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蒙医药管理法制化

阜新蒙医药管理法制化 为继承和发展蒙医药传统医学,使蒙医药的管理更加规范化、法制化,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制定了《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蒙医药管理条例》。条例对蒙医药工作的行政管理;蒙医机构、从业人员的管理;蒙医教育与人才培养;科研与开发;农村蒙医药事业以及蒙药的生产与管理等方面做出具体规定。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蒙医药管理条例》自2003年开始起草,省人大民侨外委提前介入,帮助自治县进行协调、论证,听取多部门意见,并根据提出的意见,对条例进行了相应的修改,使条例更加完善,更具有操作性。条例符合自治县实际,其内容不违背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及国家其他法律法规对民族自治地方所做的规定。日前,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批准了《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蒙医药管理条例》。

继续阅读 阜新蒙医药管理法制化

蒙医配方理论与方剂组成分析

蒙医配方理论与方剂组成分析 现代蒙药开发研究中,传统处方的方解较为重要。配方理论在新药研制过程中起指导性作用,对处方组成的分析,质量标准的制定,以及用药方法的选定,关系十分密切。 l 配方理论 1.1 方剂组成:蒙医药方多为相对固定的成方。其组成大致与中医方剂近似,由君、臣、佐、使四个成员组成,而—且多数原方中这些组成剂齐全,数量恒定。各组成在方中的作用较明确,即:1)君药:针对主病或病所起主要治疗作用,是每一首方中必有的成员。例如驴血一3中的驴血,针对主病;扫日劳一4汤中的沙参,针对主病和病所兼有。 (2)臣药:辅助君药加强治疗主病,或同时治疗兼证(合并症)。例如治疗感冒药方查干·汤中的苦参,加强君药发汗;乌珠目一 7中的天竹黄,治兼证止咳,3)佐药:协助君、臣药治伴随症和起预防作用。例如查干汤中的珍珠杆。清热的同时有镇咳作用;敖西根一l8里的沉香、肉豆蔻、苦参和蒜炭等,是预防肺热清散后的空虚热(热退去之末,起风吹余热而出现口渴、烦躁等症状的证候)。4)使药:方中起引导或调和作用。引导作用也称桥梁作用,能引方中诸药至病所;所谓调和系指降低君、臣药的毒、锐(烈)性,或调节药方之寒热性等 […]

继续阅读 蒙医配方理论与方剂组成分析

蒙医基本理论 蒙药病名解释

蒙 医 基 本 理 论 蒙古医学以阴阳五行、五元学说理论为指导,贯穿了人与自然的整体观。内容包括三根、七素的物质基础,辩证施治的基本方法,预防养生的法则等。据蒙古古代史以及许多文学艺术作品中的记载,古代蒙古人称苍穹为“父天”(阳),称世界为“母地”(阴),并认为世界一切事物,都是由五种物质(木、火、土、金、水)的运动与变化所构成的。因而称之为“五大要素”,亦称“五行学说”;另称《查干·吉如诲》(土、水、火、气、空)为构成一物质的本基,俗称“五元学说”。蒙医学中认为文精、母血是五元素为基因,经复杂的量和质的弯化聚合而成人体的本基是“赫依”、“希拉”、“巴达干”三根。赫依属气,希拉属水,巴达干属土和水。 蒙医以“赫依”、“希拉”、“巴达干”三根要素的关系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所谓“赫依”,是指各种生理功能的动力,生命活动的每一个环都是“赫依”在发挥作用。凡是思维、语言、动作及各脏器的功能活动,皆受“赫依”支配。如果“赫依”的功能失常。主要可以表现为神志异常、失眠、健忘、疲乏、眩晕、麻木、抽搐、瘫痪等脏腑功能减退等。“希拉”有火热之意,在脏腑中与胆的关系最为密切。机体的体温、各组织器官 […]

继续阅读 蒙医基本理论 蒙药病名解释

论蒙药的起源与发展

论蒙药的起源与发展 蒙医药学是我国四大少数民族医药学之一,是蒙古族人民在与自然和疾病斗争的长期实践中创造、积累和精选出来的有独特风格的经验之结晶。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吸取兄弟民族药物学理论和实践经验,使之益趋完善,总结出一整套用药规律,应用于临床,从而达到了防病、治病和健身的目的。 1.经验和知识的积累时期 在古代,蒙古族的祖先常年在辽阔的草原上过着逐水草而游牧、狩猎的生活。四野临时住宿、饮食且以牛羊肉及乳汁为主,因此创造了许多适合北方地区自然环境、生活习俗特点的医疗方法和技术。在与自然界的各种动物、植物、温泉、矿泉、矿物等广泛的接触之中,逐步发现了能够医治疾病的药用动、植、矿物,并将之反复应用于各种疾病的治疗,不断总结、积累,并全靠言传身教。蒙古族有句古老的谚语:“病之源食不消,药之源百煎水。”是说自从有了火,人们饮用开水后使因消化不良引起的疾病减少。如人们伤寒感冒时,服用苦参汤发汗治病;肝火旺盛、目赤、目黄时冲干红花与白糖饮服等等经验治疗方法。这些宝贵的经验经过代代身教一直流传至今。 随着知识与经验的积累,药物应用的方式、方法也有了很大的改进,达到了用复方治病的程度,也有了一定的 […]

继续阅读 论蒙药的起源与发展

蒙古族医药简史

蒙古族医药简史 蒙古族医药是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逐渐形成与发展起来的传统医学,其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是蒙古族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和智慧结晶,也是一门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地域特点的医学科学。它不仅有着丰富的医疗实践,而且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和诊疗经验。 早在12世纪以前,蒙古族人民就发明和运用了许多适合地区特点的医疗方法。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各部后,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在原有的医疗经验上逐步形成了具有初步基础理论与实践经验的古代蒙医药。后来又吸收了藏医、汉族传统医学和古代印度医学的基础理论和医疗经验,发展成为独具特色的医学理论体系。 蒙医药是蒙古族丰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也是祖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医以“三根”学说为主要理论基础(三根–赫依、希拉、巴达干),同时还包括阴阳五行、五元学说、七素及六基症学说。蒙医治病方法,除药物治疗以外,还有传统的灸疗、针刺、正骨、冷热敷、马奶酒疗法、饮食疗法、正脑术、药浴、天然温泉疗法等。 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了辽阔的大漠南北各部落,建立了蒙古帝国,蒙古社会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随蒙古帝国的兴起和强大,同国内各兄弟民族,特别是同 […]

继续阅读 蒙古族医药简史

《蒙古医学经典》

《蒙古医学经典》 祖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少数民族医药学是祖国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宝贵文化遗产。各民族的传统医药学,为祖国的繁荣和各民族人民的健康,本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历史贡献。 蒙医药学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是蒙古族人民同疾病斗争的经验和智慧的结晶,也是一门具有鲜明民族特点的民族医药科学。它不仅有着独特的理论体系,而且临床经验丰富,验方、单方以及传统方剂颇多,药物性能强,配伍制剂方便,用药量小而疗效显著等优点。多年的医疗实践证明,蒙医蒙药诊治某些疑难病和各科慢性病、多发病,以及脑震荡等外科疾病的疗术效果的确显著。但是,由于历史与客观条件所限,在理论上尚未达到科学的总结。所以,需要进一步用科学手段加以检验和鉴定。 在医学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蒙医蒙药学也不能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而亟待从临床实践、科研上,尤其是理论上进一步充实和提高。并加强与兄弟民族医学及现代医学广泛交流和密切合作,准确地全面吸取其精髓,有力地促进现代化,弘扬蒙医药学的优势,更好地为人类健康服务。 为了继承和发扬蒙古族科学文化,增进民族团结,繁荣民族文化,促进民族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让国内各兄弟民族 […]

继续阅读 《蒙古医学经典》

蒙医的形成与发展

蒙医的形成与发展 古代蒙古族劳动人民以游牧生活为主,狩猎为辅,还有些相应的家庭手工业。他们劳动和生息在北方辽阔的蒙古草原和茂密的森林之中。信仰萨满教。在同自然界和疾病作斗争的实践中,他们逐步积累了原始的医疗知识,发明了最早的医疗保健方法。可惜传下来的史料很少。根据有关著作的记载,那时已经出现了适应当时社会生活条件的蒙古医药知识。如灸疗、外伤治疗与正骨、饮食疗法、民间用药等。 成吉思□时期,蒙古军大举西征,建立起横跨亚欧的四个蒙古□国。1271年,成吉思□的后裔忽必烈入主中原,建立元朝,并于1279年统一了中国。忽必烈建立的元朝,沟通了国内各民族以及东西方之间的经济、文化交往,同时也使中外医药科学有了更多的联系和交流。元代医事制度除设太医院、御药院外,还在大都(北京)和上都(开平)各设回回药物院一所。太医院饮膳太医忽思慧著有《饮膳正要》三卷,为中国最早的营养学专著。回回药物院的《回回药方》(36卷)是一部以反映西部少数民族和阿拉伯医学为主要内容的著作,现仅存残书四卷。 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蒙医学先后吸取了藏医学及部分中医学理论,逐步形成了既有独特理论又有丰富医疗经验的近代蒙医药学术 […]

继续阅读 蒙医的形成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