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呼麦暨蒙古族多声音乐学术研讨会召开

     7月20—21日,中国呼麦暨蒙古族多声音乐学术研讨会在内蒙古大学召开,来自国内外近60位学者就呼麦的历史与文化价值、形态学研究、田野调查与地方性表现形式、潮尔·道专题研究等方面展开讨论。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莫尔吉胡从《呼麦艺术的鼻祖:对兴隆沟红山文化陶塑人像的音乐学解读》(《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11月23日)一文出发,强调古文化研究领域的多纳茨观点及方法的重要性。他认为,文化爆炸现象所造成的古文化裂变特质,使不同族群之间出现融合现象,需要学者突破地域限制去研究发掘。

  与会者提出,“长啸即呼麦”这一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范子烨提出的观点,在一定意义上对中国音乐史中“啸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与会者认为,范子烨通过对唐代学者孙广撰写《啸旨》的解读和分析,提出了长啸与呼麦之间的等同关系。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杨玉成介绍,关于呼麦的认定,目前主要有“窄式”、“宽式”、“泛式”三种取向。其中,“窄式”即指狭义的“原生”呼麦,主要在中国新疆、蒙古国西部以及俄罗斯图瓦共和国流传。“宽式”包括发展了的和“舞台化”的“次生呼麦”。“泛式”是在前两种的基础上所形成的所有体裁和附着形式。

  虽然我国蒙古族呼麦于2009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但是当前关于呼麦艺术的保护工作仍然任重道远,会议呼吁更多的学者加入到相关研究领域,使其学术建构更为系统化、多元化。(记者项江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