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奇•刚在《民族文学》蒙古文版作家翻译家改稿班上的发言

《民族文学》蒙古文版出版,已经是第五年了。刚开始的时候,蒙古文版只限于原样翻译同期汉文《民族文学》,但很快就作了调整,不仅对汉文《民族文学》已发作品有所取舍,而且增加了转载各地蒙古文文学期刊刊发的优秀母语作品的栏目,使得《民族文学》很快从一家纯译文期刊变成既有译文又有原创作品的综合性文学期刊,从而奠定了其国家级蒙古文文学期刊的不争地位。假如在现有“母语优秀作品”栏目之外再适当扩大刊发原创作品篇幅,增加一个本刊首推的母语原创作品栏目(并排篇首),那么必将成为一家相对独立的综合性蒙古文《民族文学》。

几年来,蒙古文《民族文学》用心培养译者队伍,严把译文质量关,聘请翻译大家对译文进行一字不苟的审校,使得译文水平一期比一期好、一年比一年有进步,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然而用专业标准来衡量,蒙古文《民族文学》的译文质量,还存在一些不尽人意之处,譬如有的对原文理解不深,不能精准地表达出原作的深层文化蕴涵,有的缺乏精雕细刻,对每一个词和每一个句子未经反复推敲,甚至有的将一稿或不成熟二稿拿出来发表。总之有些译作,虽然译出了原作内容、情节和文字,但忽略了读者的审美需求,看似与原作句句对应,找不出什么遗漏,可就是看不到原作的意境,感受不到原作的艺术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