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少数民族英雄史诗:从“民族”走向“世界”

三大少数民族英雄史诗:从“民族”走向“世界”

http://news.qq.com2005年02月28日22:32

新华网北京2月28日电(记者郭丽琨 阿斯钢)民族史诗研究专家认为,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三大少数民族英雄史诗的搜集整理、出版和研究工作取得巨大成绩,推动三大史诗逐步从“民族”走向“世界”,逐渐成为国际性学科。藏族民间说唱体长篇英雄史诗《格萨尔》、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传记性史诗《玛纳斯》被并称为中国少数民族的三大英雄史诗。20世纪50年代早期,特别是70年代末以来,中国十分重视对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对三大史诗进行有计划有组织的收集、整理、翻译和研究。

《格萨尔》被誉为“东方的荷马史诗”,其整理和研究一直是国家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项目。为抢救这部史诗,国家专门成立了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中国有这部史诗流传的西藏、四川、内蒙古等7个省区都已设立了抢救办公室,对已发现的不同史诗版本进行整理、出版。目前已正式出版100多部藏文本《格萨尔》,总印数达400万册,按藏族总人口计算,平均每个成年人就有一本《格萨尔》。

著名《格萨尔》研究专家降边嘉措认为,《格萨尔》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工作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多,在藏族文化史上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壮举,在中国多民族文学发展的历史上也不多见。

内蒙古自治区古籍办研究员格日勒扎布介绍说,对《江格尔》的搜集整理和出版研究工作,中国虽然起步较晚,但是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不久前,《江格尔》汉文版的最后两部也在新疆乌鲁木齐出版。

据介绍,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陆续出版了各种版本的《江格尔》近10种。1980年,中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专门搜集、整理、出版《江格尔》的工作小组,从1980到1984年间,走访24个县的100多个江格尔奇艺人,录制唱词磁带187盘(小时)。到目前为止,在近200年的海内外搜集出版《江格尔》的时间中,从中国新疆卫拉特蒙古族聚居区搜集到的章数是最多的,约60章,其中50章是海外根本没有的。

史诗《玛纳斯》长达21万多行,共2000万字,是认识柯尔克孜民族的百科全书。中国在20世纪60年代起开展了《玛纳斯》的普查工作,发现了80多位《玛纳斯》演唱歌手。记录并出版了居素普·玛玛依的柯尔克孜文本的演唱本,共8部18册,出版了艾什玛特·曼拜特买买特的《赛麦台依》演唱本。

在搜集整理和出版工作取得巨大成绩的基础上,近些年三大史诗逐步从“民族”走向“世界”,已经逐渐成为国际性学科。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格萨尔》的部分章节或故事已经被翻译成英、俄、法、德、日、意、印地、尼泊尔、芬兰等国的文字。在世界上,《江格尔》也已被译为俄、德、日等多种文字,为国际上众多的蒙古学家所研究。《玛纳斯》已有俄、汉、土、日、英、哈等多种译文。

近些年,中国多次召开以三大史诗为主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使其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日益扩大。2001年10月,在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1届大会上,《格萨尔》千周年纪念活动被列为2002年——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参与项目。同时,中国还准备将《格萨尔》申报2005年世界文化遗产。

目前,中国已经形成了一支以藏族为主,有汉族、蒙古族、土族、回族等几个民族成分,包括说唱、搜集、整理、翻译、出版、学术研究在内的《格萨尔》工作队伍;一批专门从事三大史诗研究的博士生和硕士生正在成长。

扎格尔说:“中国少数民族史诗的整理研究工作的成功在于,在挽救民族文化遗产的基础上,使中国的三大史诗研究逐步走向世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