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民族的鸟图腾

北方民族的鸟图腾

图腾,是原始社会最早的宗教习俗信仰,人们把这种人类历史上最古老、最奇特的文化现象称为图腾文化。而要说起北方的传统民俗,桩桩件件,引人入胜。对鸟的图腾崇拜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赫哲族民间文学里,民间文学家们在塑造巾帼英雄人物的同时,最后总要将她们神话为某种鸟的化身。

至于古时北方松嫩草原人们信仰的虽多为萨满教,图腾崇拜也不拘一格,但鸟在人们的心中仍然具有绝对比重。满族先民在绵延千里的茫茫林海里狩猎时,辨方向、明路线是其安全往返的首要条件。机敏的猎人如果发现白色的鸟粪,便会欣喜万分。因为鸟在他们的萨满教观念中是能凌空天穹、晓彻天神意图的灵禽。白鸟粪是“雀书”,不仅是吉祥的预兆,也是指路辨向的路标。实际上,鸟的飞行是有规律的,猎人是根据其活动规律找到了“雀路”。而在松嫩草原上居住的满族人,过去就曾流传着与赫哲族相同的尊鸟传说:“初天降三仙女浴于泊,长名恩古伦,次名正古伦,三名佛库伦。浴毕上岸,有神鹊衔一朱果置佛库伦衣上,色甚鲜妍,佛库伦爱之,不忍释手,遂衔口中,甫着衣,其果入腹中即感而成孕。……佛库伦后生一男,生而能言,倏而长成”,这就是“名布库里雍顺,姓爱新觉罗”的始祖。后来布库里雍顺定三姓之乱,居俄漠慧之野俄朵里城,国号满洲。

上述传说都同鸟类密切相关。

尊鸟这种古老的习俗在北方还有很多,如松嫩草原朝鲜民族自古以飞鸟为民族图腾,他们把“鹤”视为天界与神仙相依的飞鸟而称作“仙鹤”,人们把仙鹤作为长寿和幸福的象征,把仙鹤栖息之地认作是吉祥之地。

满族人古时家家户户都竖有索罗杆子,享祭乌鸦。现辽宁省阜新市和松嫩平原都在清顺治年间建起了“黑帝庙”,里面供奉的便是乌鸦。据传努尔哈赤小时候给总兵李成梁当书童,一次在他给总兵洗脚时发现大人左脚心有7颗黑痣,于是问总兵为什么?总兵说这是官星。努尔哈赤说他有7颗红痣,总兵发现他是帝王之才,就开始追杀他。在逃避追杀的途中,他钻近一空心树洞里,上面落满了乌鸦,乌鸦帮助他逃过了追杀。后来,罕王的孙子顺治皇帝为罕王在蒙古贞的海棠山下修建一座庙,庙名“瑞昌寺”,这就是人们俗称的“黑帝庙”,所以乌鸦救主的故事以及“黑帝庙”的名字就一直流传了下来。而赫哲族萨满家也都经常立有几根神杆,其中有的顶端有神鸟;在滨海地区乌德海族(乌苏里地区的土著居民)那里,也有尊鸟传说,据《伯利探路记》中记述:“奇雅喀喇(即乌德海)……刻木为鸟,张翼型,立木柱上以为祖”。木柱上的鸟象征着祖先,这就揭开了满族的索罗杆子和赫哲族神杆的图腾秘密,原来这就是图腾大神。

在汉族的传统文化中,龙是黄河流域先人的图腾。龙虽不是鸟类,但龙却可以驾云腾飞。从距今8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先民们对原始龙的图腾崇拜,到21世纪的今天,人们仍然多以带有“龙”字的成语或典故来形容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上下数千年,龙已渗透了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成为一种文化的凝聚和积淀。龙成了中国的象征、中华民族的象征、中国文化的象征。“龙的子孙”、“龙的传人”这些称谓,常令我们激动、奋发、自豪。但仅仅有龙还不足以完全表达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还必须要有凤。凤是古人对多种鸟禽和某些游走动物模糊集合而产生的一种神物。长翅膀的鸟禽是凤的主要集合对象,因此,凤便登上了羽族之长的宝座,有百鸟之王之称。难怪过去的封建帝王都把自己比作真龙天子,身披龙袍,而娘娘则被称为凤,满身的装束被称为凤冠霞帔。

古时人们对鸟的图腾崇拜,充分展示了人类和鸟的关系。正是由于人和鸟类的和谐相处,才使美丽的大自然处处充满了勃勃生机。

欢迎访问德力格尔的博客: http://bdelger.blo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