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文艺理论

朝戈金:评巴·布林贝赫及蒙古族新诗创作

我想从两三个方面谈谈我对蒙语母语诗歌创作的认识。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的因素,是我们理解蒙古诗歌创作时所必须要考虑到的。 一个是蒙古诗歌发展到今天,在全国诗歌创作的格局中,成绩十分突出。这个成绩的取得,有几重因素共同发生了作用,因素之一,是蒙古自身丰厚的诗歌传统。历史上肯定有过很多诗作,今天湮没不传,我们今天通过成书于13世纪上半叶的《蒙古秘史》还能了解某些民间传承的诗作,可以推想韵文创造在当年的情况。再往后像绰克图台吉的崖刻诗歌(《石崖诗文》),和蒙古僧侣阶层创作的训谕诗,像以伊喜丹金旺吉拉和其他一些诗人,他们的创作,风格上玄奥典庄,句式上繁复冗长,是在对梵藏诗学理论的诗学实践。它们都对蒙古诗歌、尤其是文人诗歌创作,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蒙古的民间韵文体,特别是以英雄史诗为代表的民间韵文体创作,发展历史很悠久,成就极高,对后来的诗人创作有很大的影响。在蒙古文化传统中长大的人,大概很少有人能够说在自己的脑海中没有那些非常优美的民歌、民间诗歌、史诗或其它民间叙事文学的影子。就拿史诗来说,它那种高度浓缩的、极为生动的表现手法和非常直接的语言的力量,对今天的蒙古语言表现形式都有极大的影响。在《格斯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作家网
分类目录: 文艺理论 总浏览:1,208

深入发掘蒙古族现代诗歌的历史内涵

(通讯员  吴英达)蒙古族现代诗歌在现代社会历史背景中形成了自身特有的丰富内涵。它蕴含着现代蒙古族人民的理想追求、情感表露、文化意识、智慧结晶以及为自由和解放而奋斗的精神。蒙古族现代诗歌承载着当时社会历史阶段的不同文化信息。 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始于20世纪40年代,已经历了70多年的发展历程。在此期间,问世了为数相当可观的评论、论文、文学史著作,使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推上了新的较高层面,但遗憾的是蒙古族现代诗歌的研究面太窄、研究视角和方法较传统;以往的研究多注重对诗人的生平、诗歌思想内容、艺术特征的探究上,忽略了从多视角、多学科理论方法,从更高的学术层面深入探讨其发展规律、历史文化内涵、艺术审美、社会价值等。尤其,迄今为止尚未出现全面系统研究的专著。 由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草原文化研究所黄金副研究员撰写的《蒙古族现代诗歌研究》一书,近日由辽宁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全文字数计36万字。该著作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运用将诗学、文化学、文艺学、美学、传播学等多学科理论整合研究的新方法,对现代蒙古社会之文化历史背景、诗人思想根源、现代蒙古文诗歌发生、形成、发展的阶段、文化意识及诗歌作

东北蒙古族民间故事的地域特色与文化特点

 作者:刘冬梅     东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少数民族频繁活动的地区。新中国成立后,东北的蒙古族主要聚居在辽宁的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吉林的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和黑龙江的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东北的蒙古族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   多元文化影响东北蒙古族文学发展    东北蒙古族民间文学样式包括神话、传说、史诗、故事、民歌、叙事诗、祝赞词、谚语、谜语等,数量多、内容丰富、地域色彩鲜明,表现出多元文化共同影响的特点。已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喀左东蒙民间故事》可以说是东北蒙古族民间故事的一个代表。目前所采录到的东蒙民间故事,几乎包括了中国故事的各种类型:天神传说、自然神话、创世传说、人物传说、风物传说、神奇故事、宗教故事、幽默故事、动物故事、风俗传说、智者故事、植物故事和生活故事等等。喀左东蒙民间故事内容丰富,“既有蒙古族远祖时期的人生观念,如对日月星辰、天体万物的崇拜,也有追述森林狩猎、畜牧业生活的内容,如射箭、骑马、挤奶、住毡房等,同时又有农耕生活的内容,如种庄稼、砍柴、养鸡鸭等;既有描述

试论《江格尔》母题系列中的原始思维审美意识

[摘要]《江格尔》是一部气势恢弘的蒙古族史诗,是我国三大英雄史诗之一。《江格尔》由广大蒙古族群众创作而成,是蒙古族英雄史诗中最优秀的一部,它集中体现了蒙古民族特有的审美意识。在《江格尔》史诗中有两个基本母题系列即:婚姻型母题系列、征战型母题系列。透过这两个系列可以看到蒙古族原始思维审美意识,及审美意识与民族心理、民族性格形成的关系。   蒙古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民族。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地理环境及种种社会因素,蒙古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风格独特的文化,独特的民族风俗习惯和审美意识。这种具有民族性格的审美意识,在蒙古族文学中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得以表达和体现。   《江格尔》是数百部蒙古族英雄史诗中最优秀的一部,也是整个蒙古族民间诗歌艺术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它由广大蒙古族群众创作而成,是集体审美意识的体现。世世代代居住在大草原和山林中的蒙古族牧民和狩猎人按照自己的审美方式不断创造和加工着《江格尔》,使其吸收着代代相传的蒙古族古代诗歌的艺术精华,从而达到了蒙古族民间诗歌艺术的最高峰。由于蒙古族英雄史诗最早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的野蛮高级阶段,因此《江格尔》所折射出的民族审美意

(专稿)内蒙古大学蒙古文学研究50年述评

     1957年建校时成立的蒙古语言文学系文学学科迄今已有50年的历程。先后有40多位教师在承担文学类课程教学任务的同时进行了相关领域的研究,为对于蒙古文学研究事业做出了贡献。    50年来,我校学者在蒙古文学研究领域发表和出版了760多篇论文和80多部学术著作,并且在蒙古族诗学研究、蒙古族古代文学与民间文学研究、蒙古族现当代文学研究和蒙古族文学理论研究诸方面形成了特色和优势,在蒙古文学研究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    内蒙古大学蒙古文学研究50年的发展历程大致可分为初创尝试期((20世纪五六十年代)、低迷停滞期(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复苏发展期(20世纪七八十年代)和繁荣深化期(20世纪90年代至今)等几个不同历史时期。    一、初创期(20世纪五六十年代)    蒙古语言文学系成立伊始,在可资借鉴和利用的研究成果和原始资料极其匮乏的情况下,老师们仍积极进行研究探讨,发表论文40多篇,为内蒙古大学蒙古族文学研究奠定了基础

尹湛纳希的文化观及其启示意义

包斯钦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研究员        《尹湛纳希全集》蒙、汉文版今天同时出版发行了,这是蒙古文化事业当中一件可喜可贺的事。首先,向《全集》文稿的搜集整理者、编纂审订者、翻译者、出版者、以及为此功德之事提供支持和帮助的所有人士表示深深的敬意!       尹湛纳希是近代蒙古文化史上的一座丰碑。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对蒙古文化而言,是个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空前大激荡、大碰撞、大融合的时代,也是迎来现代黎明之前的最黑暗时代。元顺帝妥欢帖木儿丢掉大都北归草原以后的几百年间,蒙古社会再也没有过哪怕短暂的辉煌,有的只是连绵不断的战乱、贫穷与疾病、社会生产力的停滞甚至倒退。正如弗拉基米尔佐夫在《蒙古的社会制度》中大发感慨的那样,蒙古帝国时期还用轱辘车拉载货物的蒙古人,北元时期却倒退为用牲口驮运了。[i]的确,曾经以《蒙古秘史》那样的巨著引领中世纪世界史学潮流的蒙古人,几百年间再也没有创造出可以与之比肩的文化成果。  &nbs

《蒙古秘史》中体现的女性重要性

《蒙古秘史》中体现的女性重要性 王孟秋 黄莎莎 张楠 《蒙古秘史》(《纽察·脱卜察安》)是十三世纪流传下来的唯一史籍巨著。这部作品无论是作为蒙古史学著作和蒙古文学作品,还是作为蒙古史方面的史料来看,都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在这里,本人从女性的角度来探讨一下《蒙古秘史》的史学意义。 成吉思汗创立帝国初期就意识到他的帝国幅员辽阔,他要靠儿子帮他打江山,守江山则要依靠孛儿只斤氏家族的女人们。他没有汉族男人歧视女性的习惯,在位期间,他会亲自为女儿安排政治婚姻,在婚礼上赋予女儿们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将蒙古周边的小国交给她们打理。她们也忠心地替父亲牢牢控制着丝路上的贸易,扩张王国的领土。他的女儿身兼征战与经商两重重任。但《蒙古秘史》一书中谈论最多的就是男人们马背打天下的事,女人们的生活和地位却谈论得很少,只有几章,或者寥寥几句。在《蒙古秘史》中有一句没头没脑的“女子每行,赏赐咱”(给本族的女子们恩赐吧),让人疑窦丛生,显然遗落在历史中她们的足迹很多都已被人为地抹去了。但这并不能抹灭我们对当时女性真实生活与地位的探索。以下我们节选《秘史》中的第18、20、21节进行分析。 本土萨满教与感光受孕的传说 这

印第安人与中亚诸民族图腾文化的比较研究

印第安人与中亚诸民族图腾文化的比较研究 “图腾”(totems)一词起源于北美印第安奥吉布瓦人,印第安语意为“他的亲族”。加拿大人类学家认为,图腾是一个群体或部落里的后代追念本民族祖先的一种形式,它把动物、植物或无生命的物体,与现实中的生产、生活、宗教、感情和对未来的追求结合起来,并融入了神话色彩。 早在3.5万年以前,在冰川尚未融化时,中亚蒙古利亚人种发现并大举迁居到北美,现今考古发现的大量材料足以证实,历史上曾有一千英里 的狭长陆地把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相连接,从而使迁移成为可能。 矗立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尊尊色彩斑斓的图腾柱巍为壮观,这是蒙古利亚人种,后称之为印第安人的杰作。每件作品都是一部部落历史、家族历史,是一帧无字的家书、雕塑的家谱。那栩栩如生的麋鹿虫鱼,鹰隼神鹫,向现代人透露着古老的印第安文明气息。 “图腾”与印第安人的宇宙观 曾几何时,人类史学家曾把“图腾崇拜”现象简单地视为一种原始、落后的思维沉疴。事实上,印第安人比现代人更早地、深刻地意识到人与动物的关联、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印第安人执著地肯定人类与大自然,与这个古老而神秘的世界存在着一种内在联系。图腾文化是印

美洲印第安人与中国北方民族文化对比研究

美洲印第安人与中国北方民族文化对比研究 1492年10月12日,意大利航海家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时,他以为到了亚洲的印度,因此,他称当地人为“印第安人”。哥伦布搞错了。但是,美洲印第安人确实是很久很久以前从亚洲迁移到美洲的。一百多年以来,各国有关学者把美洲的印第安人与亚洲的蒙古人种,特别是那些游牧和狩猎民族 联系起来,对美洲印第安人的族源、血统等进行了广泛的研究。根据人类学、考古学、地质学和历史学等各门科学的研究成果证实,大约在25,000年以前,印第安人的祖先从亚洲的东北部分批越过“陆桥”(现在的白令海峡)移居到北美,后来又遍及到中美和南美。 美洲印第安人与中国古代的人民同属蒙古利亚种人,我国的文学家、史学家郭沫若 先生研究了人类学后,在他的《中国史稿》一书中得出了这样的科学结论:“亚洲大陆,尤其是中亚细亚,原为人类的发源地,从这些地方变为干燥以后,人类乃分支移动,东支入中国为蒙古利亚种,而美洲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从人类系统来看,即为蒙古利亚种之一再向东移植,和中国人是有亲属关系的”。 美国人类学家波亚斯曾经率领“杰苏普北太平洋考察团”在北太平洋沿岸地区进行过专门科学考

中国少数民族文艺理论概览

中国少数民族文艺理论概览 在中华民族文化共同体中。55个少数民族及其先民的文学艺术理论思想,是中华文艺 理论思想当然的组成部分和重要方面。全面挖掘整理、翻译和研究我国少数民族文艺理论 著述,更能完整地展现中华文艺理论思想的悠久、精深和多样的风貌。 80年代伊始,中国文艺理论批评史学家和奠基人郭绍虞先生就敏感地意识到时代赋予 中华文艺理论研究的新机遇,及时地向研究界发出呼吁:“应该扩大我们的研究领域”,改变 长期以来“较少注意兄弟民族的理论”的状况,并欣悦宣告“兄弟民族理论也有所发现”。 自此以后的20年间,我国有一批文艺理论工作者,排除万难,以开拓者的精神,步入了少数民族文艺理论的丰厚宝地。他们首先从原始资料的搜集、挖掘、整理和翻译人手,很快地从西双版纳的密林深处,从大小凉山,从雪域高原,从天山脚下,从青海湖滨,从松花江畔,从内蒙古草原——相继发现了一大批足以令世人惊喜的中国少数民族文艺论著。1981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云南)出版了400年前由傣族的祜巴勐(和尚等级中由低到高的第七等级者)撰写、今人岩温扁翻译整理的《论傣族诗歌》,立即引起学术界的注目,被誉为“一个重要的发现”。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