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当代诗歌的活力

By | July 9, 2014 | 总浏览:1,857

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中国蒙古族当代诗歌的发展概况,我最近编选了《中国蒙古族当代诗歌选》一书。在编选的过程中,对诗歌,特别是蒙古族当代诗歌产生了很多的感慨。

诗是什么?诗是诗人直接抒发自己思想感情的一种文学形式。诗与小说、散文、戏剧、影视文学不同,语言必须精练、和谐、押韵,读起来有节奏感和音乐感。不过,这只是它在形式上的要求、原则和特点。

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内容决定形式。所以,写诗主要不在于决定它的形式问题,而在于如何构思,如何表达它的深刻的思想、丰富的内涵、美妙的意境的技巧和方法上。

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的诗都有这种总的要求、原则和规律。

蒙古诗是直接抒发蒙古族诗人思想感情的。它的内容和形式都来自蒙古族人民的生活、劳动和爱情,并与蒙古族人民的直爽、豪放、勇敢的性格和勤劳、善良、淳朴的品德有关。形式上它继承了蒙古民歌的传统特点,仍然分行分段,头韵脚韵,对称重读音节;语言上提倡简明、形象、生动;表现手法上爱用比喻或采取借景抒情的方法,达到情中有景、景中有情、情景交融的目的。后来,蒙古族诗人们根据自己蒙古诗歌历史发展的要求,在继承和发展蒙古诗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努力向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优秀诗歌学习,汲取营养,学习他们的表现手法和艺术技巧,不断提高自己,使蒙古诗更加优美、更加含蓄、更有哲理和美感。可以说,这就是蒙古族历代诗人们走过来的道路,也是蒙古诗不断发展的历史过程。

中国蒙古族诗人很多,其中90%以上都是用自己的民族语言(母语)创作,还有一小部分是用其他民族语言创作,如汉语、藏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中国蒙古族当代诗歌选》里共编入纳·赛音朝克图、杜古尔苏荣、巴·布林贝赫、特·赛音巴雅尔、力格登、苏尤格、阿尔泰、齐·艾仁才、纳·熙乐、可可西里、那·斯木吉德、道日那腾格里、沙·莫日根、海日寒、乌·纳钦、多兰、苏·乌仁夫17位诗人的诗作。他们都是用自己的民族语言(母语)创作。集子共收录100首诗,其中有两部长诗,约5000行。这17位诗人中,除纳·赛音朝克图之外(纳·赛音朝克图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也写过诗,他是承前启后的诗人),其他16位都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成长起来的诗人。纳·赛音朝克图、杜古尔苏荣、巴·布林贝赫、特·赛音巴雅尔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比较活跃的、成就较大的诗人。他们在创作方法上继承传统,但受汉族新诗,受前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革命诗歌的影响,采取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或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法,写了很多歌颂祖国、歌颂社会主义、歌颂新生活的内容积极向上、激发人们革命激情的作品。力格登、苏尤格、阿尔泰、齐·艾仁才是上世纪7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比较活跃的诗人,他们的作品反映生活、反映时代,创作方法对传统也有继承,但受改革开放和外来文化的影响,创作方法上开始出现新的变化。纳·熙乐、可可西里、那·斯木吉德、道日那腾格里、沙·莫日根、海日寒、乌·纳钦、多兰、苏·乌仁夫是新世纪冒出来的新一代诗人,所以,他们创作的诗歌内容、风格和手法都有他们自己新时代的特点。特别是女诗人沙·莫日根写的爱情诗歌很有新意,受到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的喜爱。乌·纳钦的诗,很有音乐感,所以,他的很多诗都被作曲家看中,给它谱成曲子,变成美妙动听的歌曲,广泛传唱。

这本诗选有汉文和英文两个版本。这次译成英文,是翻译家王可根据蒙译汉文版本译成英文的。我认为,诗是不宜翻译的,一旦翻译成其他民族或国家的文字,它原来的韵律和味道就变了,或减少了。这次是经过蒙译汉、汉译英两次翻译,那它原来的韵律和味道变得怎么样,减少得怎么样,可想而知了。不过,由于王可教授的努力,从这个英译本上,仍然可以看出中国蒙古族当代诗人们的创作才华和艺术魅力。

蒙古族是个伟大的民族,是个勤劳善良的民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我相信,通过翻译家们的辛勤劳动,中国蒙古族当代诗歌一定能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它的明天肯定更加美好、光辉和灿烂。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作家网 作者:特·赛音巴雅尔(蒙古族)
分类目录: 文艺理论 总浏览: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