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台】“草原音乐活化石”——蒙古族长调

【内蒙古台】“草原音乐活化石”——蒙古族长调

蒙古族长调被称为“草原音乐活化石”,它以鲜明的游牧文化特征和独特的演唱形式讲述着蒙古族对历史文化,人文习俗,道德,哲学和艺术的感悟。记者走进被誉为“蒙古长调之乡”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探寻和感受长调民歌的魅力,请听内蒙古台记者靳可、额尔德尼、董云静的报道。

从内蒙古锡林浩特出发,一路向东,约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到达了被誉为“蒙古长调之乡”的东乌珠穆沁旗,一代歌王哈扎布就出生在这里。 “乌珠穆沁”,蒙古语是“摘葡萄的人”的意思。这并不是因为这里盛产葡萄,而是因为这里茂盛的草地,就像一颗碧绿的葡萄,镶嵌在内蒙古这条狭长的玉带上。早在一千多年前,蒙古族的祖先走出额尔古纳河两岸山林地带向蒙古高原迁徙,生产方式也随之从狩猎业转变为畜牧业,长调这一新的民歌形式便产生、发展了起来。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它逐渐取代结构方整的狩猎歌曲,占据了蒙古民歌的主导地位,最终形成了蒙古族音乐的典型风格,并对蒙古族音乐的其他形式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传说乌珠穆沁部落来自阿尔泰杭盖乌珠穆山,一路唱着长调歌曲《神山宝力根杭盖》来到了锡林郭勒。长调在乌珠穆沁人的生活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有人说,“在东乌珠穆沁,会走路的就会摔跤,会说话的就会唱长调。”在这里,上至3岁的孩童,下至白发苍苍的老人,没有人不会吟唱长调。“长调是我们蒙古民族最有代表性的艺术之一,我觉得作为蒙古人应该会唱蒙古长调,我父母都唱长调,我从小受这个影响,有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孩子也学长调?有这个想法。”

“为什么学长调呀?喜欢,家里人都会长调么?我爸妈都会。”

蒙古族长调蒙古语称“乌日图道”,意即长歌,它的特点为字少腔长、高亢悠远、舒缓自由,宜于叙事,又长于抒情;歌词一般为上、下各两句,内容绝大多数是描写草原、骏马、骆驼、牛羊、蓝天、白云、江河、湖泊等。蒙古族长调以鲜明的游牧文化特征和独特的演唱形式讲述着蒙古民族对历史文化、人文习俗、道德、哲学和艺术的感悟,所以被称为“草原音乐活化石”。

东乌珠穆沁旗可以说是长调的宝藏,目前已经搜集和整理的长调歌曲有200多首。长调民歌与草原、与蒙古民族游牧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呀呀学语的幼童,在母亲深情的吟唱之中长大成人,年迈的老人则通过哼唱长调回忆过去;摔跤手在雄浑的长调歌声中搏击角力,在牧民举办婚礼的夜晚和除夕之夜,长调演唱可以通宵达旦;庄严的祭敖包和热闹的那达慕举办过程中,更是伴随着长调歌声而展开。

东乌旗副旗长巴图孟克:“可以这么说,咱们东乌旗从孩子到老人每一个人都是长调的传承人,因为我们生活在这,长调在我们心中不只是艺术,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在长调艺术史上,长调艺术大师可谓代代辈出。一代歌王哈扎布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以“草原抒情男高音”而蜚声于国内外,其《小黄马》高音区的演唱令人拍案叫绝。1955年,“长调歌王”宝音德力格尔以一曲《辽阔的草原》在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夺得金牌,倾倒世界级音乐大师与各国青年。评委之一、著名前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称其是“罕见稀有的民音女高音”。20世纪70年代末,年近古稀的鄂尔多斯长调民间歌手扎木苏震惊了北京舞台,在音乐理论界、声乐界、教育界引起轰动和惊叹。许多专家高兴地称赞为“草原美声唱法”,他被请到中国最高音乐学府–中央音乐学院讲学,著名声乐大师沈湘亲临现场聆听他的演唱。20世纪90年代初,80多岁的扎木苏歌喉依旧,充分显示出坚实而科学的歌唱功底。这充分说明,长调演唱艺术不仅有它独特美学本质及其风格,而且具有独特而科学的歌唱技术。

蒙古族长调民歌大师哈扎布是唯一掌握所有长调技术的歌手,是草原传统声乐流派的杰出代表。他创造性地继承和发扬了蒙古族长调歌曲的演唱方法,创立了独具特色的蒙古族草原声乐学派,被乌兰夫称赞为“人民的歌唱家”。

哈扎布曾培养了拉苏荣、胡松华、德德玛等著名歌唱家,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内蒙古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演员,并于1995年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授予的“歌王”称号。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蒙古族长调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在没有留下一张完整唱片的情况下,于2005年10月27号病逝。而他生前编写整理的有半人多高的380首长调唱片,均在文革期间被销毁。即便是他所擅长的潮尔道(长调的一种)现今也几近灭绝。

长调是一种靠口头传承的民间艺术,因地域的不同和演唱者的差异,形成了众多的风格。所以,长调常“附着”在传承人的身上。 可近十几年来,随着一些著名长调演唱艺人相继离世和“马背民族”走下马背,长调诞生的原生自然环境发生了改变,马背上的千年绝唱及一些独特的演唱方式和方法濒临失传。

2005年11月25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总部宣布了第三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中国申报的“中国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和中国、蒙古国联合申报的“蒙古族长调民歌”荣列榜中。“蒙古族长调民歌”是中国第一次与外国联合,就同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的项目。中蒙两国联合申遗的成功,足以显现蒙古族长调民歌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其不可估量的艺术性及世界性的价值。蒙古族长调民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蒙古族长调民歌得到了更好地保护和发展。

现在,东乌旗在旗内蒙语授课学校都开设了长调兴趣班,图雅就是长调班的学生。“像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学长调的多不多,很多,你们是在学校里学么?学校,学校有这样的课程对么?对。”

成立于2004年的东乌旗长调协会目前已有200多名会员,东乌旗长调协会秘书长斯琴图:“会员平时都是牧民么?都是牧民,热爱民族音乐,热爱长调,岁数小的只有十岁,老的有七八十岁。”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朝根巴图:“过去就是民间形式,现在地方政府、自治区政府都大力支持,长调肯定会越来越好。)尽管长调民歌在传承与发展上仍面临民歌搜集困难等难题,但我们坚信,长调的明天会越来越好。蒙古族长调大师宝音德力格尔:(出录音:长调肯定发展得越来越好,让我们共同努力。”

长调是流淌在蒙古人血液里的音乐,你可以不懂蒙语,却无法不为蒙古族长调所动容,因为那是一种心灵对心灵的直接倾诉。 中国著名音乐理论家赵宋光认为,蒙古族长调最大的魅力在于,他是离自然最近的一种音乐,或者说他本身就是一幅美丽的自然画卷。倾心听一曲长调牧歌,犹如站在苍茫草原向大自然倾诉体验,它承载着蒙古民族的历史,已深深融入蒙古民族的血脉中。长调王子拉苏荣:“如果存在蒙古民族必须有长调,它与蒙古民族同在,它是属于蒙古人的,流淌在血液中的,刻画在国地上的艺术的dna,对长调发展我信心很大。”