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医蒙药

蒙医蒙药

蒙医蒙药是医药学宝库的一个组成部分,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是蒙古族广大人民同疾病作斗争积累起来的宝贵经验,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地形成了具有内蒙草原药物的特点和独特理论,为蒙古民族的繁衍生息作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为保障身体健康,结合自然环境,因地制宜,就地取材,采用当地动、植、矿物来治疗疾病。随着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推进,相传到两汉时期,通过各民族之间的相互交流,逐渐地吸取了中医中药的理论知识,特别是在十六世纪以来。随着宗教的传播,由西藏喇嘛教传入蒙古族地区的经文中,有藏医的《四部医典》,从而更丰富了蒙医蒙药的内容,《四部医典》成为蒙医的主要参考资料。

蒙医药的特点是,在理论和治疗上,多方面相似中医、藏医,但有些方面又有所不同,中医学术在蒙医中占主导地位,蒙医在诊断、治疗、选方、用药等方面。又有多处与藏医不同,而蒙医所用的药物,多数与藏药相同,在炮制、用量和服法上又与中医不同。蒙医用药在传统习惯上以原药为主(即生药),一般不加工炮制,目的是为保护原药的气、色、味、质–矿物的结晶,植物的原素,动物的精华等天然性能不受破坏,使用不炮制的生药占半数以上,对某些有毒性、剧烈、坚实和味邪的品种,当进行驯烈、脆化、矫味处理,炮制方法采用火制、水制、水火共制三种方法,实践证实,在疗效上有它的独到之处和一定的科学道理。火制法分:煅、烫、炒、炙、膏,水制法分:洗、淘、泡,水火共制法分:淬、煮、蒸,这些不同的炮制法,与中药炮制所起到的作用是相同的。

据历代文献记载,蒙药材大约有2230多种。目前已调查考证的蒙药材共13类1342种。其中植物包括种子、果实、根、枝叶、花、皮、草、藤、菌、树脂各类共926种,昆虫类30种,动物类260种,矿石类98种.其它类28种。自治区地产主要著名蒙药材有香青兰、沙前胡、播娘蒿、牧马豆、黑枸杞、腺茎独行菜、骆驼蹄瓣、沙棘、莲座蓟、文冠木、角蒿、黄花铁线莲、蒙古山萝卜、蒙古犹、沙冬青、过山龙等700余种。除自产自用地产药材外,中蒙药、蒙藏药也大量交叉应用。如广枣,中医用它的树皮治疗烫伤,蒙医则用它的果治疗心脏病。蒙藏药交叉应用更为普遍,如人参果、三棵针等等。蒙医方剂一般由2味或2味以上药物组成,药物分主、辅、佐、使。蒙医治病用药多用成药,一般成药有400余种。目前已知的传统配方、单方、验方共有1500多张,绝大多数为复方制剂。蒙成药有多种剂型,包括汤剂、散剂、九剂、膏剂、酒剂、油剂、搅合剂、金石剂与草药剂等九种剂型。

蒙古民族在长期同疾病斗争中积累的传统医疗实践经验为基础,吸收藏医、印度医学部分基本理论及汉医学知识,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民族医学。是蒙古民族丰富的文化遗产之一,祖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医学包括的理论体系,大致可归纳为基础理论、药物方剂、外治和临床各科等四大部分。基础理论以”三根”(赫依、希拉、巴达干)、”七素”(饮食津液、血、肉、脂肪、骨、骨髓、精液)和”三泄”(大便、小便、汗液)的运行变化为核心,包括生理、病理、诊断、治疗原则和治疗方法等。药物方剂以六味、八性、两力、十七功能为指导,包括药物学及方剂学。外治则通过手法和器械使用,医治疾病。包括放血疗法、火灸疗法、穿刺疗法、罨敷疗法、涂擦疗法、浸浴疗法和以震治震等。临床各科以”六基症”和寒热理论为指导,对疾病进行辨证分析、诊断和治疗。包括内科、外科、温病科、妇科、儿科、五官科、皮肤科、骨伤科与寒症等学科。此外,饮食起居与护理在蒙医学中亦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蒙医基础理论”三根”中,赫依(汉语意为气或空气)的功能是主管人体的呼吸、肢体的活动和感觉,大小便的排泄,血液的循环,饮食物的消化以及饮食津液的输送等。希拉(汉语意为热、黄)的功能主要是产生热能、维持体温、增强胃的消化等。巴达干(汉语意为寒)功能主要是磨碎食物、增加味觉,输送体液,调节人的胖瘦等。蒙医认为”三根”和”七素”、”三泄”的运动变化相互协调,相互统一,从而维持着人体正常的生理活动功能。蒙医诊断,包括望、问、切。治疗方法有消、解、温、补、和、汗、吐、下、静、养等10法。治病多用成药。蒙医药的重要经典著作有《四部医典》、《蒙药学》等。在历代的中医学著作中,也收载有不少蒙医药学的经验。蒙族医学家也有不少汉文著作,如沙图穆苏的《瑞竹堂经验方》、忽泰必烈的《金兰循经》、忽思慧的《饮膳正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