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德熙 苏雅拉图 论蒙古族长调的保护与发展

冷德熙 苏雅拉图 论蒙古族长调的保护与发展

产生于我国北方草原的蒙古族长调民歌,植根于草原生态和游牧文化,承载着蒙古族等马背民的悠久历史,反映着蒙古民族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是蒙古族有史以来标志性的艺术文化形式。
2005年11月,由中国政府和蒙古国政府联合申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标志着蒙古族长调民歌,作为一种具有音乐化石意义的古老歌唱艺术形式,被公认为人类共同的艺术瑰宝。
作为蒙古族独特的传统艺术形式,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国异常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享有这一殊荣的只有昆曲、古琴和新疆维吾尔族的十二木卡姆。而长调又是唯一由我国与另外一个国家联合申报成功的,更加证明这种艺术文化形式的独特魅力和艺术价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一著名国际机构从人类文化的大视野和人类历史发展的高度,对这一历史文化艺术的高度肯定,为蒙古族长调民歌的抢救、保护、传承与发展开拓了广阔的前景。
蒙古族长调保护的历史与现状
2005年6月,中国政府与蒙古国政府联合启动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行动,签署了《中国蒙古国联合申报协议书》,制定了十年保护计划。2006年11月,在两国申报成功一周年之际,两国政府在内蒙古自治区联合召开了蒙古族长调民歌联合保护协调指导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会上确定正式启动《蒙古族长调十年保护行动计划》。2007年8月,两国联合保护协调指导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召开,共同签署了《中、蒙两国蒙古族长调民歌联合田野调查协议》。
蒙古族长调的传承保护工作在新中国成立后已经开展起来。1956年,宝音德力格尔参加在华沙举行的世界青年联欢会,以一曲锡盟长调《辽阔的草原》征服听众,赢得世界金奖。此后,长调作为蒙古族一门独特的歌唱艺术广受社会关注。在当时内蒙古自治区主要领导乌兰夫同志的关心支持下,自治区创立了艺术学院(当时的“艺术学校”),宝音德力格尔、昭纳斯图等一批长调传承人从牧区走向课堂,培养出拉苏荣、德德玛、牧兰等一代长调歌唱家,进而使长调走向国内外的艺术舞台。
一代宗师哈扎布,在蒙古族长调的传承、发展过程中更是建立了不朽功勋,前国家副主席乌兰夫尊称他“人民的歌唱家”。哈扎布歌唱一生,传授一生,桃李满天下,是牧区人民心目中的“歌神”。
即使在十年动乱期间,长调的薪火也没有熄灭。以著名歌唱家拉苏荣、胡松华为代表的一代文艺工作者,承担起长调薪火相传的使命。他们采取“旧瓶装新酒”的方式,在传统长调的曲谱上填上适应当时社会需要的歌词,将蒙古族长调唱遍大江南北,使长调的曲艺形式得以延续。
难能可贵的是,十年动乱平息之后1979年,文化部等政府部门启动了《中国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的编纂工作,其中有内蒙古自治区文化部门历经14年主持编纂,于1992年出版的《中国民间歌曲集成·内蒙古卷》,收集了153首蒙古族长调,对长调艺术的保护工作起到了示范作用。与此同时,长调理论的研究工作取得重要成果。在莫日吉夫、李兴武、满都夫、拉苏荣、吕宏久等老一代长调专家之后,乔宇光、格日乐图、李世相、松波尔、杨玉成等一批长调学者纷纷拿出了有分量的长调理论研究成果。
近年来,随着国家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小康社会、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的提出,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确立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目标,蒙古族长调作为一种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艺术,受到社会各方面的高度重视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相继涌现了扎格达苏荣、阿拉坦其其格、乌日采湖等一批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中青年长调歌唱家。这个歌唱家群体与一批长期致力于长调理论研究的专家学者联合起来成立了自己的团体组织——内蒙古长调艺术交流研究会,正在广泛开展长调文化艺术的研究与交流,长调传承人的发现与培训,使蒙古族长调的保护工作在政府部门之外,又增加了一支不可小觑的社会力量。
与此同时,长调传人的培养教育也被提上了日程。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内蒙古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等大专院校分别设立了长调本科班和硕士研究生授予点。长调传承人的教育培养开始步入正常轨道。
蒙古族长调的危机与问题
与国际上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蒙古族长调同样面临着因为经济全球化、工业化与城镇化带来的危机。但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序列之后,长调在保护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就成为长调艺术界和理论界需要面对的具体的、特殊的问题。
当前,蒙古族长调的保护工作主要有下列的内容:第一,与蒙古国联合组织开展全国蒙古族(包括新疆等地蒙古族)长调遗产的项目普查,在此基础上,基本摸清我国长调遗产的遗存状况,做到心中有数。进而通过制定科学的评定标准,建立国家级和自治区、盟市、旗县级长调遗产保护体系及多级保护制度。第二,加强长调遗产的抢救、整理、研究、认定、保存和传播。第三,建立科学有效的长调传承机制,在动态整体性保护中使长调遗产焕发生机。保护长调的基本方式,主要有如下几种方式:第一,建立长调保护的登记制度,在内蒙古自治区范围内对主要盟市的主要长调传承人极其熟悉的长调曲目实行登记。第二,将无形的长调遗产转变为有形的形式如图书、光盘、影视作品等,为一批著名的长调歌唱家录音录像。第三,在它产生、生长的原始氛围中保持其活力,如在某一固定区域建立长调生态保护区等。第四,转化为经济效益和经济资源,以经营性方式加以保护。部分长调歌唱家极其演唱的歌曲具有广阔的市场,可以组织长调交流演出团体在国内外巡演。第五,建立传承人保护制度和后续传承人的教育培训制度。以上列举的几种保护方式,基础是立法保护。立法保护是根本性的保护。只有有了健全的立法保护,才会使行政保护、财政支持、知识产权保护等得到保证。
长调遗产保护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第一,一些依靠口传心授方式加以传承的传统长调曲目正在不断消失,大量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珍贵实物与资料正在流失。第二,由于保护工作未能真正纳入政府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整体规划,与保护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得不到系统性解决,保护标准和目标管理以及收集、整理、调查、记录、建档、展示、利用、人员培训等工作相对薄弱,调查、研究、保护、管理资金和人员不足的困难普遍存在。第三,一些地方保护意识淡薄,口头重视、实际漠视的现象比较普遍。第四,适合我国保护工作实际,整体有效的工作机制尚未建立,尤其是政府主导的有效作用亟待发挥。
长调是我国仅有的四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在长调之前,昆曲和古琴分别于2001年和2003年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作为一种在北方草原长期流传的歌唱形式,长调有必要学习和借鉴昆曲这种最早被列入联合国保护名录的南方曲艺的保护形式,大力开展抢救、整理、传承和保护工作。现借鉴《苏州市保护、继承、弘扬昆曲遗产工作十年规划纲要》,提出以下蒙古族长调保护工作的基本架构和建议设想,就教于各位。
保护工作的指导思想和总体目标
蒙古族长调民歌的保护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要努力做好这一工作,需要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努力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上的讲话,贯彻落实“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同时,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做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
做好蒙古族长调的保护工作,应该贯彻落实2005年《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遵照文化部、财政部《关于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通知》及其《实施方案》,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为指导方针,以“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明确责任、形成合力、长远规划、分步实施、点面结合、讲求实效”为工作原则。
作为联合国成员国,我国正式签署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蒙古族长调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好对它的保护工作,需要学习、理解和借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等重要国际文件的精神。这些重要文件还包括《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1972年),《保护传统文化和民俗的建议》(1989年)和《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2001年)。
保护蒙古族长调的整体目标,应该是以人为本,创造环境,用十年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把内蒙古(有关盟市)打造成为蒙古族长调的保护基地;艺术上以“原生态”的保护为特色、抓紧抢救长调传统曲目、加快人才培养传承为重点,进而精心构筑“赛”(蒙古族长调国际电视大赛)、“节”(创办中国长调艺术节)、 “场”(建设一批固定的长调演出场所),筹建中国长调博物馆和中国长调学院,打造中国长调之乡,建设长调网站,创办开展长调演出传播的海内外交流中介机构,制定长调保护法规,逐步形成内蒙古在蒙古族长调的保护与继承、普及与提高,以及长调传统曲目抢救与人才培育传承等方面的整体优势,通过政府财政的支持,社会力量的参与,和有关专业人士的努力,使长调这种传统的艺术形式充满生机和活力,并融入内蒙古自治区和国家的文化发展战略;力争把内蒙古建设成为蒙古族长调民歌的保护研究基地、人才培育基地、传播发展基地,使长调遗产在新世纪的生存状态与其在世界文化中的地位相匹配,成为内蒙古自治区有影响力、辐射力和竞争力的文化品牌。
蒙古族长调保护工作的具体建议
一、建议内蒙古自治区确定蒙古族长调为重点保护艺术形式,加强领导,完善组织机构,制定具体保护的地方性法规。
建议成立“内蒙古自治区保护蒙古族长调民歌工作指导委员会”,统一指导和协调全自治区长调民歌的保护、继承和弘扬工作。切实把保护、继承、弘扬蒙古族长调工作摆上重要议事日程,进一步明确将长调确定为重点保护艺术和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的重要内容,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将各项保护政策、措施落到实处,为长调民歌的生存和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和条件。
起草和逐步完善长调保护地方性法规,争取报自治区政府、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从制度化建设的要求出发,保障长调保护体系性和前瞻性工作思路的有效推行。确保一手抓科学保护体系的构建,一手抓具体工作措施的落实,宏观与微观保护工作齐头并进,协调开展。
二、建立和完善有利于长调遗产保护的有效筹资机制,加强长调艺术团体机构建设,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增强活力和品牌效应。
构筑保障体系,加大对长调艺术的扶持力度,逐步建立起有利于长调遗产保护的有效筹资机制。一方面,继续巩固长调艺术表演、长调艺术教育等公益性事业单位,财政予以全额拨款的扶持政策。同时,创造条件,争取由国家财政支持、地方财政专项拨款和社会筹款相结合,设立“保护蒙古族长调专项资金”,选取适当地点创办中国长调博物馆,持续举办几年一届的“蒙古族长调国际电视大赛”和中国长调艺术节,积极开展长调文物、历史资料的征集和抢救,经典曲目的挖掘整理,长调人才的培养,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等。另一方面,逐步创造条件,通过政府投入、市场运作和吸纳社会捐赠资金等方式,设立“保护蒙古族长调基金”。鼓励面向社会多演出,多合作,包括与海内外团体和有识之士的合作。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奖励对长调遗产保护、继承、弘扬有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
三、加强长调传统曲目的发现和整理,重点做好传统长调经典曲目的抢救、整理和继承,加强长调文物和历史资料的保护、抢救以及理论研究工作。
建议重视长调经典曲目的抢救继承和发现整理,同时审慎地进行长调曲目的创作实践。有关艺术团体和机构应该在长调专家和艺术家的指导下,完整地保护和继承好目前仍可演唱的一大批长调曲目,坚持演出,使之得以延续。同时,要把对传统长调曲目的抢救、继承、学习与对长调音乐影视剧目的创作结合起来。有目的、有计划地挖掘整理已经失传或濒临流失的经典长调曲目和剧目,使之成为可供教学和资料保存的艺术资源。以审慎的态度,整理、改编若干传统曲目,创作具有长调固有艺术特征的艺术剧目,进一步丰富长调舞台演出,更好地贴近时代与观众。
建议整合社会资源,形成合力,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团结国内、海外一批研究力量,切实担负起长调文物和历史资料的保护、抢救以及长调学术理论研究工作。联合蒙古国等国家在时机成熟的时候编辑出版权威版的《蒙古族长调全集》。继续做好对珍贵的长调文献、演出脚本、曲谱、图片等历史资料的挖掘整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记录、保存长调艺术档案和演出资料,并将此作为丰富的文化资源加以充分利用。建议筹建中国长调博物馆以担负起这些职能。同时在未来几年时间内做好60岁以上老艺术家代表性曲目的影像资料录制工作,然后着手进行优秀中青年演员优秀曲目的影像资料录制工作。
四、创建中国长调博物馆,创办中国长调艺术节,办好“蒙古族长调国际电视大赛”及其国际高峰论坛,加强演出场所建设,适时举办各类长调艺术文化活动。
建议在文化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重视支持下,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在适当地点,精心筹建中国长调博物馆,举办中国长调艺术节,以长调文物史料的征集、抢救、保护、陈列、展示为主要职能,同时,积极开展长调艺术的展演与研讨,开展长调理论研究和人才培训,使之成为传承长调艺术的窗口和展示长调艺术风采的基地。充分利用内蒙古长调品牌与资源优势,积极展开对外合作,争取多元投入,开掘长调产业,服务于长调保护事业。
“蒙古族长调国际电视大赛”及其国际高峰论坛由中宣部批准,由国家民委、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和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办,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政府新闻办、外事办、民委、文化厅、广电局联合承办,由内蒙古电视台、文化厅艺术研究所、鄂尔多斯成龙煤炭集团和内蒙古长调艺术交流研究会具体承办。建议三年一届连续举办,每届的内容各不相同,做到比赛演出和展演相结合,专业和业余相结合,国内和海外相结合,继承和创新相结合,文化活动和旅游商贸相结合,进一步探索政府支持与市场运作相结合的路子,办出特色,产生品牌效应。以现代审美理念和营销方式精心策划、运作长调演出,引入自治区重大节庆活动、招商引资活动以及贵宾接待活动等,同时争取承办一、两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的专题长调活动,扩大蒙古族长调的影响力和辐射力。
五、加强国内和国际间的长调艺术交流,打造内蒙古作为中国长调之乡的文化品牌。
在曲目建设、人才培养、舆论宣传、拓展演出市场等方面与国内外演出团体和演出机构开展广泛的交流与合作,大胆探索和实践新的编导、演出、经营机制,集中优势力量,真正实现资源、效益共享。认真总结青年长调演员陪同温家宝总理赴日本和法国演出的成功经验,精益求精,不断提高曲目和剧目艺术水准,适时组织创作一两个优秀长调音乐剧目晋京演出。加快长调艺术传播中介机构和长调艺术团体的建设,加大海内外长调艺术交流的力度,在港澳台地区和有关国家有计划地举办长调巡回演出和艺术展示活动,弘扬蒙古族长调特色,打响蒙古族长调品牌,为蒙古族长调走向世界奠定基础。

参考目录:

1、柯沁夫:《根深叶茂的草原长调牧歌》(打印稿)
2、乔宇光:《蒙古族长调民歌的当代价值与意义》(打印稿);
3、王文章 陈飞龙: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国家文化发展战略》。2007年第7期《求是》杂志;
4、苏州市文化局:《苏州市保护、继承、弘扬昆曲遗产工作十年规划纲要》;
5、中华人民共和国、蒙古国:《蒙古族长调民歌》(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语非物质遗产代表作项目申报书)(中文版);
6、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
7、文化部、财政部:《关于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通知》;
8、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2003年)、《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1972年),《保护传统文化和民俗的建议》(1989年)和《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2001年);
9、内蒙古长调艺术交流研究会:《蒙古族长调理论研讨会论文资料》(打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