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长调民歌课题研究的意义

长调民歌——蒙古语称之为“乌日汀•道”,是蒙古人长期在草原上生活,放牧劳动中所创造的一种民歌体裁。内蒙古学术界一般认为,长调民歌是蒙古族草原音乐文化发展的最高形态。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代表着蒙古族民歌艺术的最高成就,甚至成为蒙古族音乐民族风格的典型标志,堪称镶嵌在绿色艺术殿堂顶端的一颗璀璨宝石。《蒙古族长调民歌研究》课题,正是以这一独特的音乐体裁为研究对象,将长调民歌放置在整个蒙古族文化的大背景中来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从而对蒙古族长调民歌的保护、传承和弘扬,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选择本课题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一、长调民歌在草原文化当中的特殊地位
  蒙古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历史上主要从事游牧生产劳动。世代在马背上生活的蒙古人,创造了独特的音乐形式——长调民歌。草原既是蒙古人赖以生存的土壤,同时也是蒙古草原文化的渊薮。而长调民歌恰恰就是代表草原游牧文化的完美艺术体裁。蒙古人的观念里,长调民歌就是音乐化的草原。可以说,长调民歌是了解蒙古人和草原文化本质的金钥匙,如果脱离了长调民歌,等于脱离了蒙古族草原文化的主体,无法理解和把握草原文化的本质。

二、长调在人民生活当中特殊作用
  对于蒙古人说来,长调民歌不仅仅是一种歌曲体裁,更是蒙古族民俗生活的组成部分。长调民歌的内容涉及极为广泛,几乎涵盖了蒙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诸如生产劳动、爱情婚姻、历史典故、传说故事、道德信条、哲理格言、风俗礼仪等,几乎无所不包。毫不夸张地说,长调民歌是蒙古人草原生活的教科书,在传承草原文明,协调人际关系,维系社会和谐方面,至今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三、长调民歌是蒙古族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2006年,中蒙两国联合申报的蒙古族长调民歌,被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其作为一种文化遗产,蒙古族长调民歌的巨大艺术魅力和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为国际社会所公认。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内蒙古政府和有关部门,保护和弘扬长调艺术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取得了一系列成就,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作为一种传统民间艺术,长调民歌无论在其生存环境方面、还是传承传播方面,均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方面甚至陷入了困境。首先,随着现代化和城市化过程的空前加速,蒙古族牧民开始走下马背,逐渐脱离了传统生产和生活方式,导致长调民歌诞生的原生自然环境发生了改变。其次,随着一些著名长调演唱艺人相继离世,大量的优秀长调民歌,以及一些独特的演唱方式和方法濒临失传,出现所谓“人亡艺绝”的局面。随着传承载体的急剧减少,千百年来自然形成的长调民歌传播链条,大都已经中断。再次,长调民歌的风格色彩的多样性,是长调民歌传承发展的内在要求,同时也是长调民歌传承发展的前提条件。然而,从目前情况来看,随着长调民歌流传范围的逐渐缩小,原本因不同地域形成的诸多长调风格色彩区。逐渐出现风格变异和趋同化现象。
  长调艺人的流失和长调风格的流失,形成了某种恶性循环,极大地阻碍着长调民歌的传承。目前,内蒙古民间演唱长调的人越来越少。自清末以来,繁荣一时的东土默特蒙古部、科尔沁蒙古部、鄂尔多斯蒙古部等,长调民歌已基本消失,只有极少数老艺人、专门研究人员方略知一二。又如,阿拉善地区是内蒙古的腹地,从来都是长调民歌流传的中心地区之一。现在,那里的长调民歌艺人尚不足百人,其他地区更可想而知。
20世纪80年代以来,内蒙古地区开始重视长调民歌,学术研究逐渐趋于活跃,涌现了不少青年人才。但同实际需要相比,学术研究依然显得薄弱,远不能满足“建设文化大区“的客观需求。因此,加快长调民歌保护和研究工作的步伐,利用现代化手段进行研究和保护,改变单靠口头传承的局面,无疑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四、艺术教育当中的实践作用
    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说来,活态传承是关键所在。我国长调民歌的分布地域十分广阔,因而在音乐风格方面呈现出不同的风格色彩。即所谓民族风格、地域风格和时代风格的有机结合,共性与个性的辨证统一。内蒙古自治区的广袤草原,则是我国长调民歌分布的中心地区。大兴安岭山脉——阴山——母纳山——贺兰山,由东向西延伸,蜿蜒数千公里,横贯内蒙古自治区。山北是广袤的草原,蒙古人尚保持着传统的畜牧业生产劳动,那里便是长调民歌的主要分布区。除了内蒙古之外,新疆、青海、甘肃、吉林省境内聚居的蒙古族中,同样有长调民歌分布和流传。长调民歌是国际性的文化现象,蒙古国和俄罗斯境内蒙古人聚居地区,也有长调民歌分布。
  但从目前长调民歌现状来看,长调的风格色彩区出现消失和趋同两种现象。所谓“消失”是指诸如科尔沁地区的长调,会演唱的人和演唱曲目越来越少,已经到了消失的边缘;而所谓的“趋同”,则是指诸如呼伦贝尔长调,本来与锡林郭勒长调风格色彩区存在着明显的区别。但由于长调流行地区变得日益狭窄,许多地区的蒙古人已无当地长调民歌可唱,便造成各地都在有意无意地模仿锡林郭勒的长调,以锡林郭勒长调为唯一标准的情况。总之,自然生态环境的流失、传承载体的流失、长调曲目的流失,以及地域风格的流失,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必须认真面对,采取必要措施,以扭转继续流失的趋势。
  教育部提出的《蒙古族长调民歌研究》课题,切合实际,目标明确,具有学术价值和实际应用价值。对于解决所存在的上述问题,促进蒙古族 长调艺术的保护和弘扬,必然产生积极影响。

 

本课题国内外研究现状(包括已有的主要著作、论文、研究报告及对各种代表性观点评述)
  蒙古族长调民歌一直是蒙古族音乐学研究中最重要的领域之一,所以关于长调民歌已经出版活发表了若干论文、著作、以及研究报告等。涉及的内容也比较广泛,有长调民歌的历史沿革、发展轨迹、歌唱家传记、音乐形态、演唱方法、美学内涵等多个方面。

一、论文:
阿日布杰:《蒙古族草原长调的歌唱方法》,《人民音乐》,1980年,04期,。
达•桑宝; 格日勒扎布:《高亢悠远唱草原——长调歌曲》,《中外文化交流》1997年,04期。
达•桑宝; 格日勒扎布:《蒙古族长调歌曲的发展轨迹》,《内蒙古艺术》,1997年,Z1期。
宫日格玛:《关于“长调”的旋律形式与表现特征》,《内蒙古艺术》,1998年02期。
肖梅:《长调,为谁而歌》,《中国音乐》,1999年04期。
莫德格等:《歌手自述》,《中国音乐》,1999年01期。
斯仁那达米德:《何谓长调》,《民族论坛》,1999年03期。
吴彩霞:《黑龙江民族丛刊》,1999年02期。
赵红柔:《一次弘扬民族音乐文化的盛会——新巴尔虎左旗首届长调民歌演唱会侧记》,《中国音乐》,2000年04期。
萨日娜:《浅谈乌日汀道(长调)唱词的抒情性》,《内蒙古艺术》,2002年01期。
朝鲁:《锡林郭勒盟长调歌曲》,《内蒙古艺术》,2003年02期。
通拉嘎:《蒙古族长调民歌演唱大专班调查报告》,《音乐研究》,2003年03期。
崔玲玲:《青海蒙古族台吉奈尔部民歌研究》,出版社2006年。
塔拉:《忆大师,探长调——,<人民的歌唱家哈扎布>读后感》,《内蒙古艺术》,2007年01期。
莫尔吉胡:《关于“蒙古长调学”纲目细则》,《中国音乐》,2008年04期。
梁米娅:《新疆和布克赛尔蒙古长调流传现状调查报告》,《新疆艺术学院学报》,2008年01期。
乌兰杰:《长调民歌,草原之魂》,《北方音乐》,2008年01期。
达•布和朝鲁:《长调田野调查随想》,《内蒙古艺术》,2009年01期。
高敏:《论蒙古族“长调”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音乐创作》,2010年02期。

二、博士 硕士论文:
夏敏:《乌图阿热勒村蒙古长调民歌传承的考察与研究》,(新疆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潮鲁:《蒙古族长调牧歌研究》(福建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03年。
通拉嘎:《布里亚特蒙古族民歌研究》(中央民族大硕士论文),2004 年

三、专著:
乌兰杰:《蒙古族叙事民歌》,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2年。
乌兰杰:《蒙古族古代音乐舞蹈初探》,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5年。
珠兰其其柯主编:《蒙古族长调歌曲研讨论文集》,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3年。
李世相:《蒙古族长调民歌概论》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4年。
乌兰杰:《科尔沁长调民歌》(蒙古文),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6年。
杨玉成主编:《蒙古族经典民歌鉴赏》(教材),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7年。

本课题的总体框架、研究目标和基本内容
  本课题的整体研究思路将根据蒙古族长调民歌在历史上形成的风格色彩区(而非目前的行政区域划分),并结合本着历时和共时不同的角度来对长调民歌进行全面、深入研究。
我国长调民歌的风格色彩,大体可划分为三个大区域:即中部风格色彩区、东部风格色彩区和西部风格色彩区。每个大的风格色彩区内部,又包含一些小的色彩单位,形成所谓过渡性的混融型风格地带。长调民歌的音乐风格一经形成,便显示出相对稳定的特点,并且发挥强大的辐射作用,反过来影响到几乎所有的民族民间音乐风格。

(一)察哈尔——锡林郭勒长调风格色彩区
  察哈尔——锡林郭勒草原地处内蒙古草原的中心地带,幅员辽阔,气候温和,水草丰茂,其优良的天然牧场,乃是蒙古族畜牧业生产的主要基地。比起内蒙古其他地区来,经济文化得到了高度发达。草原长调牧歌率先在这一带迅猛发展,并且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锡林郭勒草原曾是元上都的所在地,一度是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故宫廷音乐十分发达,对民间音乐产生了重大影响。时至今日,锡林郭勒草原上仍然流传着一些宫廷歌曲,以及“潮尔”合唱等宫廷音乐形式。从其风格方面观之,这一部分长调歌曲与民间歌曲不同,庄严肃穆,气势恢弘,属于壮美型的长调音乐风格。其代表曲目有:《成吉思汗颂歌》、《晴朗》、《四季》等。

(二)鄂尔多斯长调风格区
  鄂尔多斯高原,自古以来便是多民族音乐文化相冲撞、交流和融合的场所。魏晋南北朝以来,历史上数十百万计的匈奴、鲜卑人曾在这里生活,与汉族杂居,和睦相处,彼此通婚,先后走向民族融合的道路。元代的鄂尔多斯地区,则是连接中亚与蒙古高原的交通枢纽。西域色目人进入内蒙古草原,一般都要通过这里,因而成为蒙古人和色目人相融合的重要地区。西域色目人的音乐,尤其是歌舞艺术,对鄂尔多斯地区短调音乐风格的形成产生了深刻影响。
  鄂尔多斯高原这片热土,乃是蒙古族的“礼仪之邦”。自明代中叶以来,成吉思汗的陵寝“八白室”(衣冠冢),便安置在鄂尔多斯高原上,成为蒙古族祭祀祖先的圣地。成吉思汗陵寝的守陵人,称之为“达尔哈特”,由蒙古各部选派人员所组成,并且世代相袭,延绵不绝。因此,鄂尔多斯长调民歌风格的形成,也是蒙古各部音乐相融合的结果。
  鄂尔多斯地区的长调歌曲,其特点是行腔平直,古朴苍劲,缺少华彩性,保持着元明时代的遗风。短调歌曲则节奏明快,热烈欢腾,极富舞蹈性。至于达尔哈特人继承下来的古代祭祀歌舞,素以典雅端庄著称,带有某些宫廷艺术韵味。其代表曲目有:《天马之驹》、《枣树岭》、《六十棵榆树》、《细长的枣红马》、《班禅庙》等。鄂尔多斯长调民歌演唱流派,以著名民间歌手扎木苏、敖登巴尔为代表。

(三)原昭乌达盟(今赤峰)长调风格区
  自辽金时代以来,昭乌达草原便是北方民族活动的中心地区之一。这里经济文化较为发达,具有古老的文化传统。自从达延汗重新统一蒙古高原后,将其领土划分为若干乌鲁思(领地),分封儿子们管辖,昭乌达地区即是其中的一个乌鲁思。于是,蒙古草原中心地带的音乐风格,便向四周地区辐射,衍生出新的地域性音乐风格。因此,该地区的传统音乐,包括长调民歌在内,与察哈尔——锡林郭勒音乐风格有着密切的亲缘关系。但原昭乌达盟地区的长调民歌又有其自身特点,如宫廷音乐风格影响较小,离调转调方面比起察哈尔——锡林郭勒地区来更为丰富,尚保留着某些古老的民间自娱性集体歌舞形式等。
  昭乌达地区的长调风格,古朴简洁,豪爽热情,行腔平直,缺少华彩性的“诺古拉”等。巴林左旗民间歌手阿拉坦格日勒,巴林右旗歌手朝克吉洛扎木苏,为该地区长调民歌风格流派的代表人物。其代表性曲目有:《云青马》、《达木茹哈达》、《江沐沦之水》、《吉塔拉草原的野雉》等。

(四)呼伦贝尔长调风格区
  内蒙古东部的呼伦贝尔草原,地域辽阔,水草丰美,森林密布,山川河流交错,乃是优良的天然牧场。我国古代许多北方游牧民族,诸如东胡、鲜卑、室韦、契丹、蒙古等,均从这里发祥和繁衍,走上广阔的历史舞台。大兴安岭山脉额尔古纳河流域,乃是蒙古族的发源之地,亦是成吉思汗肇兴大业的战略后方。明末清初,西伯利亚地区的巴尔虎蒙古部,以及达斡尔、鄂温克族,因不堪沙皇的压迫,南迁至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后来,又有喀尔喀蒙古车臣汗部一批牧户、新疆卫拉特部蒙古人,先后被清朝调遣至此地驻牧。因此,呼伦贝尔地区的音乐,自古以来便具有多民族音乐相互交流,彼此融合的优良传统。
  呼伦贝尔长调民歌的特点,结构相对短小,大都为上下两个乐句构成的乐段体。音调平直,开阔明亮,“诺古拉”相对单纯,以硬腭式“诺古拉”为主。调式方面,长调民歌转调离调手法运用较为普遍,其常见的转调手法,便是羽调式向下属方向离调转调,往往出现清角音,带有柔和宽厚的色彩。诸如长调牧歌《辽阔的草原》、《褐色的雄鹰》、《驯服的铁青马》、《巴颜巴尔虎的守夜人》,便是典型的例子。
  呼伦贝尔草原长调民歌演唱流派,以著名女歌唱家宝音德力格尔为代表。该派的特点是善于演唱音色明亮,格调清新,热情豪放的长调民歌。尤其是对于女声长调民歌演唱和教学,该派具有很大的影响。除了宝音德力格尔之外,巴达玛、塔布海等人,也是呼伦贝尔长调民歌演唱流派的重要传人。

(五)科尔沁长调风格区
  科尔沁——源于蒙古语“豁儿”,意为“箭筒士”。所谓科尔沁部,便是指身佩弓矢的武士集团。科尔沁部落精于骑射,骁勇善战,自蒙古汗国时期以来,始终是一支精锐兵团,为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立下了赫赫战功。从历史上看,科尔沁音乐风格区的形成与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古科尔沁音乐风格时期、嫩科尔沁音乐风格时期、近现代科尔沁音乐风格时期。
  从历史上看,科尔沁长调民歌是后起之秀,博采众长,很快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雄浑豪放,深沉博大;抒情性、哲理性、英雄性得到完美统一。古朴苍劲,行腔平直,缺少华彩性装饰音。篇幅相对较小,结构单纯,很少见到引子、副歌之类附属性结构。相对而言,科尔沁长调民歌风格,更接近阿拉善、鄂尔多斯长调风格。
  科尔沁地区的长调民歌,主要体裁为古老的仪式歌曲和民俗歌曲,诸如颂歌、赞歌、训诫歌、婚礼歌,以及古代武士思乡曲等,古朴苍劲,庄严肃穆,行腔平直,缺少华彩性的“诺古拉”,别有一番风格。科尔沁长调民歌演唱风格流派,以著名的马头琴艺人色拉西、民间歌手洁吉嘎为代表。其代表性曲目有:《巴颜查干草原》、《金泉》、《金色夜莺》、《春风和煦》、《金色圣山》、《乌拉盖河》、《朱色烈》等。

(六)乌兰察布长调风格区
    乌兰察布地区东临锡林郭勒盟,南接伊克昭盟与呼和浩特土默特旗。乌兰察布长调风格区的形成,乃是清代蒙古部落迁徙的结果。乌拉特部、四子部,以及茂明安部,原属科尔沁蒙古部落,其封建贵族乃是拙赤•合撒儿的后裔,游牧于呼伦贝尔草原。顺治年间,他们奉清廷调遣,向西迁徙数千里,来到乌兰察布草原驻牧。
    从其渊源关系上说,该区音乐风格是科尔沁音乐风格的延伸,二者有着亲缘关系。难怪,从现今的乌拉特部蒙古人中,仍可发现一些古老的民歌,与科尔沁民歌有着血肉联系。甚至能够见到同一首民歌的不同变体,看来不是偶然的。
    经过三百余年光阴,因受周围地区的影响,乌兰察布音乐已和科尔沁音乐同源分流,无论在音乐形态和风格方面,均有了较大区别,形成了别具特色的乌兰察布音乐风格区。调式方面,乌兰察布音乐风格区与科尔沁音乐风格区基本一致,尤其是羽调式向下属方向离调转调的手法,简直与科尔沁音乐如出一辙。

(七)阿拉善长调风格区
  阿拉善的蒙古人主要由三部分蒙古人组成:一部分和硕特蒙古部首领顾实汗,乃是成吉思汗长弟拙赤• 合撒儿的后裔,原属科尔沁系统,明代驻牧于青海一带。另一部是康熙年间,因为卫拉特蒙古发生内乱,一些贵族归附了清朝。清朝将顾实汗之侄和罗理安置于贺兰山一带,将新疆土尔扈特部首领阿喇布珠尔安置于额济纳河一带。第三部分是北部的喀尔喀蒙古人陆续南下,进入阿拉善地区生活,带来了他们的长调民歌。由此可知,阿拉善地区的音乐风格,乃是卫拉特蒙古、喀尔喀蒙古与科尔沁蒙古音乐的融合。
  阿拉善长调民歌的音乐形态特点是:高亢挺拔,浑厚雄壮,行腔平直,缺少华彩性装饰音,多用徵、宫调式,具有古朴苍劲的音乐风格。其代表性曲目有:《辽阔富饶的阿拉善》、《金色圣山》、《清秀的山峰》、《金色长鬃黄骠马》等。阿拉善长调民歌演唱流派,以著名歌唱家阿拉坦其其格、民间歌手巴德玛为代表。善于演唱古老长调民歌。热情豪放,声音浑厚,壮美型的曲目居多,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

(八)新疆卫拉特蒙古部以及青海海西、甘肃肃北高原蒙古长调风格区
  新疆卫拉特蒙古部和青海甘肃肃北蒙古地区是蒙古族长调的非常重要的色彩区。卫拉特蒙古部,元代称“斡亦剌惕”,明代称之为“瓦剌”,清代始称卫拉特,原先游牧于西伯利亚贝加尔湖一带,后逐渐向西迁徙,元代已移至新疆阿尔泰山一带游牧。迄至15世纪中叶,也先太师统治时期,瓦剌部逐渐强盛起来,并一度与明朝相对抗,发生过“土木事变”那样的大规模战争。卫拉特蒙古部音乐,原先属于东部山林狩猎文化范畴,与相毗邻的巴儿虎、布里亚特部,乃至后来的科尔沁部蒙古人的音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卫拉特蒙古部西迁至新疆阿尔泰地区以后,畜牧业经济迅猛发展,加之受到蒙古中部发达地区的影响,其草原长调牧歌亦随之得到长足发展进步,并占据了音乐生活中的主导地位。新疆卫拉特地区的草原长调牧歌,古朴苍劲,行腔平直,华彩性装饰音较少,多用凝重沉实的徵、宫调式,保留着元明时代的遗风。延至16世纪,随着卫拉特部的强盛,其独特的语言和音乐艺术,反过来对四周的蒙古部产生了重大影响。时至今日,最终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卫拉特长调风格区。
  青海省都兰、乌兰县等地以及甘肃肃北县生活着一部分蒙古人,原来是四部卫拉特蒙古之一。该部首领为成吉思汗长弟拙赤•合撒儿之后裔,属于科尔沁系统。清崇德二年(1637年),顾实汗——图鲁拜琥率领部属,从新疆乌鲁木齐一带迁入青海,后被称之为“高原蒙古”。他们的长调民歌十分发达,数量较多。其风格接近新疆卫拉特蒙古、内蒙古阿拉善长调民歌。

子课题结构和主要内容
  本课题的研究结构将根据蒙古族长调民歌在中国境内分布的八大风格色彩区为基础,同时考虑每个风格色彩区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操作层面的各种客观因素,拟将主要分为三个区域进行具体的调查和研究。分别是内蒙古东部地区,内蒙古中西部地区和中国西部新疆、青海、甘肃地区来进行调查也研究。

一、从涉及的地区、地域来讲,主要包括:
内蒙古中东部地区:包括呼伦贝尔风格色彩区,科尔沁风格色彩区,昭乌达风格色彩区。具体地区是呼伦贝尔市(原呼伦贝尔盟),兴安盟、通辽市(原哲里木盟)、赤峰市(原昭乌达盟)。
内蒙古西部地区:包括阿拉善风格色彩区、鄂尔多斯风格色彩区,乌兰察布风格色彩区和锡林郭勒风格色彩区。具体地区是阿拉善盟、鄂尔多斯市、乌兰察布市和锡林郭勒盟。
  中国西部地区:包括新疆卫拉特色彩区和青海海西、甘肃苏北“高原蒙古”色彩区。具体地区是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以及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和甘肃苏北蒙古族自治县。

二、从涉及的内容来看,主要包括:
(一)挖掘和整理长调歌曲的曲目:
  无论长调民歌承载着多少文化基因,但从本质上来讲还是一种音乐体裁。所以,本课题将以音乐本体的调查研究放在最基础的位置上,从最基本的录音、录像、记谱开始再到音乐形态、文化背景研究。

(二)对长调民歌的传承人进行摸底调查。长调民歌是通过演唱者来传承的,而且人永远是艺术的主题。所以    本课题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对各地、哥哥风格色彩区的民歌手进行摸底和调查,希望能够初步建立起长调民歌手的数据库。

(三)强调大文化概念在本课题中的贯穿。过去已经经历过很多次长调民歌的调查和研究工作。但是当时过分强调了长调的音乐属性,而忽视了其民俗属性和文化属性。所以造成了很多蒙古族长调民歌脱离其文化背景,“单独”存在的尴尬局面。本课题将始终贯穿“大文化”的概念,将长调民歌以及演唱者放置在整个蒙古人的生活、劳动、民俗、信仰的范畴中进行探讨,力图从中得到长调民歌与蒙古族文化的内在关系。

本课题的研究方法、技术路线和调研计划
  本课题的研究方法,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采取田野调查和文献研究两种方法,且结合文化人类学、民俗学、社会学等相关学科的立体研究。通过深入访谈和参与观察,获得第一手调查资料,并在此基础上根据蒙古学、文献学、音乐形态学、文化人类学等相关学科知识进行科学研究。
调研计划:本课题计划进行24个月完成。

本课题拟突破的重点和难点问题及主要创新之处
  长调民歌一直是学术界比较关注的内容之一,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长调民歌的研究也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发表过一些著作和文章,这些成果是本课题的基础和前提。本课题力求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在以下几个方面力求突破。
  一、全——尽量涉及到中国境内所有流传长调民歌的地区和各个部族,特别是过去长调研究没有能够充分涉及到的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区的长调民歌。努力做到全面,这既是本课题的重点和难点,同时也是主要的创新之处。过去长调民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内蒙古地区,特别是锡林郭勒地区和呼伦贝尔地区,而其他地区,特别是专门研究新疆、青海等地的长调民歌略显薄弱。抢救性的记录、保护这些地区的长调民歌将是本课题的重点。
  二、新——综合性调查和立体研究是本课题的重要创新之处。过去在搞《中国民间歌曲集成•内蒙古卷》以及其他民歌集成的时候,已经收集到了很多首宝贵的长调民歌,并记录了这些民歌的曲调和歌词。这些研究固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今天看来仍有许多可提高的地方。通过开展该课题,力求发掘出新资料,补充一些过去所没有或忽略了的新内容。
  三、精——首先在调查阶段一定要运用现代化的录音、录像等手段,一定要让这些民歌“活态”的保存下来。努力推出采录精致,文字和记谱精确的科研成果。
  四、深——除了记录民歌的曲目以外,还要深入探寻曲目以外的学术内容。诸如记录和分析演唱者的成长过程、学习经历,师承关系,风格流派等。记录“人”和“人的生活”,力求提供有关长调民歌的全面性和立体性的科研信息。

研究资料准备情况及仪器实验设备等科研条件
  关于本课题,项目组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就进行了专门性的准备,已经搜集了很多项目的专著、论文以及音像资料若干。已经为课题的正式展开做了充足的资料准备工作。
在研究所用的设备仪器方面,尚未准备就绪,待项目审核通过后统一购买。

本课题计划完成时间及研究进度
  本课题将从2010年10开始启动,预计整个项目完成需24个月的时间。

一、案头准备阶段: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顺利开展调查采访工作,实现做好以下准备工作:
(一)学习:从事课题研究的第一步是学习,武装头脑。学习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有关国家文件,领会其重要意义。学习有关蒙古族长调的基本文献,熟悉现有的长调民歌基本资料。学习其他地区的成功经验,作为从事该课题的借鉴。同时,做好深入草原,进行调查采访的物质准备工作。
(二)编制“传承人分布图”:
近年来,各地有关部门已经做了不少保护长调民歌的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应和当地有关部门取得联系,了解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情况;掌握当地长调歌手的分布情况及其活动情况,制作“传承人分布图”,以备实地调查采访时使用。
(三)物质准备:
有关采访中所需要的各种机械设备、交通工具等,应实现做准备,草原各方面条件比较差,生活相对艰苦,做好思想准备的同时,也要做好必要的物质准备。

二、调查采访阶段:
  本课题成功与否,关键环节在于采访民间长调传承人。为此,必须拿出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这一工作中去。
(一)采访歌手:
课题组划分若干小组,深入草原,分散活动,调查采访民间艺人。从不同角度记录和拍摄,为|“口述史”积累资料。
(二)参加各种民俗活动:
根据以往经验,各地民间艺人、长调歌手,大都在民俗活动中进行艺术活动,如在那达慕、公共祭祀仪式、婚礼中歌唱,展示自己的才艺。为此,应事先了解当地民俗活动日程,力求采集歌手们“活态“的长调民歌演唱。
(三)召开座谈会:
内蒙古的各个盟市和草原旗镇,有一些长调爱好者,对当地的民间歌手和长调民歌非常熟悉。应召集这些当地专家召开座谈会,了解有关情况。

三、第二次案头工作阶段:
  课题组全体成员进行集中,分工合作,记录、整理和分析资料,搞好分类工作,为撰写课题报告做好资料准备。
(一)制定写作提纲:
课题组充分进行讨论,拟订写作提纲。配置力量,分工到人,进入写作阶段。
(二)讨论定稿:
采取分步走的办法,成熟一部分讨论一部分。初稿确定之后,再进行反复讨论,征求有关方面意见,最终推出定稿。

 

中期研究成果的形式、完成时间及使用去向
  本课题的中期研究成果,出版两部高等艺术院校长调教材:
(一) 有关蒙古族长调民歌的理论专著(兼教材);
(二) 有关长调民歌演唱艺术的教材(兼教材)。

 

最终研究成果的形式及使用去向
一、本课题的最终研究成果:
(一) 理论专著:《蒙古族长调民歌色彩区概论》(24万——30万字)
(二) 调查报告:《蒙古族长调民歌生存环境与未来趋势》(20万字)

二、研究成果使用去向:
(一)理论专著力求出版发行;
(二)调查报告提交政府文化主管部门作为参考,亦可争取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