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方言与畜牧文化词

山西晋方言与畜牧文化词

山西地处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过渡区,自古就是一个亦农亦牧的地方。山多、坡多、牧草丰盛,非常适宜养殖牛、马、驴、骡等大牲畜,同时,这也是农业生产所不可或缺的。在养殖过程中,人与大牲畜情感日增,这种情感多以文化的形式折射到方言中。

牛是人们最最常见的动物。晋方言里与牛有关的词语更是比比皆是,如:掇牛:放牛(吉县);圪牛牛:量词,状说东西很少(文水);牛劲子:形容人固执没完没了(新绛);牛蹄蹄:比喻两人合不来;憨老牛:比喻有话故意不说,憋在肚里;圪逗牛牛:形容小孩胖而可爱(平遥);老牛抵角:一种游戏,两人各拿一只蜗牛将其壳抵在一起比谁的蜗牛壳不破(高平)。

在忻州,人们往往根据牛的毛色来确定其质的好坏。好牛有“黄牛”、“紫红牛”、“肚底花牛”、“红狸牛”、“黑狸牛”、“黄狸牛”、“火烧龙”等不同的等级之分;劣牛也有“黑牛”、“蜂窝牛”、“红袄儿套孝衫”、“白头孝尾巴”等区别。

山西各地还流行着不少有关于牛的俗谣谚语:“牛喂盐,一天一两或八钱。”“手把耧拐眼望牛,耳听耧疙瘩定稀稠。”“处暑不出头,不如挽的喂咾牛(忻州)。”“九九又一九,犁牛儿遍地走。(大同)”歇后语则有:耕牛甩鞭子——催(吹)牛;牛嘴上戴笼头——有嘴难张(武乡);按着牛头喝水——勉强不来(大同);牛皮灯笼——里明外不明(大宁);老牛上坡———屎尿怪多(临汾)等等。

另外,天镇方言里还有一个描写牛的谜语:“吃咧圪节节,屙咧疙瘩瘩,走路抱八八,叫唤哞摸摸。”

马也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晋方言里与马有关的词语也很多,如:马趴:脸朝下趴着(平鲁)。立人树马:形容站在面前给人以压迫之感(静乐)。跌倒马爬:走路步伐不稳,踉踉跄跄的样子(静乐)。少嘴没马:形容口拙言迟,不善表达(高平)。飞踢马咬:形容小孩子不服管教,张牙舞爪的样子(静乐)。谚语有:“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榆社)。“铁是打出来的,马是骑出来的”(阳泉)。“马横有缰绳,人横有道理”(阳泉)。“牛是南山虎,马是北海龙”(晋南)。歇后语则有:翁圪塄上跑马——闹玄哩(大宁);马背上钉掌——离蹄(题)太远(忻州);城墙上跑马——兜圈子哩(忻州)等等。

有关于驴的歇后语,我们也收

集到不少。比如:磨道的驴——听

喝(忻州);骑驴看戏本——走着瞧

(大宁);老毛驴打滚——翻不过身

(忻州);排小车的捡住驴拱肚——

有袢袢(盼盼)(忻州);驴死笼头烂——鱼死网破(河津)等等。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晋剧里,我们更是看到这样一段唱词:“一更一点俺就喂牲口,蚊虫儿嗡嗡子嗡嗡不介意。二更二点俺就修驴蹄,寒虫儿得得子得得吹凉气。三更三点牵驴去饮水,黑狗儿汪汪子汪汪吓你哩。四更四点忙把驴鞍备,蛤蟆儿哇哇子哇哇催人急。五更五点解缰赶驴去,金鸡儿格格子格格把晨啼。”

至于骡子,很多地方都有儿骡(公骡)和骒骡(母骡)的叫法。《忻县志》歇后语有“骡子下驹——办不到”,吉县谚语有“上坡骡子平地马,下坡毛驴不用打”,临汾谚语有“骡子踏雨马踏雪”。

总之,山西作为畜牧业很发达的地区,大牲畜已经成为人们的生产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而且,人们在大牲畜的饲养过程中,与之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逐渐演变成一种文化,并通过上述各种语言形式,渗透进人们日常生活中,成为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来源:太原日报;乔全生 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