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药的发展及概况 蒙医药的基本情况

蒙 药 的 发 展 及 概 况

中国蒙医药学博采众长,是民族医药之精华,是我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完整的理法方法药理论体系,而且积累了极为宝贵的临床经验和丰硕的学术成果。蒙药学是对蒙药进行全面研究的一门学科。是蒙古族人民长期和疾病作斗争中,逐步积累起来的经验总结和智慧结晶,是祖国药学宝库中之瑰宝。
一、蒙药的发展历史
蒙药的发展与蒙古民族的兴衰,社会政治、经济地位及科学文化的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蒙药的发展历史可分为如下三个阶段。
(一)萌牙时期(公元7世纪以前)
在古代,蒙古人常年在辽阔的草原上过着逐水草而游牧、狩猎的生活。因而与自然界的各种动物、植物、温泉、矿泉、矿物等广泛接触,逐步发现了能够医治疾病的药用动、植、矿物,并将之反复应用于各种疾病的治疗,不断总结、提高,形成蒙药学的基础,那时已经出现了适应当时社会生条件的蒙古医药知识。如炙疗、外伤治疗与正骨、正脑术及饮食疗法、民间用药等。在慢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随着蒙古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由原来的口授相传发展成文字记载,因而出现了不少蒙医药著作,对继承发展蒙医药学知识起了积极作用。蒙药学的有关著作,在历史上统称为“本草”。这些本草,原于蒙古族人民的生活与生产,故个有民族风俗与区域特点。在诊治疾病中药量少,疗效好,经济简便,适应广大牧民生活和劳动特点,为北京各族人民的繁衍昌盛作出了贡献。在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中,曾受到印度、藏族和汉族传统医药学的影响。
(二)形成时期(公元7-16世纪)
元太祖成吉思汗时期,蒙古军大举西征,建立起横跨亚欧的四个蒙古汗国。1271年,成吉思汗的后裔忽必烈入主中原,并于1279年统一了中国。忽必烈建立的元朝,沟通国内各民族以及东西方之羊羊的经济、文化交往,同时也使中外医药科学有了更多的联系和交流。元代医事制度除设大医院,御药院外,还在大都(北京)和上都(开平)各设回回药物院一所。大医院饮膳大医忽思慧著作《饮膳正要》三卷,为中国最早的营养学专著。因引,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蒙古医药学先后吸取了藏医学及部分印度医药物中医学理论,逐步形成了既有独特理论又有丰富医逆境经验的近代蒙医药学术体系。
(三)发展时期(公16世纪以后)
通过国内各民族及中外经济、文化交往,医药科学的联系与交流,这一时期的蒙医药学具备了完整的理法方药理论体系,而且积累了极为宝贵临床经验和丰硕的学术成果。当时,许多蒙医药学家将汉、茂医药学著作,为蒙医药学基础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其中有代表性的是:17世纪著名蒙医药学家占布拉著《医法海鉴》一书,记述了蒙医治疗各科疾病的方药,是一部较完整的蒙药方集。18世纪蒙医药学家松巴,堪布—伊舍巴拉吉尔著《甘露滴珠》、《甘露医理》、《甘露临证鉴别论诊疗集》、《识药晶鉴》等一整套蒙医药著作。还有蒙医药学家洛布桑、索勒日哈木木著《脉诀概要》、《巴莎森制药法》、《药物识别》等著作。19世纪蒙医药学家占布拉道尔吉著〈蒙药正典〉一书。共收集了879种药物,共附有576幅插图。还有著名蒙医药学家罗布桑·全普乐,全通过一生的临床实践,较全面地总结了前人的经验,著有《实用蒙医药学》一书。19世纪未至20世纪初,蒙医药学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先后涌现出许多医药学家和蒙医药学专著:如著名蒙医药学家化日格·丹达尔著有《诃黎勒·晶珠医药学鉴》、《增补医疗解释》等。库西卡编著了《蒙医验方集》,并附蒙、藏、汉、满四体合璧的蒙药名录;伊希·丹森旺吉勒编著了《红珊瑚方剂》;吉格木德·丹森扎木落编著了《普东方》;敖斯尔编著了《医方与手法》;阿格旺隆日格·图布丹尼玛编著了《珊瑚珠方》等。这些著作的出版使蒙医药学日趋完善,逐步形成了具有鲜明北方民族医药特点和地域特点的近代蒙药学。为保障北疆各族人民的健康及蒙古族的繁衍生息作出了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的民族政策和中医(民族医)政策,促进了蒙医药事业的迅速发展。在内蒙古广大牧区及部分农区,普通建立了蒙医医院,使蒙医药在医逆境保健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广大蒙医药工作者在防治常见病、多发病、地方病及疑难病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内蒙古自治区部分盟市先后建立了一批蒙医药科研机构,在系统理论、药物、临床等方面的研究都取得了显著成就,自治区还建立了蒙医高等院校,蒙医中等专业学校,培养了大批新型蒙医药人才,使蒙医药学的发展后继有人。近年来。广大蒙医药工作者广泛地搜集各地的蒙药方剂。对全区各地的蒙药资源进行了普查,开展了采、种制、用的活动,并加强了科学研究工作。同时建立了规模较大的现代化蒙药制药厂,以满足区内外的需要。
二、蒙药概况
(一)、蒙药理论 :主要内容包括:五元、六味、药力、药性、药物功能。
五元:蒙药学以古代朴素的五元(土、水、火、气、空)为理论基础。认为植物发育生长与“五元”有密切的关系。土是植物的基础,是植物吸养之源,生命之根本。水是植物所需养料的溶媒,也是植物体内运化因子,有滋润营养植物、促进其生长的作用。火在植物内为能量、动力因子;外界的阳光、温度,使植物生长成熟。气在植物内为生化因子,气具有养育植物、促其生长的作用。空在植物内为间隙因子,是物质形成管腔孔道之因素,外界是一切物体所存在的空羊。
六味:药物有不同地味道,这些味道,是五元在药物形成的过程中, 经过复杂作用而造就的,概括起来可分为甘、酸、咸、苦、辛、涩六种。甘味,在五元中以土、水含量为主,其他元素为辅。酸味,在五元中以火、土含量为主,其他元素为辅。咸味,在五元中以水、火含量为主,其也元素为辅。苦味,在五元中以水、气含量为主,其他元素为辅。涩味,在五元中以土、报导含量为主,其他元素为辅。除单一味道外,还有两种以上的味结合而产一的“中性味:,以及由于味的转化、相互作用而产生的苦中苦,甘中甘等结合成复杂的“复合味”,尽管变化复杂,仍可归纳于基本六味的范畴之内。
药力:药物品种虽然繁多,但不外寒热两性,即阴性和阳性两大类型。热性药物多生于热处及向阳处,获得了充足的阳光,阳性药物药力充沛,才有完备的热性药力,有升阳、消食、祛风寒、除痰湿的作用。应用过量则引起头晕、头痛、发烧、烦渴等症状。寒性药物多生于寒处及阴凉处,获得充足的月辉,阴性药物药物力充沛,才有完备的寒性药力,有镇静安神、健身泽肤、祛瘀、降火的作用。应用过量则引起胃阳衰弱、抽搐等。再据药物寒热两性的程度差异,阴阳二性又分为中间型、复合型等,并有热中热、寒中寒、寒、热、温、凉等进一步的区别。治疗阴性病(寒性疾患),则用阳性药(温热药);治疗阳性病(热性疾患),则用阴性药(寒凉药)。这是一般准则。
药性:药物的性能或药理作用,蒙医用药的基本原则就是利用蒙性能调整机体内部的“赫依”(气)、“希拉”(火)、“巴达干”(体液)的偏盛偏衰。若三者保持平衡和协调,就健康无病,如果三者失去平衡,便会产生各种病变,甚至导致死亡。古人在临床用药中,将药物性能总结为重、脂、寒、钝、轻、涩、热、锐等8种。其中,重、脂、二性克制“赫依”病证,寒钝二性克制“希拉”病证,轻、涩、寒三性生“赫依”(风);热、锐、脂三性生“希拉”(火);重、脂、寒、钝四性生“巴达干”(寒)。故用药注意超量、长期服用。
药物功能:亦称药效,有柔、重、温、脂、固、寒、钝、凉、和、稀、燥、淡、热、轻、锐、涩、动等17种。
(二)、蒙医根据药物的寒热两性,派生出8种药性能,最后又发展成为药物的17种功能。在临床实践中运用这17种药物功能去克制疾病的20种基本性质,而达到治病的目的,使患者康复。常用药物 蒙医用药很广泛,包括植物、动物、矿物及化学制品,但绝大部分还是取自野生植物,据文献记载,蒙药材约有2230多种,经调查考证的蒙药材,属于植物种子、果实类的有203种;根及根茎类231种;全草类256种;枝叶类54种;花类83种;皮类35种,藤木类36种;菌藻类14种;树脂类14种;植物的其他类28种;昆虫类30种;动物类260种;矿石类98种。共计1342种。当地产蒙药材有香青兰、沙前胡、播娘蒿、角茴香、牧马豆、腺茎独行菜、沙棘、莲座蓟、文冠木,杠柳、蒙古山萝卜花、白龙昌菜,山刺玫、金莲花、冷蒿、梅花草、花锚、扁蕾、齿叶草、手掌参、蒙芯芭、火绒莲花、冷蒿、梅花草、花锚、扁蕾、齿叶草、手掌参、蒙芯芭、火绒草、船盔乌头、唐松草、铁线莲等。据调查全区可资利用的蒙古野生药材达800余种。除自产自用当地产的药材外,中蒙药、蒙藏药也大量交叉应用。如肉苁蓉通用于滋补强壮,而蒙医还多用于治疗脾胃病;中蒙药通用草乌,而蒙医不仅用乌头,还用草乌茸(地上四横指嫩苗或加工的草鸟芽)、草乌叶、草乌花等,且用于温热病、半身不遂、五官科疾病、肠炎等病症;如诃子中蒙医通用,但蒙医更为广泛用于各种疾病;广枣,中医用它的树皮治疗烫伤,蒙医则用其果实治疗心脏病;肉豆蔻,中医煨用于暖脾胃、涩肠、下气,蒙医用生肉豆蔻治疗心脏病,并用其假种皮“肉豆蔻衣”(药名为玉果花),治疗风、气、白脉病。蒙藏药交叉应用列为普遍,如三棵针、山川柳、山刺梨、土木香、小叶莲、冬青、毛瓣绿绒蒿、双色龙胆、乌奴龙胆、白花龙胆、石榴、红景天纤毛婆婆纳、橐吾、伞梗虎耳草、卷丝苦苔、波棱瓜子、余甘子、雪莲花、翼首草、囊距翠誉等。方剂 蒙医方剂一般由二味或数味药所组成。蒙医常用成药,很少开方。蒙药临床治疗的根本原则也是辩证施治,配方分气味、性能二类。药物分主、辅、佐、使。一般成药有400余种。已知蒙医传统配方,单方、验方共1500多首,绝大多数为复方制剂。
(三)、蒙成药剂型有10种。即汤剂(煮散)、散剂、丸剂、膏剂、酒剂、油剂、灰剂、搅合剂、草药剂及金石合剂。
汤剂(煮散):按着一定处方研为粗未,备用。煎汤去渣取汗服用,或沸水沏服。汤剂因其中吸收较快。故一些急症及发病初期,多用汤剂治疗。一般成人剂量为3~5克,一日3次。
散剂:将药物按处方配制,碾研成细粉,混合均匀,备用。白开水或调引送服。散剂有内服与外用二种。并有便于服用、携带、制作简便、节约药材、不易变质等优点。应用较广,但吸收较汤剂为慢。一般成人剂量为1.5—3克,一日3次。
丸剂:将药物按处方配齐,粉碎成细粉,混合均匀,以蜜、水或面糊、药汁等赋形剂制成药丸。一般为黄豆或绿豆大小的颗粒,外用朱砂或银朱研细粉挂衣、晾干,贮藏备用。一般应用于慢性、虚弱性的疾病,以及某些疑难重症,此餐,丸剂也包括丹剂,丹剂中有内服、外用两种。大多为金属化合物炼制而成,一般用于顽症、痼疾,一般成量为1~3克,一日1~2次。
膏剂:分内服膏剂和外用药膏两种,内服膏剂又分流浸膏、浸膏及煎膏剂(膏丝)。外用药膏分硬膏药和软膏药。如沙棘膏、文冠木膏、驼蒿膏、泡囊草膏、泡囊草膏、山黄柏膏、益母膏、牛胆膏、紫膏等。
酒剂:以酒为溶媒,浸取药材中有效成分,所得的澄水浸出液供内服和处用。此剂多用于体虚,风湿疼痛及跌打扭伤和慢性病的辅助治疗。如菱角酒、沙棘酒、苁蓉酒、奶酒、骨酒等。
油剂:先将药材精选,加工炮制处理后,按处方调配、浸煮、浓缩到一定程度,按比例加鲜牛奶溶和,并加一定量的奶油、蜂蜜、庶糖、白糖等,浓缩到无水分,呈现油光泽、红黑透明或黄黑透明时,即成油剂,密闭于瓷器内贮藏备用。一般用于老人、妇女、体虚者的浮肿、湿痹、肾虚等病症。
灰剂:蒙医认为寒疾经久不愈则用灰剂治疗为上。分为急、中、缓三种配剂,根据病情选择使用。
搅合剂:按处方调配,研细粉,混合均匀,逐渐加入适量炼蜜、奶油、红糖、冰糖等,反复搅合而制成,密闭于瓷器内贮藏备用。此剂分为温热、寒凉两大类型。一般用于慢性、虚弱性疾病,如对妇女及五官科疾病、老年病应用较多,而且服用方便。
草药剂:草药剂是蒙医因地制宜地采野生药草,将单味或数味药煎汤服用。或将采回的药草置于清洁凉爽通风处阴干,制成粗未,煎汤给患者服用。这种原始的剂型叫做草药剂。一般用于温热病和外感的治疗。
金石剂:金石剂亦珍宝剂。它以珍宝类药物,如金、银、珍珠、玛瑙、玉石、红珊瑚、松石等以及金属矿物类药物,如赤铜、白锡、铁寒水石、月石、金精石、银精石、水银、硫黄、黄丹等为主药,适当配合动、植物药而制成化合剂备用。本剂的特点是毒性较强,药用量小,药效特久,吸收较慢,本剂一般不轻易应用。经多次服用一般药治疗无效的顽性恶疾和疮疡痈疽等,才考虑用本剂治疗。当病症一除,立即停药,勿多服。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蒙医药和中医药一样具有悠久的历史,是蒙古族人民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并逐渐形成了蒙医药的独特理论体系,积累了宝贵的临床经验。蒙药作为蒙医药的组成部分又有“两力、五元、六味、八性、药性、药能(效能)”等,这正是历代蒙医学家根据蒙医药理论体系所总结的用药规律。
蒙药和中药虽然均为传统医药,但是两者在临床用药上却不相同,很多蒙药和中药交叉使用,但有些药作用机理却不一样,如肉豆蔻中医用于温中行气、涩肠止泻,而蒙医用于治疗心脏病;有些蒙药材为中医少用而蒙医大量使用如全石榴、如黑冰片、大栀子、大蜀季花、山沉香、蒙古山萝卜等。蒙药的炮制方法,炮制所用辅料,炮制程度也和中药不同,而且蒙药多为生用,服用方法和用量也各异。正因为如此,按蒙医药理论制成的蒙成药,药味浓、用量少(汤剂一般口服一次3~5克,丸、散剂口服一次1.5~3克)、药力大、作用独特、疗效突出。在长期医疗实践中证明,蒙医在治疗偏瘫、风湿、类风湿、心脏病、胃病、肺病、妇女病、偏正头痛、咽喉痛等等都有一些疗效显著的独特方剂和蒙成药,深受民族医生和患者的欢迎和好评。
蒙药工作,从70年代以来有了新的发展,国家很重视、关怀,医药的规范化工作,于1970~1972年普查内蒙古药物资源的基础上,编著出牌了蒙、汉文《内蒙古中草药》二部。1972年~1977年较全面的调研、考证蒙药材的基础上,制定了部分蒙药材、蒙成药国家标准,蒙药材的基础上,制定了部分蒙药材、蒙成药国家标准,蒙药首次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接着内蒙古卫生厅组织编写、制定《内蒙古蒙药材标准》、《内蒙古蒙成药标准》,近年经修订后,颁布为《卫生部标准》。经自治区有关单位总结多年的临床经验,蒙医临床规范化研究的基础上,通过了专家论证会后,于1997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了《蒙医内外妇儿科病症诊断及疗效标准》。同时,八省市自治区蒙医药新的一代在茁壮成长,蒙医医疗、教学、科研工作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蒙药材的开发、蒙成药的生产,蒙药的研究工作都在蓬勃发展。当代,蒙医药已面向全国,走向世界,为世人所瞩目,要为全人类更好的服务。

出处:武绍新教授的著作

蒙 医 药 的 基 本 情 况

蒙医药学是蒙古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之一,也是祖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古以来,蒙古族人民过着逐水草而游牧、狩猎的生活,在常年与寒冷、潮湿、风雪等自然灾害和疾病的斗争中,不断积累了医疗实践经验,在此基础上,吸收了藏医及印度医学部分基础理论,并结合当地民间疗法和汉医知识形成了独特的民族医学。蒙药业是内蒙古自治区制药工业的优势产业,蒙药是我国传统医药中具有民族特色、深受民族地区人民群众欢迎、疗效独特的天然药品。
蒙医用药范围很广,包括植物、动物、矿物及化学制品,但绝大部分还是取自野生植物。近40年来,自治区组织过对蒙药植物的物种及分类、地理分布、生态环境、蕴藏量、传统用药经验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深入调查,对采集的大量蒙药植物标本整理鉴定,确定蒙药植物品种945种,其中中蒙医兼用药材732种,蒙医专用药材87种,动物药与矿物药250种,总共达1195种。这些植物大多生存在对生物来说是极端的环境(如高寒、干旱)中,而在极端环境下的植物通常会以代谢途径产生一些特殊的物质,增强自身对恶劣环境的抵抗力,保持物种的延续。据统计分析,这些生存在极端环境中的药用植物多具有滋补强壮、活血通络、增强机体耐缺氧、抗疲劳、抗衰老能力,由于游牧民族的特点和极端环境中植物的独特功能,蒙药在悠久的历史中形成了一些与其他民族植物药不同的特点,具有蒙古高原的气息和特色。例如:中医药理论认为红花具有活血化瘀、通经破血的功效。而蒙医药理论认为红花有清热解毒、凉血清心的作用。特别是蒙古高原生长的独特蒙药材,在治疗非传染性疾病如:心脑血管系统、呼吸系统与消化系统的各种慢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老年病、癌症等常见病,疑难病方面疗效显著,毒副作用小,费用低。中医用药材与蒙医用药材之间有交叉,但由于药物理论体系的不同,同一种药材在不同理论的指导下产生了不同的功效。数百年来,蒙医药作为蒙古族和北方少数民族防治疾病的主要手段,对保障民族健康和繁衍起着重要作用。
迄今为止,蒙医药同中医药一样绝大多数蒙成药仍停留在丸、散、汤上,病人特别是区外、国外病人难以接受。目前急需引进国外已经应用,效果肯定的超滤技术、冷冻干燥技术、喷雾干燥技术等,对一些长期应用、疗效确切的传统丸、散、汤,进行剂型改进,使其剂型多样化、实用化、微型化,为多数人所接受。另外,蒙成药或制剂仍然缺少对有效成分定性、定量的检测标准,这就无法真正从质检制度上确保药物质量。造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是蒙药科研与技术落后,为此,有必要建立蒙成药科研基地,就蒙成药生产各环节上某些关键性技术加以研究解决。引进国内外新设备、新技术、新工艺,并结合地区情况加以改造。引进国外先进分析检测设备,如:气相色谱、高效液相色谱、双波长扫描等用于复杂成分的检测,在实际应用中积累经验、改进提高。
自我区改革开放以来,卫生部、国家中医管理局、国家自然基金委逐步增加了研究开发蒙药的经费。特别资助了蒙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和自身免疫疾病药物的研究,并取得了明显成绩。例如:偏瘫康口服液及扎冲注射液的研制是国家七·五攻关课题,在原有三普拉及扎冲-13治疗萨病疗效基础上制成口服液和注射剂,动物实验结果表明,该药无明显毒性作用,94例临床观察,疗效显著。该项目90年通过国家中医管理局组织的鉴定。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永炎院士对该研究成果给予很高的评价。那如注射液是治疗风湿、类风湿关节炎的有效药物,该药疗效显著、工艺稳定、质量可靠,是一种具有开发前景的蒙药注射剂。该药1986年获中医管理局乙级成果奖。扫日唠-7胶囊是清肺热、止咳祛痰的特效蒙药,多用于肺热、咳嗽、气喘、痰多、急慢性气管炎等症。经多年研究,将有效成分用现代工艺提取、浓缩改为胶囊后治疗效果更加确切、稳定,系国家蒙药三类新药,已申报临床,2001年可望投入批量生产。另外,可开发的治疗消化病系统、血液病系统的蒙药余地也很大。特别是蒙药四类药品的开发,可大量节省科研经费和研制时间。
蒙药的特点:
1、蒙药中常用矿物、动物、植物的比例高。
2、自然环境无污染
3、生药性,将生药送配方后粉碎加工,它能够保存原药材的纯性
4、生药材是纯天然的药效明显
5、没有成瘾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