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蒙古族长调传承面临危机 政府民间竭力保护

新疆蒙古族长调传承面临危机 政府民间竭力保护

中新网新疆精河9月20日电(记者 孙亭文)和蒙古族民众生活息息相关,同样也承载着蒙古族文化和历史的蒙古族长调,现在却面临着传唱者不多,而且传唱者多以老年人居多的局面。近年来,新疆多个蒙古族聚集生活的州、县投入人力、财力等保护这一文化瑰宝,民间老艺人也开始招徒授课,自发地传承和创新,以冀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长调繁衍生息。

“由于政府的重视和保护,再加上我们自发地在全县招收徒弟,现在精河县的蒙古族长调传唱者开始增多了,有点‘复兴’了。”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县蒙古族长调传唱者塔·曲尔东20日如此告诉记者。

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生活着蒙古族察哈尔部和土尔扈特部,长调也在这里的草原上代代相传。长调蒙古语称“乌日图道”,意即长歌,其特点是字少腔长、高亢悠远、舒缓自由,宜于叙事,又长于抒情;歌词一般为上、下各两句。更以鲜明的游牧文化特征和独特的演唱形式讲述着蒙古民族对历史文化、人文习俗、道德、哲学和艺术的感悟。

塔·曲尔东曾经从政,退休后致力于蒙古族长调的收集和整理,以及组织会唱长调的蒙古族民众收徒授课。“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传下去不行的。”他从2002年开始和当地作家、诗人等收集整理蒙古族长调550余首。

据悉,精河县为保护长调文化,出资30余万元人民币将收集的长调翻译成汉语,首部全面反映精河蒙古族长调的民歌集《十三种毛色骏马》得以付梓印刷,一同出版的还有《马背长歌的记忆》一书。

塔·曲尔东说,现在他组织50余名会唱长调的蒙古族人,在全县16个教学点进行招徒授课,进行长调民歌的传承。“都是自发的,将自己周围的人召集起来,进行教课。小孩子也有、中年人也有,都喜欢学。”

造成长调面临危机的原因是何?精河县文联秘书长陈晓波认为,城市化进程是最大的因素。他认为,现在水泥城市中,很少有人再有闲暇时间来学习和交流长调。他告诉记者,蒙古族长调很多是唱给父母、兄弟姐妹等,由于蒙古族是游牧民族,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放牧,唱长调也就成了一种亲情纽带。

塔·曲尔东对此表示认同。他还认为,长调的传承也需要创新,需要注入新的血液,不能死守着老祖先流传下来的那些长调,还需要新的长调出现,创作长调也就成了当务之急。据悉,他已经创作了17首长调。

其实不仅仅是在精河县蒙古族长调面临危机,在新疆博湖县、和硕县等蒙古族聚集地,记者见到长调的传唱者大多在50岁以上,年轻人很少。但好在各地政府开始行动进行保护。近年来,博湖县文化馆在全县范围内共收集“蒙古族长调”共200多首,录制民间艺人演唱的“蒙古族长调”磁带4盘;和硕县举办着蒙古族长调等蒙古族文化遗产传承培训班。

塔·曲尔东说,现在精河县的蒙古族长调越来越受到关注,传唱的人也开始增多了,希望长调还能代代传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