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象棋传说》:展示魅力无穷的民族艺术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近年来,我区包括蒙古剧在内的文艺精品创作之所以如泉喷涌,就是因为贴近了人民这个活水之源。
文艺精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和创造水平。文艺创作脱离了人民,文化的内在活力就凝滞不发,文化的发展和创造就是空话。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
具体到蒙古剧的创作,它诞生在有着深厚蒙古族文化传统的民间大地上,它的演员和观众都是农牧民群众,因而蒙古剧更应该贴近农牧民群众的实际生活,从火热的现实中选取素材、提炼主题,为老百姓书写、为基层人民放歌,演出温暖人心的作品;同时始终保持—朴实的情节、朴素的表演、淳朴的感情、质朴的语言,拒绝唱高调,拒绝喊口号,始终带着草原的气息和泥土的芬芳。只有接地气才能更加有人气,才能让蒙古剧这颗民族艺术的珍珠更加耀眼夺目。
今天,本刊继续邀请一些知名戏剧评论家,对全区新创蒙古剧巡演的另外3部作品进行深入分析,品评作品的艺术价值,深化对蒙古剧程式化、规范化的理论研讨,总结蒙古剧的创作经验,促进地方戏剧的繁荣。—编者
《蒙古象棋传说》剧照。
《蒙古象棋传说》曾受蒙古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及“格根木扎”国际戏剧节组委会邀请,今年5月赴乌兰巴托参加国际蒙古语戏剧节,荣获“最佳导演”奖、“最佳音乐”奖、“最佳舞台美术设计”奖和“杰出贡献奖”,并获得最佳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提名。
《蒙古象棋传说》由《序幕》《棋缘》《棋约》《棋博》《棋和》《尾声》构成,讲述很久以前,在哈斯宝草原、杭盖雅玛图牧场发生的爱情故事。主人公棋盘公主与英勇无畏的小伙子公西塔日夫相亲相爱,许下海誓山盟。然而,暗恋棋盘公主的别日斯将军却是个贪得无厌、野心勃勃的人,他图谋夺取王位,夺取美丽富饶的哈斯宝草原,并想占有美丽的棋盘公主。在别日斯的蛊惑下,棋盘公主的父王带兵侵占了这片草原并抓走了寡不敌众的西塔日夫。别日斯在其营帐里对西塔日夫进行身心折磨。这一切被棋盘公主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在庆功宴上棋盘公主将丫鬟巧扮成自己,向别日斯献歌献舞并敬酒,在他酒醉七分之时趁机成功营救西塔日夫逃出牢狱,让其回到哈斯宝草原。正当别日斯得意忘形之时却发现面前的人不是棋盘公主,而又得知西塔日夫被救走,他恼羞成怒,带兵先追杀西塔日夫。在双方血雨腥风的战争中,西塔日夫用勇气和智慧打败了别日斯,正当西塔日夫将要惩处别日斯时,棋盘公主出现了。她从《蒙古象棋》的和谐理念中得到感悟和启示,劝阻双方放下战刀以和为贵。棋盘公主这种豁达、气度和高尚举动,感动了长生天,感动了草原,使双方放下武器,和睦相处,创造了安宁和平。最后在一首悠扬动听的合唱歌声中剧终。
该剧以蒙古象棋为载体,以美好的爱情为主线,以“借棋喻人”“借古喻今”的艺术手法,用蒙古族特质的歌舞和台词,巧妙地演绎象棋世界与大千世界的传奇故事,成功地塑造了棋盘公主、西塔日夫、别日斯将军等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淋漓尽致的演示了草原和谐吉祥、牧人智慧包容的深刻主题。同时也展示了博大精深的草原文化和魅力无穷的民族艺术。
《蒙古象棋传说》的成功有多种因素,能够在综合艺术领域达到一定的水准,离不开其独特性、民族特色。下面笔者对该剧的几个突出特点进行简单分析:
首先,题材富有民族特色。蒙古象棋是蒙古族特有的文化现象,又是国际象棋之父。蒙古象棋由32个棋子和棋盘组成,每个棋子都有相应的蒙古语名字和鲜明的形状,雕凿精致的棋子一眼就能看出是马、是骆驼、是王爷、还是别日斯。蒙古象棋是蒙古族独有的智力竞技工具代表之一。该剧编剧、总导演格·那布庆花抓住了这一点,充分体现其民族特色和文化内涵。蒙古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巴图赛汗观看该剧后说:“蒙古象棋这个题材,无论何时,哪怕再过800年,也能真正代表蒙古民族文化。”
其次,富有竞争力。参加在乌兰巴托举行的国际蒙古语戏剧节演出后,蒙古国文联主席、著名戏剧家通嘎拉嘎女士指出:“本次戏剧节比赛中,中国内蒙古带来了具有竞争力的作品,这种元素丰富的综合性戏剧艺术,给蒙古国本土艺术领域带来了震撼,让我们耳目一新,也给蒙古国的戏剧艺术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第三,表现手法新颖。国际蒙古语戏剧节大赛演出获奖后,蒙古国国家话剧院总导演、戏剧节评委会主任那仁巴特尔强调:“今天看到《蒙古象棋传说》将民族文化元素用现代舞台艺术手法呈献给观众,让我们感到震惊,也深深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部剧给了我们很大的启迪,给我们提供了借鉴和示范的空间。”
剧中,观众能看到蒙古象棋的棋盘、棋子图案符号和富有寓意的舞蹈服饰以及舞台道具和带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舞蹈形象。音乐上,该剧将内蒙古原生态民间音乐与西方现代音乐相结合,将蒙古族传统唱法与西方美声唱法相结合,长调、呼麦、马头琴演奏等极富特色的民间音乐使观众耳目一新。
《蒙古象棋传说》是2013年以来新创作的一部蒙古族歌舞剧。虽然该剧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也存在不少不足之处。要想把这部剧作为蒙古民族文化的一个代表作品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还需要进一步修改、提高。鉴于此,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主题内容方面。该剧虽名曰《蒙古象棋传说》,但除第一幕的开始和尾部的一部分外,其余部分有些偏离主题。其原因:一是舞蹈设计、服饰设计和剧情没有融合在一起。虽然舞蹈很美,但没有突出主题,应该在设计上充实一些富有蒙古象棋游戏意象的场景和舞蹈动作,用棋盘上两方的对立战斗的情景,更深刻地感染观众。二是虽然剧目主题鲜明,最终达到了呈现包容和谐主题的目的,但实际上这是违背蒙古象棋的竞技游戏规则的。该剧没有把蒙古象棋的游戏规则全部诠释出来。
音乐方面。从现场的音响效果看所有声乐的低音部分有点重了,像迪厅音乐似的,有的虽然是剧情需要,但还要考虑整体视听效果,并且应稍加突出民间音乐。
服饰方面。应该为蒙古象棋棋子设计两个不同颜色的服装,这样更容易融入剧情,尤其是帽顶上应带有蒙古象棋象征性的图案。还有别日斯将军戴的头盔顶尖像红缨枪的装饰,不符合蒙古族头饰文化和民风民俗。(作者单位:鄂托克旗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作者单位:鄂托克旗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