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9世纪回鹘式蒙古文医学概述

17~19世纪回鹘式蒙古文医学概述

蒙医学是古代传统蒙医药基础上,于16世纪末有机吸收古印度医学一阿输吠陀和古代藏医学之精华,进而创造性发展成为具有完整理论体系和丰富临床经验以及鲜明蒙古族特色的民族医学。

17~19世纪是蒙医学临床医疗实践和医学理论全面繁荣发展的重要历史时期。这一时期,蒙医学界涌现出了大量的蒙医学文献著作。鉴于当时藏传佛教盛行蒙古地区。蒙医学文献著作有些直接以回鹘式蒙古文著成外,尚有部分著作则以藏文撰成。这些以藏文撰成的蒙医学文献,一部分在当时或不久即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有些则直至20世纪下叶才被译为回鹘式蒙古文,甚有部分著作直至目前仍未被翻译成回鹘蒙古文,以藏文存封。因此,有必要对17—19世纪回鹘式蒙古文医学文献进行全面整理和总结,以使广大蒙医药工作者更好地了解和利用蒙医药文献,亦为蒙医药文献研究、古医籍整理提供线索依据。

17~19世纪,诸多蒙医学家编写和译著了大量医学著作,为蒙医学理论的系统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中以回鹘式蒙古文著成的医学文献包括5部分。

l蒙医学家用回鹘式蒙古文撰成的蒙医文献

主要有17世纪乌珠穆沁籍蒙医学家公·官布扎布编著的方剂学著作《药方》和19世纪阿拉善旗高士克所著的《普济杂方》等医著。这些著作均直接用回鹘式蒙古文著成。此外,蒙古民间中还流传着诸多以回鹘式蒙古文写成的被称之为《简易疗术》的众多小型著作。这些医籍少则几页、多则数十页,以竹笔抄写本或毛笔抄写本流传。著者及成书年代尚不详。内容主要记述了单味药或几味药组成的简方和治疗脑和内脏受震伤的震疗术、寒热罨敷法、放血术、灸法以及马奶酒疗法等在蒙古民间广泛流传运用的传统简易疗术和治法。同时还附载有部分兽医学内容,如骆驼脑震荡疗术、羊羔肾下垂治法、牲畜腹泻疗法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医籍所载内容几乎未受16世纪后传人蒙古地区的古印度医学和藏医学之影响,因而这部分医籍篇幅虽小,却富含和保留了古代传统蒙医药的原始内容和本色。这些医籍在蒙古地区之所以被称为“简易疗术“,可能缘于其未受佛教之影响,并重点总结整理了蒙古民间流传实用、简单易做的疗术所致。例举部分“简易疗术”的著作有《普济古术》、《羊腹罨敷术与治痞药方》、《百病诊疗经》、《疗术要要》、《霍尔蒙古放血与灸术》、《黄酒酿制法》等医籍。

2蒙医学家用藏文撰成的蒙医学文献及其回鹘式蒙古文翻译

16世纪末。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广泛流传,蒙古地区相继兴建了许多寺庙,在有些寺庙中没有“曼布扎仓”医学部,以专门传授医学知识。在“曼巴扎仓”中。蒙古族医学家们皆用藏文学习知识,这使得很多蒙古族医学家精通蒙藏两种文字。他们在研习藏医学的同时,注重与传统蒙医药、蒙古地区的具体医疗实践相结合,并用藏文编写出了富于创造性的蒙医学著作,对蒙医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和系统化起到了促进和完善作用。其中较为重要的著作有,18世纪青海籍蒙医学家伊喜巴拉珠尔所撰的<四部甘露>;19世纪昭乌达盟奈曼旗蒙药学家占布拉道尔吉编著的<蒙药正典>;19世纪青海籍蒙医方剂学家敏如勒·占布拉朝吉丹增普仁来撰写的《方海>。这3部医著被视为蒙医学三大经典之作,其中伊氏之<四部甘露>,用藏文著成后不久即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

除上述3部经典著作之外,还有数十部用藏文撰成的蒙医学文献。其中,19世纪鄂尔多斯公召庙著名蒙医学家伊喜丹增旺扎拉用藏文著成的<珊瑚验方>,在当时亦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而其它多数著述直至20世纪下叶才被翻译成蒙古文,故在此未做记录。

3阿输吠陀医籍的回鹘式蒙古文译著

阿输吠陀(ayur veda)指古代印度医学。此为梵文,意为生命科学。公元前3000一1500年在古印度诞生。具有系统的理论体系,是世界上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医学之一。阿输吠陀医学著作均以古梵文著成,公元8世纪传人西藏后,被翻译成藏文,并收录于<甘珠尔>、《丹珠尔>经中。16世纪末,佛教在蒙古地区广泛流传,《甘珠尔》、《丹珠尔》经开始由藏文翻译成蒙古文,而收录于《甘珠尔>、<丹珠尔>经中的众多阿输吠陀医学著作亦随之被翻译成蒙古文,直至18世纪下半叶《甘珠尔>、《丹珠尔>经的全部经卷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并以木刻版刊行,由此阿输吠陀医学体系全面传人蒙古地区。

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的阿输吠陀医学著作有,古印度克什米尔学者马鸣大师(公元1~2世纪)编著的《医经八支》巨著,该书是一部全面、系统论述古印度医学理论体系的经典著作。马鸣大师在著成《医经八支》后,又著有〈医经八支自注〉,对《医经八支>中的部分奥词、术语以及内容予以全面诠释。公元8世纪,克什米尔班智达达瓦昂嘎。再次对《医经八支》的内容进行了逐句注解,著成《医经八支释义月光明经》。这3部著作是古印度医学文献中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译著中篇幅最大的著作,3部医著共占据《丹珠尔>经4卷之多。达瓦昂嘎还著有《药名辩析》,对《医经八支》所载药物名称进行了辨识和注解。古印度学者译纳蜜达如编著了《诊疗秘要三十一章》。这2部著作亦属较大型著述。

除上述著作外,尚有《百病方》、《佛说养生经》、《阿瓦制药法>、<胚胎形成概述>、《水银制法珠宝鬓》、《珍宝药养生滋补经>、《生命秘诀精要》等诸多小著作。这些医籍文献均被译成了回鹘式蒙古文,并以木刻版本刊行于蒙古地区。

4古代藏医学医籍的回鹘式蒙古文译著

藏医学是古代传统藏医药基础上,于8世纪初吸收古印度医学理论,同时接受中医学影响而发展丰富起来的民族医学。16世纪末,藏医学随佛教传播而广泛渗人到蒙古地区,一些藏医学著作随之被翻译成蒙古文。在当时即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的藏医学著作有2部。一部是公元8世纪藏医学家字妥·元丹贡布撰写的藏医学经典巨著<四部医典》,该著作于17世纪首次被翻译成托忒蒙古文,18世纪再次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并以木刻版印行。另一部著作是17世纪藏医学家第司·桑吉嘉措编著的临床专著《兰塔布>,于 1746年被译成回鹘式蒙古文,以木刻版刊行。

5汉族中医学和西方医学著作的回鹘式蒙古文译著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医学著作《保产机要》与西方医学论著《个体全录>等少数几部著作亦被翻译成回鹘式蒙古文,并出版发行。

综上所述,17~19世纪诸多蒙医学家编写的大量回鹘式蒙古文医学著作以及对古印度医学和藏医学经典医籍的蒙译,使得古代传统蒙医药得以吸收古印度医学和藏医学精华的同时,并与传统蒙医药和蒙古地区自然环境、气候条件、蒙古民族人体素质及游牧生活有机结合,进而创造性发挥,形成了近代蒙医学完整而丰富的理论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