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文化的现状及其发展前景

草原文化的现状及其发展前景

草原文化的繁荣对草原畜牧业的复兴、草原绿色产业、草原文化产业的发展以及民族文化大区建设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1)草原文化与草原畜牧业

草原文化中的物质生产技术是建立在对特定自然生态环境的长期观察和总结经验基础上的,蕴涵着内在的科学理性,需要我们吸取其科学合理的一面,并用现代科学方法和技术有机地衔接。例如,内蒙古草原畜牧业即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如何扬长避短,是发展草原畜牧业的基本原则。根据草原畜牧业的基本特征和几千年来被验证的科学理性的传统知识来推断,内蒙古草原畜牧业应走生态畜牧业、效益畜牧业、有机畜牧业之发展道路。

传统的草原管理的主流观点是美国草原管理学理论中的植物演替模型,是针对美国平衡生态系统构建的演替理论,它是否适应内蒙古的草原管理,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商榷的问题。内蒙古的草地生态系统受环境影响,气候波动较大,年度间30%以上。由此,这一干旱草地的生态功能和特征更多地表现为非平衡系统。用平衡生态系统的理论去管理非平衡系统的草地是构成内蒙古草原退化的一个因素,也是造成许多技术措施在推广中失败的根本原因。

草原畜牧业的最大地区特点之一是生态系统的脆弱性、非平衡性、灾害的频发性。脆弱性主要表现在草原生态系统的结构、功能比较单一、易受外部环境变化的扰动,破坏。一旦受到破坏,则不易恢复到原始的群落状态。非平衡性主要表现在家畜对牧草营养需求的稳定性与天然牧草供给过程中的年度、季节波动性。灾害的频发性主要表现在旱灾、雪灾、风灾的频繁出现。对风灾的认识,大家记忆犹新。近年来连续不断的沙尘暴、风雪暴对草原畜牧业生产带来极大的灾难性后果。然后,大风是一种自然天气现象,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掌握控制它的手段,但人类能否通过人地反馈学说改善人地关系,引进积极因素减缓灾害,这也是一种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比如内蒙古的草原面积广阔,各地的自然经济条件有很大的差异。这就需要我们根据草地资源状况制定切实可行的区域性技术发展模式。一般来说,降雨量在400毫米以上,且变化幅度较小的东部草甸草地(即平衡生态特征的地区),草畜矛盾比较突出的地区,应着重发展人工草地,轮作草场技术;草牧场资源相对丰富的干旱半干旱地区和牲畜仍有发展余地的边远牧区,应重点发展季节轮牧、放牧技术制度;而对那些自然条件较为严酷,草畜矛盾又比较突出的荒漠、半荒漠带应以草畜平衡来制定发展模式,应采取减少载畜量和轮牧技术并举的措施,以期达到有效的互补。在家畜改良和优良品种繁育技术中,也应当遵循“顺应”与“改造”相结合的技术发展原则。

近年来,由于牧区人口的快速增加,草原矛盾更加突出,出现所谓“公共地悲剧”。解决这一矛盾的思路,由于延用了简单的逻辑推理——只要明确草牧场产权界线——草牧场使用权承包到户(外在制度设计),就能很好地解决“公共地悲剧”问题。熟不知,由于人口多、牲畜多,户均草牧场面积小,承包到户的草牧场面积不能满足牧草再生——轮牧的起码规模条件,导致对草牧场的强度、重复利用,成为草牧场沙化、退化的新的原因。这样的情况下,休牧制度能够有效实施的草牧场面积内可以通过联户经营,股份制牧场,牧业大户或牧场主经营等措施来协调草原与畜牧业生产之间的矛盾,从而加快畜牧业经济的协调发展。

(2)草原文化的产业化

草原文化的产业化优势,(包括草原旅游、歌舞、艺术等)在当今社会现实生活中不断显现,发挥了重要作用,获得了经济文化的双重效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融入自然、回归自然已经成为一种感受和时尚。这一切都体现在草原文化巨大的发展潜力,肯定了它经济社会中的作用和应有的贡献。

内蒙古是游牧文明与农业文明的交汇和融合的比较典型的地区。内蒙古最令人惊羡的是内蒙古经济发展的内在活力。一大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优势骨干企业正在迅速崛起,产业结构得到优化,具有地区特色的新型工业化框架逐步形成,后发优势日益显现。2003年上半年,内蒙古七项主要经济指标增速有六项位居西部十二个省区之首。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伊利、蒙牛、草原兴发为代表的大型企业集团早已成为文化与经济相结合、共存共荣,获得经济文化双效益的成功典范。迄今为止蒙牛乳业已经成为带动地方及内蒙古经济发展的“功勋牛”。什么奥秘使内蒙古这样快速发展?关键在于内蒙古人按照文化产业自身的特点和规律找到了草原文化与经济建设相结合的新路子,开拓了市场经济基本模式的突破口,打出了草原绿色、纯天然、无污染的品牌。草原文化的资源优势以及草原文化的产业优势有机结合,使得草原绿色产品远销各地,享誉中外。内蒙古为此而世人瞩目,获得了草原乳都之美称。

(3)草原文化与草原人文资源的开发

繁荣和发展草原文化必须重视草原人文资源的合理开发和利用。人文资源是战略资源,人文优势是特殊的最具潜力的社会发展优势。分析和认识一个地方的资源和优势,一定要看到、认识到它在人文资源方面的特点和优势,与自然资源一样,同样是一个地方宝贵的资源财富。重视人文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是具有战略眼光和战略意义的大事。西部大开发,理所当然的应包括西部人文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研究和利用。

内蒙古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自治区,人文资源极为丰富,而且富有特色。内蒙古历史上曾经有匈奴、东胡、鲜卑、突厥、契丹、党项、蒙古诸多北方游牧民族在此生息繁衍。同时,这里又是草原文化与汉文化交汇和融合的地区,历史上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形成了别具特色的民族风情,留下了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如呼伦贝尔市的嘎仙洞遗址,赤峰的红山文化和辽中京遗址,呼市的大窑文化和昭君墓,以巴盟为主的阴山岩画,锡盟的元上都遗址,阿拉善盟的居延遗址等等,都是国家级甚至是世界级的历史文化遗产。亚洲最大的白垩纪恐龙化石遗迹、存量最多的岩画和被称为“中华第一”的红山碧玉龙等被世界瞩目。以蒙古族为代表的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学、音乐、舞蹈、曲艺,以及富有各民族特色的民俗和风情,这些独特的文化资源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在西部大开发中,内蒙古优秀的民族文化资源,丰厚的民族文化积淀,独特的民族文化底蕴,是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的宝贵财富。

(4)草原文化的未来

在挑战与机遇并存,发展与风险同生的“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的国际环境中,草原文化同样面临着重大考验。时代的飞速发展,电视卫星的更新和换代、时空的变迁,将大大地改变不同地域上生活的人们的意识和观念。尤其是信息化、数字化中成长的新一代。社会的进步、文明的浪潮唤醒我们,弘扬和传承优秀的本土文化和汲取人类文化宝库的文化营养,相辅相成,保持自身文化内在的永恒的活力。高科技的发展已经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资源共享给予我们文化上的创新机遇,国际竞争机制的引进促使我们改变固有的观念,转换视角,充分利用不同文明的交融,在碰撞中走向重新整合的时机,共创共生,共荣共享,不仅要引进,而且还要在国际市场中,展示并传播自身文化的精髓,更是草原人与草原文化担负的艰巨任务。从唯物史观来看待历史发展,应当看到21世纪,各国间的文化联系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密切。这种联系伴随着高科技的飞速发展而日益加强。

在数字化与信息化突飞猛进的当今世界,怎样发展草原文化是一个草原人必须思考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讲,草原文化的研究与开发处在初级阶段,还没有全面进入繁荣和发展的时期。草原文化的繁荣需要民族文化大区建设、经济社会的更大发展与相关文化产业的带动来实现。

民族文化大区建设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民族文化大区建设注重抓的是育人工程、精品创作工程、基层群众文化工程、人才培养工程、有浓郁的民族特色的文化艺术节庆名牌工程、文物保护开发和利用工程、文化产业工程、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等八项重点工程。这八项工程的运作、实施和完成会给内蒙古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同时会给草原文化的繁荣营造更广泛的发展空间和良好的发展环境。

草原文化的发展,在积极面对当今世界的同时,发扬和传承传统文化与民族文化。这是发展草原文化的必由之路,这也是对中华民族文化及世界文化发展作出的应有贡献。在草原文化的建设上,我们必须扩大文化交流,站在世界文化发展的前沿,汲取世界各民族的长处,丰富和发展民族文化,同时,必须抵御各种腐朽、落后、反动的文化侵害,坚持用社会主义的先进文化占领思想文化阵地。随着经济社会的深入发展,中外文化交往的日益密切,人们会进一步的认识草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今天,我们站在21世纪的门槛上,展望草原文化的前景,面对西方文化和外来文化的挑战,应当采取科学的态度,即不盲目崇拜,也不简单排斥,而要努力寻求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融汇点,发展自己的民族文化。

草原文化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活力。它的这种生命力和活力在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中不断迎来新的挑战和机遇。它独特的风格与区域文化色彩将给祖国经济文化建设带来更新的发展和繁荣。

课题组成员:宝力格、盛明光、黄金

单位: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草原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