角进行过探讨与分析。本文就所收集的资料,从蒙古族的音乐文化,语言文化,作家的创作,人民的喜爱与制度的疏松,城市经济的繁荣这五方面对元曲中杂剧的形成与发展所做的影响进行浅要的分析,进而抛砖引玉,引起大家对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重视,从而更深层次地理解中华文化的多元一体格局。 一、音乐文化 蒙古族自古以来就被誉为“能歌善舞”之民族,其音乐文化十分发达。生活在我国北方包括蒙古族在内的各个民族,流传着多种多样的俗谣俚曲,富有民族色彩和地方特色。元杂剧初起,即以这些俗谣俚曲作为坚实的基础,使其具有“刚劲豪健”的基调。 王龠州说:“宋未有曲也,自金元而后,半皆凉山豪嘈之习,词不能按,乃为新声以媚之。”词发展到南宋姜夔等人手中,逐渐走向雕琢字句,以清丽空灵为追求目标的越来 […]

继续阅读 浅析蒙古族文化对元杂剧形成及发展的影响

浅谈美岱召的建筑及壁画

位于土默特右旗美岱召镇,地处大青山山脚。由城墙和建筑群组成塞北明代著名“城寺”,它的前身是大板升城。1606年称灵觉寺,清乾隆赐名寿灵寺,又写作灵照寺,俗称美岱召。它背倚大青山,前临土默川,召庙东侧还有一条沟谷称为美岱沟,俗名清水沟。这一带山势险峻、水源丰富、树木繁茂,自古以来是个得天独厚的地方。   十五世纪以后,宗哈巴在噶举派教义基础上,进行宗教改革,创立格鲁派,即黄教派,在西藏逐渐成为藏传佛教之主流。当然,宗教改革是一场尖锐激烈的斗争,黄教派急切需要外力的支持。在明朝晚期,漠南蒙古阿勒坦汗的势力远达青海、西藏,也需要西藏的支持。出于各自的共同利益,西藏黄教派大喇嘛索南嘉措翻越雪山到达青海湖畔,与阿勒坦汗及三娘子晤面。阿勒坦汗和索南嘉措携起手来,阿勒坦汗决定皈依喇嘛教,放弃萨满教,允许黄教到蒙古传教。阿勒坦汗为感谢索南嘉措,向索南嘉措赠达赖喇嘛称号,达赖喇嘛称号始于此。到清代,这个称号由清廷予以承认册封。同时,索南嘉措也向阿勒坦汗赠予称号,全文是“转千金法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阿勒坦汗逝世后,三世达赖亲自到土默特为阿勒坦汗超度亡灵并 […]

继续阅读 浅谈美岱召的建筑及壁画

嘉木扬·凯朝:蒙古地区佛教艺术与弥勒造像

——以北京雍和宫弥勒大佛、内蒙梵宗寺弥勒佛为中心 本文阐述了佛教艺术在蒙古地区的传播过程和弥勒造像的缘由。在元朝以前蒙古帝国的蒙哥汗赐予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的噶玛拔希为“国师”,并授予玉印,担任起总领天下释教的重任。以此为契机,蒙藏地区佛教诸派先后都产生了活佛转世制度,达赖、班禅、章嘉、哲布尊丹巴等大活佛,极大地影响了蒙藏地区的政治、宗教与文化。并详细客观地解释考证了北京雍和宫和内蒙古梵宗寺的弥勒造像的历史,宗教仪轨与艺术特征。   一、弥勒佛的由来与蒙古佛教的关系    蒙古地区一般把弥勒菩萨习惯称“迈达拉布尔汗(maidar burqan)”,即“弥勒佛”之意,弥勒菩萨是梵语的译音,即迈都丽雅的(Maitreya)。汉文意译为慈氏,藏语意译成“强巴(byams pa)”。    佛教何时传到蒙古地区的呢?在《三世佛母圣般若波罗蜜多经》(Dus gsum rgyal bai yum hphags pa ses rab kyi pha rol du phyin pai […]

继续阅读 嘉木扬·凯朝:蒙古地区佛教艺术与弥勒造像

蒙古族地区藏传佛教寺庙建筑艺术研究

(论文提要) 哈斯朝鲁 蒙古族地区藏传佛教寺庙建筑以藏式为主的藏汉混合式最多,也有一些少数汉式,汉藏建筑风格兼而有之,不同的历史时期的建筑所占的汉藏风格比例有别。元明时期藏传佛教传入蒙古族地区,寺庙多由汉族和蒙古族工匠建造,故汉式风格颇浓;清代以来,藏传佛教在蒙古族地区鼎盛,故藏式建筑风格占了主导地位。如呼和浩特席力图召正面两端墙壁采用青色琉璃砖,一般藏传佛教或汉传佛教寺庙所未见,这是蒙古族崇尚青色观念的体现。在流传过程中藏族寺庙与蒙古族地方建筑艺术相结合,其艺术风格有所变化,蒙古族地区藏传佛教寺庙成为蒙藏汉文化相互结合的产物。 汉藏混合式寺庙多建在内蒙古地形平坦之处,喜欢采用轴线布局,主要建筑大经堂往往用简化的藏式装饰,其他附属建筑及塔幢的形式选用藏式或汉式不一。席力图召是汉藏混合式寺庙的典型,其主要建筑按轴线排列,采用汉族传统寺庙的制度,但在中轴线的后面布置了藏族寺庙特有的大经堂。大经堂平面分为前廊、经堂、佛殿三部分,全部建在高台上,屋顶为汉族建筑的构架形式。但整体平面及空间处理仍是藏族寺庙经堂的特有规制,建筑外墙镶嵌蓝色琉璃砖,门廊上面满装红色格扇窗,墙上鎏金饰物很多。这些都使大 […]

继续阅读 蒙古族地区藏传佛教寺庙建筑艺术研究

蒙古族美术—喇嘛教艺术

      一、喇嘛教传入蒙古地区   蒙古人信仰喇嘛教是在元朝开始的。喇嘛教是佛教的一个派别。“喇嘛”是藏语“上人”、“师傅”的意思。公元七世纪时,藏王松赞干布在他的两个妻子唐文成公主和尼伯尔公主的影响下,信奉了佛教。八世纪时,印度僧人莲花生等把印度的密宗传入、与西藏的风俗相结合而形成喇嘛教。   蒙古可汗与嘛喇教发生关系,最早始于十三世纪初叶,成吉思汗曾写信给西藏的红帽派喇嘛教——萨迦派头目“萨迦寺”大喇嘛贡嘎宁博,邀请他光临蒙古草原。   在元朝时,忽必烈汗曾将西藏萨迦派头目——萨斯嘉瓦喇嘛封为“帝师”,又将八思巴喇嘛封为“国师”,并将西藏的佛教宣布为“国教”。但佛教在元代的蒙古草原上并没有得到广泛的传播。   十五世纪末叶达延汗重新建立了汗权。他的一个孙子阿拉坦汗时期佛教新派——黄帽喇嘛教由西 […]

继续阅读 蒙古族美术—喇嘛教艺术

试论蒙古族长调功能性保护的意义及路径

乔玉光 (内蒙古文化厅,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摘 要: 在蒙古族游牧社会中,长调不仅承担着艺术表达和情感表达的作用,同时也承担着重要的生产性和生活性的社会功能。在当代,长调深层次的危机表现在社会功能的弱化与丧失。对长调的保护,既要注重对音乐风格、演唱特点等内容的保护传承,更要着眼于长调在生产生活中功能作用的保护与传承,把对长调社会功能的保护措施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     关键词: 蒙古族长调;社会功能;保护;传承;路径     分类号:J607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838(2011)03-0040-4 中蒙联合申报长调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已经5年了。5年来,中蒙两国按照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做承诺,采取了顺序深入的保护行动:成立了中蒙两国联合保护指导委员会及专家组,分别于2007年12月和2008年9月,在呼和浩特、乌兰巴托召开了两次会议,会商并决定了具体的保护行动及相关事宜;中蒙两国组成了长调田野调查组,分两年先 […]

继续阅读 试论蒙古族长调功能性保护的意义及路径

察哈尔蒙古族民歌的题材类型与艺术风格探析

周丽青 (集宁师范学院,内蒙古 集宁市 012000) 摘  要:察哈尔蒙古部作为蒙古民族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历史上曾占有独特的地位。通过对于察哈尔地区传唱的蒙古族民歌进行题材类型的梳理及艺术风格的探讨,希望对蒙古族音乐文化的研究能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察哈尔;蒙古族民歌;题裁类型;音乐风格 分类号: J607.“12”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6729838(2011)02-0106-7 众所周知,察哈尔蒙古部一贯是以“利剑之锋刃,盔甲之侧面”而著称,察哈尔蒙古部作为蒙古民族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历史上曾占有独特的地位。1480年,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孙巴图蒙克达延汗统一蒙古各部落后,将漠南、漠北蒙古划分为察哈尔、喀尔喀、兀良哈左翼三万户和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部右翼三万户,而他自己就是直接以察哈尔万户为中心,统领着左翼三万户。因此,察哈尔蒙古部自那时起,就一直成为蒙古汗国中兴的统治中心。1603年,蒙古布延薛禅汗去世,次年,由他的长孙林丹汗继位后,依然是以察哈尔蒙古部为基础,不断巩固自己的汗权,从而有效地控制了蒙古诸 […]

继续阅读 察哈尔蒙古族民歌的题材类型与艺术风格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