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仁娜聊蒙古文化:声音的游牧

2009年10月31日晚上,北京下起入冬的第一场雪,乌仁娜在国家图书馆音乐厅开唱。在中国的语境里,这些问题常常会被忽略,我们已熟视无睹,但对有着极强蒙古身份认同的乌仁娜,意义不同。在世界版图上行进的声音游牧,开阔了乌仁娜的视野,更赋予了她对于歌手而言极其重要的自由。 乌仁娜   2009年10月31日晚上,北京下起入冬的第一场雪,乌仁娜在国家图书馆音乐厅开唱。那是她定居德国多年后,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   演出快结束时,乌仁娜唱起了鄂尔多斯婚礼歌曲中有名的短调《十二生肖》。“灰色的毛,白色的额,纵跃树丛间,扬起一片尘,它是琴达木尼兔,美丽的珍宝……”,节奏欢快,活泼幽默,娇小的乌仁娜微微收紧身体,轻踩着脚步,双肩交替耸动,像是蒙古传统舞蹈的身姿,美丽的光彩在脸上流转。一曲唱罢,她问道,观众中有蒙古人吗,有人大声说有,刹那间,她在台上面带疑惑:为什么大家不一起唱呢?   类似的问题,乌仁娜似乎还有很多。在交谈中,待人和蔼的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批评的人,但聊起滋养了她的蒙古文化,乌仁娜常会轻轻地提出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在内蒙古一望 […]

继续阅读 乌仁娜聊蒙古文化:声音的游牧

蒙古语诵经音乐中唱诵音乐的形态类型初探

楚高娃 (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北京 100081) 摘 要:对蒙古语诵经音乐中唱诵音乐形态类型的分析和解读及其对它进行深度阐释,目的是证实:蒙古语诵经音乐在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体系化和系统化特点;以唱诵音乐中三种形态类型的分析证实藏传佛教蒙古化的特点。 关键词:宗教音乐;蒙古语诵经音乐;唱诵音乐;形态类型 蒙古佛教音乐是藏传佛教传入蒙古地区后蒙古化和地方化了的宗教音乐文化形式,可分为诵经音乐、乐舞音乐、器乐音乐、乐舞剧音乐。诵经音乐根据所唱诵的语言分为藏语诵经音乐和蒙古语诵经音乐。而其中蒙古语诵经音乐最能体现藏传佛教的蒙古化特征,用蒙古语诵唱佛教经典不仅仅是一种语言诵唱的表层变化,而更深层的体现了藏传佛教的蒙古化和地方化特征。本文从蒙古语诵经音乐形态出发,对蒙古语诵经音乐中所独有的“文化符号”及其相关的文化特征来阐释藏传佛教的蒙古化特点。     在对蒙古语诵经音乐形态进行分析前,需对此概念有个清楚的界定。目前学界对诵经音乐(笔者认为,蒙古语诵经音乐是诵经音乐的一种形式)的概念有两种说法。一为田联韬和包·达尔汗两位 […]

继续阅读 蒙古语诵经音乐中唱诵音乐的形态类型初探

蒙古族叙事民歌《韩秀英》故事角色

萨仁图雅 (内蒙古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22)        摘  要:对于蒙古族音乐来说,叙事民歌的出现较为晚近,是一种新兴体裁,清朝中末叶产生于内蒙古东部科尔沁、东土默特一带广大的半农半牧区蒙古族民众当中。科尔沁叙事民歌在蒙古族叙事民歌中具有鲜明的特点,往往是一段曲调的反复叠唱,带有鲜明的说唱性,故事性,深受民众喜爱,而富有生命力。本文以叙事民歌《韩秀英》为例,分析蒙古族叙事民歌中的故事角色,力图阐释叙事民歌的叙事程式及其价值。        关键词:蒙古族民歌;《韩秀英》;角色;程式        蒙古族“叙事民歌”,是讲述故事的民歌,讲述故事的长篇体裁,习惯上将其归入说唱音乐。科尔沁叙事民歌在蒙古族叙事民歌中具有鲜明的特点,往往是一段曲调的反复叠唱。由此,此类歌曲被当地民众称为“道”(daguu),即“歌 […]

继续阅读 蒙古族叙事民歌《韩秀英》故事角色

中国蒙古三弦的地方传统及其传承形态

博特乐图 石田立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音乐系,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10)     摘 要:中国境内蒙古地区蒙古三弦艺术有科尔沁、锡林郭勒—察哈尔、鄂尔多斯三种地方性风格。蒙古三弦的传承形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作为合奏乐器,是东蒙合奏、阿斯尔、鄂尔多斯乃日等乐种中的主要乐器;二是作为伴奏乐器,在东蒙、鄂尔多斯、察哈尔等地区,三弦广泛用于民歌的伴奏,并与特定的地方性歌种、器乐形成了共生关系。而蒙古三弦艺术的研究一方面需要从”共性中找差异”,尤其与汉族三弦进行比较研究;另一方面则需要从”整体中找个别”,将其放置在”蒙古族合奏乐”这一整体中进行全方位观照。 关键词:中国;蒙古族三弦;地方风格;传承   中国境内蒙古地区蒙古三弦艺术有科尔沁、锡林郭勒—察哈尔、鄂尔多斯三种地方性风格。传统社会里,蒙古三弦的传承形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作为合奏乐器,是东蒙合奏、阿斯尔、鄂尔多斯乃日等乐种中的主要乐器;二是作为伴奏乐器,在东蒙、鄂尔多斯、察哈尔等地区,三弦广泛用于民歌的伴奏,并与 […]

继续阅读 中国蒙古三弦的地方传统及其传承形态

蒙古三弦史料札记

乌兰杰 (中央民族大学,北京 100081)   关键词: 蒙古三弦;“胡不儿”;蒙古文史料;汉文史料   本文内容不涉及三弦的起源问题,也不涉及蒙古三弦的分布问题,只是对蒙古三弦作一初步考证。方法是将蒙古文和汉文史料中有关蒙古三弦的记载,按照年代顺序排列起来,并作些必要的说明。 1.琵琶与三弦 公元1221年,成吉思汗亲率大军追击花剌子模国王子扎兰丁,直抵印度河畔,他的行帐中有一支随军乐队。《世界征服者史》云:“酒瓶喉中哽咽,琵琶和三弦在合奏。”[1] (163)显然,这是“汗·斡耳朵”中的宿卫军“忽儿赤”在为他们的君主成吉思汗奏乐。由此可知,早在成吉思汗时代,蒙古军中就已有了琵琶和三弦。 2“胡不儿” “胡不儿”,最早见于《蒙古译语·译语军器门》。元代的辞书或文章诗歌中,有不少关于三弦的记载。诸如,元初编撰的汉语与蒙古语词对照词书《蒙古译语》,亦称《至元译语》,其中收有“三弦子& […]

继续阅读 蒙古三弦史料札记

科尔沁萨满教艺术的人类学解析

  • Post Author:
  • Post published:2013-03-26
  • Post Category:艺术

色音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北京 100875) 摘要:科尔沁萨满教艺术包括绘画美术、音乐、舞蹈等部分。蒙古族萨满教文化在岩画艺术中留下了历史的痕迹,其绘画艺术还表现在萨满神像以及萨满法具和法服上的装饰图案中;蒙古族的萨满教舞蹈种类繁多,各具民族特色;而蒙古族萨满教音乐是独具特点的宗教音乐。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为了研究方便将萨满教的艺术分作绘画、舞蹈、音乐三大部分来分析。然而,在萨满文化体系中这三者往往是融为一体,不能够截然分开的。 关键词:科尔沁;萨满教艺术;萨满文化体系;人类学 分类号: J1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9838(2010)02-0028-08 科尔沁萨满教艺术包括绘画美术、音乐、舞蹈等部分。萨满在蒙古族艺术史上扮演了一个出色的“民间艺术家”的角色。这一点在阴山岩画、乌兰察布岩画等北方民族先民留下来的岩画中得到了证实。考古学家和岩画学家在北方草原地带古代岩画中发现了大量的萨满教岩画。那些萨满教岩画不仅是有较高的考古价值,还有非常珍贵的艺术价值。它的学术意义在于为我们研究萨满教的起源、发展以及早期的观念形态等提供了可贵的形象资 […]

继续阅读 科尔沁萨满教艺术的人类学解析

蒙古族长调民歌课题研究的意义

长调民歌——蒙古语称之为“乌日汀•道”,是蒙古人长期在草原上生活,放牧劳动中所创造的一种民歌体裁。内蒙古学术界一般认为,长调民歌是蒙古族草原音乐文化发展的最高形态。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代表着蒙古族民歌艺术的最高成就,甚至成为蒙古族音乐民族风格的典型标志,堪称镶嵌在绿色艺术殿堂顶端的一颗璀璨宝石。《蒙古族长调民歌研究》课题,正是以这一独特的音乐体裁为研究对象,将长调民歌放置在整个蒙古族文化的大背景中来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从而对蒙古族长调民歌的保护、传承和弘扬,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选择本课题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一、长调民歌在草原文化当中的特殊地位  蒙古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历史上主要从事游牧生产劳动。世代在马背上生活的蒙古人,创造了独特的音乐形式——长调民歌。草原既是蒙古人赖以生存的土壤,同时也是蒙古草原文化的渊薮。而长调民歌恰恰就是代表草原游牧文化的完美艺术体裁。蒙古人的观念里,长调民歌就是音乐化的草原。可以说,长调民歌是了解蒙古人和草原文化本质的金钥匙,如果 […]

继续阅读 蒙古族长调民歌课题研究的意义

金帐汗国统治时期蒙古文化对俄罗斯文化影响

作者: 黄秋迪 [摘 要]金帐汗国统治时期是俄罗斯历史上一个东方化阶段。毋庸置疑,蒙古文化对俄罗斯文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俄罗 斯仅是在相对有限的程度上“鞑靼化”了,这在政治制度、宗教、文化艺术等方面都鲜明地表现出来。究其原因,这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素有“20世纪俄国黑格尔”之称的俄罗斯著名思想家别尔嘉耶夫曾有过这样精辟的论述:东方与西方两股世界之流在俄罗斯发生碰撞,俄罗斯处于二者的相互作用之中,俄罗斯民族不是纯粹的欧洲民族,也不是纯粹的亚洲民族,俄罗斯是世界的一个完整部分,是一个巨大的东—西方,它将两个世界结合在一起,在俄罗斯精神 中东方与西方两种因素永远在相互角力[1]。这段名言精确地诠释了俄罗斯文化的东、西方双重属性。   追溯俄罗斯的历史,当988年符拉基米尔大公奉东正教为国教,大量吸收本属于东西方混合文明的拜占庭文化时,就决定了俄罗斯文化不可避免地要具有东西方文化的双重特征。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莫斯科自诩为“第三罗马”,成为东正教的正统继承者,当拜占庭的双头鹰离开 […]

继续阅读 金帐汗国统治时期蒙古文化对俄罗斯文化影响

追溯蒙古宫廷乐队遗音—— 蒙古古乐器考略

     东起嫩江流域,南至长城以及天山北麓,西及中亚,北连叶尼塞河上游与贝加尔湖周围地区,自古为游牧民族生息繁衍之地,广阔草原上更迭称霸的各部落,成为推动此地历史发展的主要力量。这一区域生活着操阿尔泰语系的突厥、匈奴、东胡部落,出自东胡部落的蒙兀室韦是蒙古民族的祖先,他们化铁出山从远古森林狩猎部落进入了游牧部落。游牧部落用歌唱记述自己的历史,作为咏叹情感的重要手段,使之成为优秀的游牧文化音乐部落。    十三世纪成吉思汗崛起,于朔北建立了蒙古汗国,随即发动战争伐金国、征西域、灭西夏、西征花刺子模。蒙古人虏获了很多其他地域民族乐舞、音乐器物。金国、西域、西夏、阿拉伯地区的乐器及音乐形式汇集于蒙古高原。这种地域音乐同蒙古本土音乐的融合,使蒙古民族文化别具特色,举世瞩目。蒙古民族建立的大元帝国是我国历史第一个空前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帝国,蒙古在“制礼作乐”过程中,在注重本民族的乐舞之外,大胆吸收其他民族的音乐文化。蒙古灭金任用契丹人耶律楚材,由他主持建立了完整的蒙古宫廷礼乐机构,招金太常礼乐人到燕京 […]

继续阅读 追溯蒙古宫廷乐队遗音—— 蒙古古乐器考略

内蒙古草原文化区域分布研究

呼日勒沙(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教授)摘 要:草原文化划分依据是生态环境依据、族群、民族、部落聚居区依据、行政区域依据。草原文化区域划分原则是相对一致性的原则、突出重点原则、模糊性原则。内蒙古草原文化区域分布为呼伦贝尔草原文化区、科尔沁草原文化区、锡林郭勒草原文化区、鄂尔多斯草原文化区和阿拉善草原文化区。关键词:草原文化 区域文化 划分依据、原则 内蒙古草原文化分布 一、草原文化区域划分依据   文化的特征是人在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形成的,自然生态的条件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文化的内涵和特征。自然环境对人的生产方式、生活文化、心里特征产生影响,自然地理环境制约着地域环境特征,决定着地域文化的形成。  蒙古高原的辽阔的温带草原是古代北方民族游牧型经济文化的发源地。在天然草场上逐水草而居的游猎、游牧经济形式,发展到近现代逐步形成为中部地区的游牧经济文化,东部、西部地区农业与牧业结合的半农半牧复合型经济文化。  区域文化与特定的自然区域、行政区域、经济区域、方言区域有一定关系。我们以自然生态环境,族群民族、部落聚居区,方言、土语区,行政区为主要依据,划分为近现代草原文化分布区域。  1.生态环境 […]

继续阅读 内蒙古草原文化区域分布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